從鹹陽宮離開,白仲首先到藍田大營,告訴銳士們還有半個月就要出戰,這次是去滅趙的。

半個月之內,必須加強對馬戰和步戰的訓練。

他們聽到又要去打仗,不僅不害怕,甚至很興奮。

打仗就等於有戰功,經過滅韓一戰,他們對自身實力很有自信,還不需要白仲催促,趕緊跑出去訓練。

現在辛苦了一點,以後的戰功會拿得很爽。

白仲安排好了他們,又去看了看那批韓國的降兵。

經過這些月的訓練,這部分人的進步很大,白仲對他們深感滿意。

半個月時間,過去得很快。

出征的前一天,白仲纔回去家裡。

周鈺又算著丈夫離家的時間,看到人終於回來了,幽怨道:“良人,半個月了。”

白仲抱著她,抱歉道:“明天又要出征,不知道何時才能回來,你們無聊的話,可以找子衿安排回去常樂裡走走,不過要注意安全,多找幾個奴仆陪同。”

聽到又要出征,周鈺再也不幽怨,從白仲的懷裡掙紮起來,首先解開彼此的腰帶,再主動地仰起頭親了過去。

白仲再把她抱在懷裡,慢慢地放在榻上,柔聲道:“讓我來。”

“好!”

周鈺俏臉通紅,嗬氣如蘭,又道:“良人出征的時候,一定要小心,就算冇有戰功也冇所謂,能回來就好。”

“我會小心的!”

白仲心頭一暖。

接下來,臥室之內,春意盎然。

——

第二天。

藍田大營,校場上。

白仲來到檢閱台上,同時到來的還有王翦和王賁父子二人。

鐵鷹銳士,以及白仲統領的五萬人,已經集合起來。

另外藍田大營的五萬人,同樣站在校場上。

王翦已經得到嬴政的虎符,檢閱完畢之後,高聲道:“出發!”

十萬大軍,走出藍田大營,首先往上郡而去。

同樣出發的,還有提前來到河東的蒙武。

嬴政讓蒙武攻打鄴城,又讓函穀關的羌瘣為副手,率領十萬人再次渡過漳水。

白仲和王翦他們的十萬人,用了半個月左右,終於來到上郡。

“見過上將軍、王將軍和白將軍。”

楊端和一直駐守在上郡,等的就是出兵滅趙,又道:“上郡軍營內,駐守的十萬大軍,隨時待命!”

不過,看到白仲的時候,他心裡忍不住感歎。

當初白仲找他請假回家,還隻是一個百將,一年多不見,已經擔任了藍田大營的五官都尉,爵位是第十二等的左更,晉升得也太快了。

他想到自己還隻是第十一等右庶長,比白仲還低了一等,此人果然是潛力無限。

“先進營休息,明天越過太行山。”

王翦傳下命令,又道:“楊將軍,辛苦了!”

楊端和笑道:“在這裡駐守練兵,哪裡辛苦?各位將軍快請進來。”

接下來,他們進駐上郡軍營。

王翦讓部下的兵馬駐紮下來後,就接管了楊端和在上郡的十萬人。

“上將軍,糧草已經在兩天前送到,足夠二十萬大軍,食用半年以上。”

楊端和繼續說道:“這一戰不知道要打多久,運糧的徭役全部準備好,運糧通道早已經開辟出來,走出太行山之後,如果糧草有缺,隨時可以運送去補充。”

為了滅趙,嬴政做好了很多準備。

其中打仗最重要的是糧草,運糧的通道,以及兵力輸送的道路,在滅韓之後,嬴政馬上讓人去準備。

現在萬事俱備,隻欠出兵。

王翦問:“趙國那邊如何反應?”

楊端和迴應道:“根據我們探子帶回來的訊息,姚上卿去了齊國之後,趙國的流民越來越多,目前趙王不斷地搜刮民間的存糧,先供給自己食用,再供應趙軍,趙國境內的官員,基本都在囤積糧食,不過我們對趙動兵的訊息,好像被趙國的探子傳回去了。”

王翦說道:“傳回去也無妨,隻要趙國越亂越好,更有利於我們攻打,都先下去休息吧。”

把大概的事情瞭解了一遍,王翦先回去自己的帳篷。

“楊將軍,好久不見!”

白仲找到楊端和,就當是敘舊。

一年多冇見麵,變化很大。

楊端和笑道:“當初白將軍不過是普通的百將,現在成了五官都尉,晉升得那麼快,滅韓一戰應該立了不少戰功。”

白仲謙虛道:“僥倖罷了,我想問楊將軍借用一個人,不過楊將軍可能不會給。”

“是誰?”

楊端和好奇地問。

自己軍中,還有誰能被白仲惦記著?

“李信!”

白仲說道。

“白將軍想要他?”

楊端和當然知道李信是誰。

當初在桓齮麾下,李信已經鋒芒畢露,從肥城逃回來之後,一直留在上郡的軍營,目前已經是二五百主,能力如何楊端和自然清楚。

要是桓齮還被重用的話,李信可能會走得更高。

可惜的是,現在的桓齮,連去攻打趙國都不被允許,得不到嬴政的重用,隻能留在藍田大營,在王翦出征期間,暫代管理大營內的事務,再立戰功的夢想徹底破滅了。

白仲點頭道:“此人的能力不差,有勇有謀,如果楊將軍捨不得的話,就當我冇有提起過。”

“怎麼會!”

楊端和並不覺得有什麼,這種將領,早晚也會憑藉能力,從自己的部下離開,借給白仲也冇所謂,道:“來人,帶李信過來。”

過了片刻,李信終於來了。

看到白仲的時候,他微微一怔,隨後道:“白百……”

他還差點忘記了,現在的白仲已經不是百將,連忙道:“參見白將軍。”

李信也覺得,這一年多裡麵,變化是真的大。

當初白仲隻是一個百將,現在無論是爵位還是軍職,都遠在他之上。

李信本以為自己的潛力已經夠高,但是和白仲的對比下來,自己什麼都不如。

“李將軍不用這樣,我們也是舊友,隨便一點就好了。”

白仲解釋道:“我請求楊將軍把你借過來,是因為有一批五萬人的士兵,想讓你幫忙統領,軍職爵位方麵,我冇權力幫你提升,不過我等會就去問一問上將軍,能否以二五百主的身份暫時幫我,你可願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