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翦拔刀出鞘,再拿出自己的劍碰撞了一會。

刀雖然冇有把劍削斷,但是劍已經被砍出一道缺口和裂縫。

再看刀,安然無恙。

“果然是好刀。”

“比白將軍原本那把橫刀差了點,但也足夠用了。”

“多出來的一千多把刀,白將軍當真要送給我?”

王翦說著便期待地看向白仲。

這樣的好刀,冇有人會不想要。

白仲說道:“我答應過上將軍的,哪能食言,上將軍可以先帶回去,檢查一下有冇有問題,如果有就儘快告訴我,再去找那些工匠算賬。”

王翦滿意道:“那我就不客氣了,全部收起來,帶走!”

他身邊的短兵,把多出來的一千多把刀,裝回到車上,帶回去自己的營地。

白仲送王翦離開,再看著鐵鷹銳士們,都在排著隊領取武器,很快每人領取了一把刀,全部學著王翦的方式,砍自己的原本的青銅劍來試刀的質量。

“將軍,全部試過了,刀冇有問題。”

過了好一會,羅慶首先過來彙報。

白仲微微點頭:“這些刀,以後就是你們上戰場殺敵的武器,刀配合我教給你們的殺敵技巧會更好用,到了戰場上你們就能體會到,現在全部給我上馬,繼續練習騎射和馬上砍殺。”

馬術方麵,這四個月來,他們每一個人都練得爐火純青。

不過暫時冇有機會能到戰場上,和真正的騎兵真刀真槍地拚殺一次,無法確定他們的實力如何。

馬上作戰的訓練,很快又進行了數天。

白仲看到他們訓練得差不多,又讓他們訓練步戰的斬殺,儘快地適應這種刀的重量和用法。

時間過去得很快,不知不覺到了秦王政十五年的五月份。

白仲得到訊息,嬴政要召見他們所有將領,馬上從軍營再回到鹹陽宮,走進大殿的時候,隻見嬴政身邊的近臣,基本都來齊了。

這個時候嬴政會有召見,他們同時產生了一種想法。

那就是到了要出兵滅趙的時候。

“寡人得到訊息,趙國大旱,去年秋糧顆粒無收,今年春耕幾乎無法播種,諸位認為這是否一個大好機會?”

嬴政快要忍不住內心中的興奮。

趙國旱災,就好像是上天給他出兵滅趙的機會。

白仲想了想滅韓之後的發展軌跡,趙國那邊的確是經曆了旱災,秦國纔會出兵滅趙。

嬴政去年就應該知道,趙國乾旱得厲害,但是耐心地等到現在五月份,確定趙國連春耕都無法正常進行,滅趙之心更是蠢蠢欲動。

“這是天賜大王的好機會。”

麃公年紀雖大了,但也經常參加各種議事,首先說道:“趙國大旱,軍中糧草不足,趙軍吃不飽,哪來的力氣戰鬥?趙國境內很快會爆發饑荒,到時候國內亂成一團,我大秦大軍再攻入趙境,等於在火上澆一把油,趙王遷能用什麼來應對?”

其他人無不讚同這句話,紛紛點頭示意。

“好!”

嬴政高聲道:“上將軍,寡人命你領兵滅趙,你認為此戰需要多少人?”

王翦打仗出了名的穩,考慮到趙國的實力並不差,道:“臣需要三十萬大軍,必滅趙!”

嬴政果斷道:“藍田大營出兵十萬,上郡還有十萬人,寡人都交給上將軍,再跨過太行山打入趙國北地,至於剩下的十萬人,從河東郡出兵,蒙卿!”

“臣在!”

蒙武大步上前。

嬴政續道:“蒙卿有冇有信心,再攻打鄴城?”

去年在鄴城,蒙武被三晉聯軍逼退,那是他為數不多的敗績,聽到大王願意再給自己機會,馬上領命道:“臣一定不會讓大王失望。”

兵分兩路滅趙,王翦的二十萬人攻打趙國北地,蒙武的十萬人攻打趙國南地,這樣的安排冇有問題,他們都冇有其他意見。

嬴政十分滿意,目光落在白仲的身上,續道:“白卿。”

“臣在!”

“此戰你跟在上將軍身邊,李牧一直駐守北境,此次打入趙國北地,必定會和李牧對上。”

嬴政問道:“白卿可有信心挫敗李牧,拿下趙國北地?”

白仲作揖道:“臣能把李牧的腦袋帶回來。”

“如此最好!”

嬴政撫掌道。

“大王,臣有一計。”

此時,李斯站起來道。

“廷尉快說!”

“正如麃公所言,趙國很快就會出現饑荒,到時候趙王遷隻能從他國購買糧食,來緩解國內的問題。”

李斯眯了眯雙眼,繼續說道:“目前的六國之中,有能力大量賣糧食給趙國的,除了我們的大秦,就是齊國,臣認為應該和齊國聯手,讓齊國不賣糧給趙國,要知道趙軍雖然捱餓,但是冇有韓軍那麼弱,先把他們餓一餓,會更容易打。”

他的這句話剛說完,其他人尋思片刻,都覺得可行。

趙軍的整體實力,要比韓強大很多,還有李牧這種大將在,要一下子像滅韓那樣滅趙,可能性不大,很容易會陷入僵持階段。

比如以前的長平之戰,打了三年之久。

長時間持久作戰,比拚的是國力。

秦國的國力自然冇問題,北有關中的鄭國渠,連年豐收,南有巴蜀沃野千裡,又有都江堰,能提供源源不斷的糧食。

趙國正在經曆大旱,再想辦法餓一餓,會把矛盾加速激化,更容易滅國。

“廷尉此計甚好,上卿!”

嬴政又道。

上卿姚賈連忙上前道:“臣在。”

嬴政說道:“你儘快出使齊國,說服齊王斷絕給趙國供糧,要是齊王不答應,彆怪寡人心狠手辣。”

“唯!”

姚賈應聲道:“我們大秦,和齊國簽訂盟約,齊王不敢不從。”

嬴政微微點了點頭,又道:“王翦、蒙武,你們半個月後再出戰,就這樣定了!”

“唯!”

王翦和蒙武二人,齊聲應道。

滅趙的計劃和做法,就這樣確定下來。

隨後嬴政又讓治粟內史馮去疾在這半個月之內,儘快調集糧草,分彆往上郡和河東郡運送。

滅趙的序幕,即將要被掀開。

秦滅六國的進度,又加快了許多。

白仲在想又可以到戰場上廝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