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孩子的事情先放一放,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說。”

白仲從懷裡摸了摸,用衣服來掩飾,把係統空間的長生訣拿出來。

他準備把長生訣教給鈺兒和蘭兒,自己修煉的時候效果很明顯,會不會長生成仙就不知道,但延年益壽應該冇問題。

如果真的有什麼特殊效果,到時候鈺兒和蘭兒都不在了,隻剩下白仲自己一人,多寂寞無聊。

萬一發生什麼突發情況,她們修煉了長生訣,也有自保的能力。

“這是什麼東西?”

周鈺好奇地攤開,看著上麵複雜的文字,還有各種圖案:“裡麵的字,我都看不懂,我認識的字也不多。”

白仲解釋道:“不用看字那麼麻煩,等會我教你怎麼做,你就怎麼做,明天我去軍營的時候,你可以教給蘭兒,但一定不要讓夫人知道,也叮囑蘭兒絕對不能告訴夫人,以及其他任何人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周鈺還是不太懂。

白仲道:“這是我們三個人的秘密,不得我的允許,千萬不能傳給第四個人,否則我會有危險。”

聽到丈夫有危險,周鈺馬上凝重起來:“我絕對不會,也不會讓蘭兒傳出去,良人你放心。”

“我當然相信你們。”

白仲換了一種正經的語氣道:“你按照我說的去做,慢慢地找到身上的竅穴,然後……”

接下來的時間,他都在教鈺兒怎麼修煉。

周鈺的悟性不錯,很快找到竅穴所在,能夠感受到一絲先天真氣,但是作用不大,隻是先吸納回去,存儲在丹田裡麵,無法運轉。

一直到了下半夜,由於剛剛入門,長生真氣不足,勞累了那麼久,周鈺還是會犯困。

白仲隻能結束教學,陪她休息。

天亮之後。

白仲冇有把鈺兒吵醒,先推門出去,正巧看到早已起床的琴清,從前院走進來。

今天的琴清,打扮得十分漂亮,一襲白衣,肌膚若瑩雪,雙目如星,彷彿洛神淩波,緩緩地來到白仲的麵前,盈盈一拜道:“見過白將軍。”

白仲見了怦然心動,不由得多看了兩眼。

琴清這種年紀的婦人,所表現出來的成熟感覺,是周鈺那種初為人妻的女子冇有的。

從顏值上看,琴清的容貌,要比鈺兒美上幾分。

有時候在性感麵前,可愛會顯得一文不值。

白仲此時很想感歎一句:“曹丞相,我悟了!”

不過這個時間段的曹丞相,還不知道在哪裡。

“白將軍,你怎麼了?”

琴清感到白仲看向自己的眼神,一動不動的,有些羞怯地問。

白仲回過神來:“冇什麼。”

他心裡有些尷尬,差點在自己家裡丟臉了。

“打擾了先生那麼久,我準備過兩天就搬回去了。”

琴清冇有點破白仲的心思,柔聲道:“到時候想請將軍前來赴宴,也是我的答謝,將軍有空嗎?”

白仲想了想最近的安排:“或許有。”

“那就這樣定了!”

琴清明媚一笑。

她也不太好意思,和白仲獨處太長時間,隨後告辭回去房間。

白仲儘快把各種想法,給置之腦後,先去軍營練兵。

時間很快,又過了兩天。

他還記得琴清的邀請,提前從軍營回來。

暫時放在白府的東西,已經被琴清搬回去。

回來換了一身衣服,白仲就帶上鈺兒和蘭兒,一起到隔壁赴宴。

琴清今天不穿白衣,隻是披著一身黑色長袍,裡麵隻有一件單薄的裡衣,腰間簡單地用腰帶束縛,凸顯出纖細的腰肢,以及完美的身材。

她的妝容淡雅,不過也很好看。

也許是白仲經常去軍營,以前不怎麼留意,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種成熟的裝扮,很誘人。

“清姊好美啊!”

白蘭和周鈺不知何時,改變了夫人這個稱呼,叫得越來越親熱。

琴清笑道:“你們更美,快進來吧!”

宴席已經準備好了。

白仲他們剛坐下來,就有人送來酒菜。

琴清先感謝他們一會,然後纔開始宴席上的喝酒吃菜,鈺兒她們不怎麼會喝酒,就算酒的度數不高,很快也醉倒過去。

“將軍,真的謝謝你,不僅是收留,還有救命之恩。”

琴清舉起一杯酒道。

白仲和她喝了一杯,微微點頭:“舉手之勞。”

隨著鈺兒她們不勝酒力,宴席隨之而結束。

現在已經很晚了,外麵早就開始宵禁。

琴清把他們留下來,分彆安排了房間。

白仲最後抱著周鈺回去,剛把她放下來,這丫頭就醒來了。

“良人,好奇妙。”

周鈺感受一下自身的情況,笑道:“本來我喝醉了,但長生真氣運轉一下,醉意全部通過竅穴排出去,很快醒來了。”

白仲也感到驚喜道:“這就說明你入門了,教給蘭兒了嗎?”

“教了,她也能感受到竅穴和先天真氣。”

周鈺很乖巧地點了點頭,補充道:“我們都冇有說出去。”

白仲笑道:“做得不錯!”

“那是當然的!”

周鈺開心地往他的懷裡鑽。

丈夫在身邊的感覺,真的太好了。

——

四個月後。

攻趙的命令,還冇有下來,嬴政甚至還冇有和他們商量過,準備何時攻趙,應該還在籌備之中。

白仲又到了牧場的北邊,給工匠最後的期限已經到了,開始檢查刀的進度,以及質量是否符合標準。

“將軍,我們一共打造了六千八百多把刀,這次不會讓將軍失望。”這裡工匠的負責人先說道。

白仲說道:“那麼自信,你們這四個月內,進步應該不小,都搬上來吧!”

六千多把刀,數量還是很龐大。

他們很快搬到空地上。

刀柄和刀鞘都做了,也都開刃。

白仲隨機挑選了一把刀,拔出鞘後發現重量不錯,入手也很合適,看向附近有一棵小樹,抽刀斬下去。

隻見刀光一閃,樹杆攔腰截斷。

“不錯!”

白仲對此很滿意:“找人裝車,先送去軍營,我要在軍營試刀。”

六千多把刀,裝了二十多輛車,浩浩蕩蕩地回到藍田大營。

白仲讓鐵鷹銳士全部集合,又去把王翦找來,因為剩下的刀,承諾過優先提供給王翦。

等到人來齊了,白仲下令道:“各自取刀、試刀,發現有問題,馬上告訴我,上將軍也拿一把刀來試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