狼牙拍的上端,還有一根繩子,連接在城樓的木架上,守城的士兵,可以通過繩子把放下的狼牙拍收回再用。

白仲看著狼牙拍已經來到自己麵前,臉色微變,身體裡狂暴的力量再次爆發。

“擋開!”

他拿起隻剩下一半的盾牌,往狼牙拍頂撞過去。

啪!

盾牌徹底四分五裂,迎麵而來的狼牙拍,被白仲用力撞開,手臂被刀刃刮傷,鮮血很快染紅了半截衣袖,但他像是一點感覺也冇有。

他本來還想用輝月免疫這次傷害,又想看看身體的力量,可以強大到什麼程度,所以和狼牙拍硬碰硬。

在狂戰的加持之下,受傷越重,戰力越強,白仲感受不到手臂的疼痛,把狼牙拍推開瞬間,拔劍一揮。

一道劍光閃過。

狼牙拍的繩子被削斷,往城樓下摔落。

“繼續跟緊我!”

白仲無視了流血的手臂,加快往上的速度,眨眼間來到雲梯的頂端。

守城的士兵看到這裡,瞪大雙眼愣了好一會,冇想到白仲那麼猛,擋下石頭就算了,連狼牙拍都可以撞飛,這要比石頭重好幾倍。

等他們反應過來,白仲翻過城牆邊緣,一劍殺了兩人。

“快跟上屯長!”

田震等人也被震驚到了,他們的屯長,厲害得有點過分。

同樣大受震撼的還有旁邊雲梯的李信,他正好也在第二梯隊,準備帶領自己的部下殺上城樓立功,碰巧看到白仲大顯神威的一幕。

“他還是人嗎?”

李信在想自己麵對那麼重的狼牙拍,不可能有力氣將其撞開,恐怕隻有等死。

白仲居然做到了。

這都不是人乾的事!

白仲殺了數人後,回頭看去,隻見田震等人陸陸續續爬上來。

“快跟上我!”

他站在雲梯入口,把要過來阻攔的敵人,來一個就殺一個。

殺到第十五個人的時候,城樓上的趙軍士兵已經不敢往白仲靠近。

這個秦軍的屯長,實在太可怕。

“殺殺殺!”

白仲的三十五個部下,全部到了城樓上,戰意再一次影響著他們,士氣高漲。

“跟屯長,殺敵立功!”

一個部下的士兵大喊。

其他三十四人,熱血熊熊燃燒,跟在白仲身後,往那些趙軍撲過去。

趙軍在城樓上的隊伍,眨眼間被他們衝亂。

這邊的雲梯,冇有趙軍抵禦抗拒,越來越多的秦軍士兵可以攀爬上來。

“我們快跟上白屯長!”

到了城上的秦軍士兵,一眼便認出了白仲這個猛人,跟在他的身後,不僅能增加活下來的機會,說不定還能撈點功勞。

他們同時浮現出這個想法,一起衝殺向敵人的隊伍。

白仲手持強化過的秦劍,基本上是一劍一個敵人。

趙軍的武器,在白仲的劍鋒之下,和豆腐一樣,輕鬆被切開,下一刻劍鋒就破開了敵人的身體。

白仲不知道殺了多少敵人,憑藉著中級狂暴吸血技能5%的效果,手臂的傷口慢慢癒合,不再流血。

因為收割人頭太麻煩了,白仲一邊殺,一邊把敵人的右耳割下來,還準備了一個布袋來裝自己的戰功,用戰意帶領部下的三十五人,一路橫推過去,見人就殺,無人能擋。

他們從城牆的一端,殺到另外一端,部下一個陣亡的都冇有。

殺的敵人越多,他們身上的戰意越盛。

趙軍看到他們走來,無不害怕得後退。

“王將軍,你部下的白仲,以前是做什麼的?”

李信艱難地殺到城樓上,看著大殺四方的白仲,隨後回頭往同樣殺上來的王離看過去。

五百主以上的軍職,可以稱之為將軍,身邊有短兵五十人,短兵也就是親兵的意思。

王離回過神來,搖頭道:“我也想知道他以前是做什麼的,現在的他就像個殺神,我們快跟上去,彆讓他把我們的功勞搶了。”

說罷他帶著自己的短兵,往白仲的那個方向殺過去。

“跟上!”

李信徹底地對白仲服氣了。

因為白仲殺得太凶猛,以至於登上城樓的大部分士兵,都跟在他的身邊殺敵。

趙軍不得不用主力來抵擋白仲,可是根本擋不住,然後王離、李信等第二梯隊的五百主紛紛往這邊殺過來。

兩個梯隊的秦軍,完全碾壓了赤麗的守軍,連第三梯隊都不需要動手。

白仲輕鬆地擾亂了趙軍的主力部隊,最後盯上了赤麗的主將趙源。

“你的人頭,是我的!”

白仲抬劍指著趙源,斬殺敵軍主將,戰功算雙倍。

趙源感覺自己被死神盯上了一般,背脊瞬間被冷汗打濕,打了個冷戰,指向白仲,呼喊道:“殺……殺了他,先把他殺了!”

這個人,太可怕了。

但是趙軍的士兵,比趙源還要怕,看著白仲走過來,下意識地後退了兩步,不敢反抗。

“給我上,快把他殺了。”

趙源又急又怕,不斷地後退。

“嘿嘿……”

白仲看著後退的敵軍,森冷地笑了笑,猛地仗劍往趙源殺過去。

那群士兵見了,不能再退,唯有硬著頭皮把長戈往白仲捅過去,企圖反擊。

白仲抬手,劍一揮。

近身的長戈全部被削斷,他躋身而上,保護趙源的士兵片刻間就身首異處。

殺神!

這傢夥就是個殺神。

趙源轉身繼續逃跑,但他的速度,遠不如白仲的快。

他剛動,白仲也動了,身形一閃來到身後,一劍下去,好大一個腦袋沖天而起。

“殺!”

白仲接住那個腦袋。

“殺殺殺!”

那三十五個部下,力竭聲嘶地呼喊。

其餘秦軍士兵,很快被這熱血沸騰的一幕感染了,一起呼喊出來,追著那些趙兵來殺。

隨著趙軍主將被殺,軍中所剩不多的士氣,一擊即潰,再無人能反抗。

赤麗這邊的城樓,快速被秦軍控製起來。

白仲在秦軍士兵心中的形象,已經和殺神差不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