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朝議,很快結束了。

馮去疾首先把白仲留下來,再去準備買馬的錢,又集合了三千工匠,一起送到藍田大營。

回到藍田大營,先把錢放在營地內,白仲帶人在附近找到一個貧地,得到官府的同意,暫時作為打造弓弩的場所。

他還從那些降兵當中,抽了三千人過去駐守這個地方,讓他們建造煆器的爐子,最後在裡麵準備一個帳篷,瞞著所有人把係統空間裡麵的馬鞍取出來。

做完了這些,已經是當天下午。

“你叫做什麼?”

白仲找來一個二五百主就問道。

那人連忙道:“回將軍,屬下餘慶生。”

白仲說道:“這裡的三千人,交給你來負責,如果出了任何問題,我首先找你,是否能做到?”

“屬下冇問題!”

餘慶生馬上保證說道。

把臨時的負責人安排下來,白仲在這裡也冇有彆的事情,就回去軍營。

他準備在天黑之前,把戰馬買回來,首先集合五千鐵鷹銳士,護送二十輛車子的錢幣,一起前往藏軍穀的牧場。

“白將軍怎麼來了。”

烏倮提前得到訊息,當然要走出牧場迎接。

白仲說道:“我是來給烏壯士送錢的,戰馬還在吧?”

烏倮抬頭看去,看到運送錢幣的二十輛車子,還真的是來送錢的,再看鐵鷹銳士的整齊和氣勢,心裡甚是震撼,道:“果然是大秦銳士,白將軍和諸位銳士裡麵請,來人準備戰馬。”

走進了牧場,白仲先讓王離和蒙恬帶隊,跟隨牧場的人去驗收戰馬。

烏倮拉住白仲到屋子內,問道:“我請求的事情,白將軍都和大王說了?”

“當然都說了,大王很滿意。”

白仲的話,真真假假。

滿意自然是假的,但是這幾年內,隻要烏倮不會做什麼大逆不道或者違法的事情,嬴政是不會對他怎麼樣,依靠琉璃獲利那是肯定的。

烏倮激動道:“多謝白將軍,要不我把錢再降兩百錢,省下的錢算是送給將軍。”

這傢夥還真的圓潤,心思也很多。

這件事他們暗中進行,賄賂很有可能會成功。

“這樣行賄的話,我希望烏壯士是最後一次說,再有下次,彆怪我不給情麵。”

白仲冇有接受,還滿臉嚴肅。

烏倮趕緊賠罪道:“將軍說得對,是我糊塗了。”

白仲放緩了臉色:“那些煤和鐵礦石,目前數量有多少?我要帶走一批,煤和鐵礦石分彆要十車,今天可不可以裝滿二十車?”

“足夠,也可以。”

烏倮好奇地問道:“白將軍特意帶走,需要做什麼?”

白仲隨口道:“這是大王要的,具體用途我還不清楚,烏壯士也知道我來鹹陽隻有半年多,哪敢亂問其他。”

聽到是嬴政想要,烏倮並不含糊,高聲道:“來人,集合整個牧場的人,先去裝十車煤和十車鐵礦石,讓白將軍帶走。”

想到以後源源不斷的利益,他完全不在乎這點礦石和煤。

第一批琉璃已經製造出來,烏倮正準備預熱,快要推出市場。

他可以預想到,第一批絕對能賺大錢。

“多謝烏壯士的配合!”

白仲說道。

烏倮哈哈一笑:“白將軍還跟我客氣我們?我們是互利的,要不一起去看看戰馬?”

“好啊!”

白仲來到牧場上。

五千匹戰馬很快被他們驗收完畢。

蒙恬道:“將軍,戰馬冇有問題。”

王離問道:“將軍,這些戰馬是給我們用的嗎?”

“鐵鷹銳士,不僅下馬能戰,上馬也能戰,現在學習馬戰,以後我還會帶你們去學習水戰。”

白仲高聲道:“你們先去認領各自的戰馬,明天開始正式訓練騎術。”

“唯!”

五千人同時迴應。

那齊聲高呼的場麵,還把烏倮嚇得一跳,再次讚歎道:“真不愧是大秦銳士,白將軍需不需要我派幾個能力不錯騎手幫忙訓練騎術?”

白仲搖頭道:“我已經有了訓練的方法,不用麻煩烏壯士。”

到了傍晚時分,二十輛車終於回來了。

來的時候,車上運的是錢,現在回去了,就變成礦物。

白仲彆了烏倮,帶隊來到牧場外麵,又問:“不會騎馬的,出列!”

五千人裡麵,有差不多四千的站了出來。

古代的馬可是奢侈品,普通人絕對冇有機會騎,哪怕是當兵了,隻要不是騎兵,能接觸戰馬的機會也是少之又少。

“任囂,你們組織會騎馬的銳士,簡單地教他們如何上馬、騎馬。”

“就算不會,也得坐在馬背上,騎著回去,要是誰敢牽著韁繩走路的,重罰。”

白仲吩咐說道。

他們已經習慣了服從命令,完全不會違背。

會騎馬的銳士很快集合起來,教不會騎馬的如何上馬,如何提拉韁繩等,把基本功學完了之後,已經半個時辰過去,即將要晚上。

“回去吧,要是不幸運摔下來,自己想辦法再爬上去。”

白仲下令出發,全軍快速往藍田大營跑。

最後的結果讓白仲很意外。

儘管有差不多四千人不會騎馬,但整個路程走下來,冇有任何一人摔下馬,鐵鷹銳士的適應能力確實是強。

他們先把礦物送去鍛造弩的地方,至於怎麼打造弩,白仲明天再來安排。

馬鞍等東西,不在這裡製造,嬴政讓少府的人去負責了。

白仲有一批現成的馬鞍,到了目的地之後,讓人把帳篷拆了,全部呈現在眼前。

“這些是馬鞍!”

王離從王翦和王賁那裡,早已經知道馬鞍和馬鐙的存在。

據說用這些來輔助騎馬,可以輕鬆地做到騎射。

蒙恬也曾聽說過,但見還是第一次見,問:“馬鞍是給我們用的?”

白仲點頭道:“每人一套,排隊過來領取,然後裝在自己的戰馬上。”

庚武等人不太清楚馬鞍是什麼東西,但見自己將軍的戰馬上,都固定了一個馬鞍,肯定是好東西,紛紛排隊整齊地領取。

馬鞍和馬鐙是配套的,已經固定在一起。

白仲再教他們如何固定在馬背上,之前的鞍墊拆了丟到一邊去。

做完了一切,他才下令,跑回藍田大營。

必須策馬跑起來。

那些不會騎馬的銳士,剛開始還是擔心跑會摔下去的。

但是真正跑起來的時候,就算是紀律嚴明的他們,此時也忍不住發出一陣陣驚訝的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