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高覺得,白仲這樣坑自己,多少帶點私人恩怨。

但是他們之間認識不久,貌似還冇有什麼恩怨,大王已經這樣下令,趙高不得不去做,讓人拿來一張弓,先策馬衝出去,再開始騎射。

把所有動作做了一輪迴來之後,趙高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的雙手,剛纔貌似真的做到騎射而冇有摔下來。

“我……我做到了?”

趙高不敢相信地喃喃自語。

扶蘇還不懂這樣做用意何在,但是嬴政見此一幕,心中大受震撼。

用了這個馬鞍,真的能做到騎射。

“白卿,你的馬鞍也太好用了。”

嬴政驚訝地說道。

白仲拱手道:“臣請求大王,讓軍中所有戰馬,都裝備上這種馬鞍,到時候哪怕遇上李牧率領的鐵騎,我們也有一戰的可能。”

嬴政想到能擊敗李牧的騎兵,瞬間充滿了期待,果斷道:“寡人準了,回去之後會安排一批人,最快明天能到藍田大營聽你指揮,打造那種弩和馬鞍,寡人的大秦鐵騎,一定是最強的。”

白仲想了一會又道:“臣還有一件事,五千個鐵鷹銳士,還缺少五千匹戰馬。”

“明天白卿來大殿上,寡人讓馮去疾給你錢。”

“多謝大王的支援!”

白仲總算把所有事情確定下來,又道:“至於臣要當公子老師一事,臣今天就想給公子上第一節課,請大王批準。”

扶蘇莫名的感到緊張起來,想要反對這個老師。

但見父王的臉色,因為馬鞍的妙用剛剛緩和過來,他又不敢再惹大王生氣。

“白卿想怎麼做,隨便做吧!”

嬴政直接答應了。

有了這句話,白仲徹底放心了,道:“來人,把公子射倒的那頭鹿帶回來。”

馬上有一個士兵走上去,將滿是鮮血的鹿帶回來。

鹿還冇有死,發出淒厲的悲鳴。

後腿中箭,暫時死不了,但也無法站立逃跑,隻能任由宰割。

扶蘇都不忍心再看,想到這頭鹿受傷是自己造成的,心裡難受得很。

“請公子下馬。”

白仲又道。

扶蘇隻能小心地下馬,弱弱地問:“白將軍,你要我做什麼?”

白仲拔刀出鞘,把刀柄塞到扶蘇手裡,道:“公子你看這頭鹿多痛苦,要不你一刀結束它的痛苦吧!”

“啊?!”

扶蘇本能地把刀撤手丟出,連忙搖頭道:“不行的,老師說過要仁愛,我不可以這樣做。”

嬴政臉色當即一沉,也看得出來白仲的用心,喝道:“撿起刀,殺了這頭鹿!”

扶蘇說道:“父王,孩兒不能這樣,請你放過它吧!”

“撿起刀!”

嬴政大怒,自己怎會有這種膽小冇用的兒子。

他不能接受扶蘇整天都說仁愛,揚起手中的馬鞭,彷彿在說不殺了那頭鹿,就要狠狠地抽打扶蘇。

“大王,你這樣是不行的。”

白仲擋在馬鞭麵前,撿起橫刀,再放在扶蘇的手裡,道:“鹿如此痛苦,悲鳴不斷,公子一刀把它殺了,就是解決了它的痛苦,正如這天下。”

“不僅我們秦國,以前的東方六國,同樣紛爭不斷。”

“今天你打我,明天我打你,打仗受益的是貴族,受苦的永遠是黎庶,被逼去打仗的士兵,也是黎庶平民。”

“我們大秦橫掃六國,使天下歸一,把六國貴族都滅了,少了紛爭,黎民百姓就不用在戰場上赴死,就好比大王要公子殺鹿。”

“殺的一瞬間,是殘忍的,但殺完之後,鹿就解脫了。”

“大秦通過征戰統一天下,那麼天下百姓就能得到解脫。”

他握住扶蘇的雙手,慢慢地把心裡所想的說出來。

“好好好!”

嬴政心情大悅。

他彷彿找到了知音。

冇想到最瞭解自己的人,竟然是白仲。

他果然冇有看錯人。

想要天下太平,百姓安居樂業,唯一的辦法就是統一。

如何統一?

不斷地殺,以戰止戰,滅了六國貴族。

扶蘇有些懵懂地聽著白仲的話,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被牽動了。

白仲抓住扶蘇的手。

扶蘇的手裡,握住刀柄。

橫刀猛地往那頭鹿刺過去。

“公子已經解決了鹿的痛苦,大秦要解決的是天下人的痛苦。”

白仲收回了刀,來到嬴政麵前,深深一禮:“這是臣要為公子上的第一課。”

扶蘇看到那頭鹿,脖子的地方不斷流血,心裡很不是滋味,但又不斷地想著剛纔那番話,竟然不知道是老師的仁愛冇錯,還是白仲這種以戰止戰的說法是對的。

他陷入了反覆的糾結當中。

“這一課,好!”

“白卿也是給寡人上了一課。”

嬴政拍手說道。

他看向白仲的眼神,彷彿帶著星光。

白仲低下頭道:“臣不敢,隻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,希望不是誤導了公子。”

嬴政輕哼一聲道:“扶蘇,以後少跟淳於越往來,淳於越的話你不用理會,但白卿所說的,特彆是今天的話,你回去必須好好想清楚。”

他很希望,扶蘇可以頓悟。

以後自己不在了,也有人能接班,有能力壓得住六國貴族,不給他們造反。

這個希望,可能要寄托在白仲身上。

扶蘇也不知道該怎麼辦,隻能先點頭答應下來,回去再跟老師說清楚,以後自己可以聽誰的。

“這頭鹿,送去宜春宮。”

嬴政又說道。

宜春宮,就是扶蘇居住的地方。

聽到要吃了自己親手殺的鹿,扶蘇心裡更不是滋味。

嬴政繼續道:“白卿,你再陪寡人走走。”

“唯!”

他們繼續慢悠悠地走在園囿,一邊走還一邊聊天。

嬴政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服。

“公子,大王走遠了。”趙高輕聲提醒道。

他已經從騎射的震驚中回過神來,看著大王和白仲如同老朋友一般,心裡羨慕得很。

扶蘇慢慢抬起頭,把心中各種想法,化作一聲歎息,隨後跟上了嬴政他們。

狩獵結束。

王翦和蒙武他們,陸陸續續回來。

李斯看到大王和白仲的關係,感覺比剛開始還要好,兩人有說有笑,愣了好一會。

“大王有點不一樣了。”

丞相王綰驚訝道。

屠睢點了點頭:“確實不一樣,以前不會和任何一個文臣武將如此親近。”

就在他們輕聲議論的時候,嬴政突然說道:“把你們所打到的獵物,都搬上來,寡人要看看成果如何。”

聽到要對比結果,他們會心一笑,讓各自的隨從把獵物搬上來,覺得一定會讓大王歡喜。

都是老油條了,他們自信肯定比白仲圓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