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當上屯長之後,終於有了自己的兵。

連續攻打兩次赤麗,軍中士兵也有陣亡犧牲的,現在能分配到白仲部下的,隻有三十五人,想要補足人數,隻有征兵或者等其他屯長陣亡,再合併給自己。

不過白仲冇所謂,隻要爵位和軍職到手即可。

距離上一次攻城,已經過去了數天,馬上開始第三次攻城。

咚咚咚!

巨大的戰鼓被敲響,營地裡的士兵,快速集結。

桓齮指揮秦軍,集合在赤麗城下。

白仲帶著自己部下的三十五人,跟在已經是五百主的王離身後,身邊是同樣成為五百主的李信。

他們集合在赤麗的城門前麵。

數不清的士兵,抬著雲梯,推著樓車,以及各種攻城器械,在前軍等待主帥的命令。

“戰!”

桓齮坐在馬上,拔出手中的劍,舉起高呼一聲。

咚咚咚!

戰鼓的聲音,比剛纔的增大了幾分,也更急促,如雷鳴一般。

秦軍士兵的熱血,彷彿被鼓聲點燃。

“戰!”

眾人齊聲高呼,隨後便往赤麗進軍。

前軍第一梯隊的士兵,盾牌手在前,後麵是扛著雲梯的士兵,最後麵纔是攻城用的樓車、衝車等,弓弩手站在盾牌手的兩翼,步兵緊隨在弓弩手之後,快速往赤麗推進。

赤麗的守衛,損失過半,已經不敢再出城迎戰。

他們全部站在城樓上,看著秦軍氣勢如虹,緊張得微微顫抖,再看到秦軍不斷靠近,不得不拉開弓弦,箭雨鋪天蓋地往下方的秦軍覆蓋而去。

“舉!”

盾牌手當中,有人呼喊。

所有盾牌手把盾牌舉起,從天而降的箭矢被擋下來,弓箭手上前拋射,打壓城樓上的敵人,掩護大軍前進。

大軍推進速度的加快,不一會後來到城牆邊緣,雲梯牢固地架設在城牆上,衝車被推到城門前麵,準備撞擊城門。

十餘丈高的樓車,也在往城樓靠近。

“守住!”

赤麗城上的守將,嘶啞著聲音大喊,這座城一定不能丟失。

士兵們也清楚赤麗的重要性。

有人彎弓搭箭。

有人把木石往雲梯、衝車砸下去。

有人操控弩機、投石機等反抗。

但是秦軍不怕死,趙軍反抗越強,秦軍攻打得越凶。

樓車上的弓弩手開始反擊,射殺城樓上的趙軍。

爬上雲梯的士兵,舉起盾牌,頂著弩箭和木石,不斷地往上,前仆後繼。

即便如此,秦軍的傷亡還是很重,畢竟守城那一方,占據了位置的優勢。

上一戰白仲參加的隻是平地廝殺,攻城戰目前還是第一次看到,隻見己方的士兵不怕死地撲上去,特彆是最前麵的陷隊之士,瘋狂地攀爬城樓,不禁心驚膽跳。

所謂的陷隊之士,其實就是炮灰,也可以稱之為敢死隊。

他們是第一批衝上前殺敵的士兵,比如現在攻城的時候,不斷地攀爬雲梯,隻要能登上城樓,哪怕戰死了,都會有功,功勞繼承給家人。

要是登上城樓還殺人,他們的軍功按照雙倍計算。

哪怕作為炮灰,為了軍功,也為了家人,他們依舊如虎狼一般拚殺。

“真不愧是虎狼之師!”

白仲不得不感慨。

古戰場的廝殺,太血腥了。

“屯長!”

站在白仲身後,一個新晉的什長緊張地喊了一聲。

白仲還記得這個人的名字,叫做田震,和自己是同一批次的新兵,入伍前是個屠夫,殺過不知道多少家畜,不過對殺人感到畏懼。

前兩次殺敵,田震一點功勞都冇有,但是苟活下來了,因為部分新兵的伍長、什長陣亡了,他正好頂上,是新兵中的一個什長。

“怕了?”

白仲問道。

田震等部分新兵,同時點了點頭。

之前平地廝殺,他們還能在混亂中苟活,現在是攻城戰,看到眼前打得那麼激烈,一不小心就要被守城的士兵射殺,握住劍柄的手心滿是汗水。

還有十多個老兵已經習慣了,他們並冇說什麼。

白仲再次開口道:“怕了的話,等會攻城,切記跟緊我,不能落後,更不能獨自離開。”

作為一個殺敵五十二人的狠人,哪怕那幾個老兵都對這句話表示信服,紛紛點頭。

“擂鼓,繼續攻城!”

中軍大旗下的桓齮又高呼一聲。

戰鼓的節奏變得更加急促,第二梯隊的士兵,終於要上場,準備接上第一梯隊。

白仲正好在第二梯隊,嗜殺的他快要按捺不住。

“跟緊我,殺!”

“狂暴,開啟!”

“狂戰,開啟!”

白仲心裡默唸了兩聲,身邊的戰意瀰漫。

那三十五個士兵同時被戰意影響,膽子不經意間大了起來,眼神裡多了一絲戰意,跟隨在白仲身後快速靠近城牆。

白仲撿起一個盾牌,帶領他們來到一架雲梯前麵。

攻城雲梯的架設也有技巧,並冇有直接架設到城牆的頂部,留有部分距離,正好是敵人夠不到的位置,也能讓己方士兵攀爬上去。

這樣一來,敵人無法破壞和推倒雲梯。

“我先上,你們隨後跟來!”

白仲說著舉起盾牌,剛站在雲梯上,就感覺到數支箭矢,擊落在盾牌上。

“屯長,我來吧!”

田震上前道:“你是屯長,哪能這樣?”

白仲嗬斥道:“少廢話,快跟著我!”

話音剛落,他已經攀爬上去,田震等人隻能跟上。

“這邊又有秦軍,快搬石頭來!”

一個趙軍士兵見了便是大喊。

隨後兩個趙軍士兵,搬來一塊十多斤重的石頭,狠狠地往白仲砸下去。

“給我擋!”

白仲把盾牌往上一舉。

肉身的力量,在這瞬間爆發。

砰!

石頭砸在盾牌上,被白仲一推便往外麵彈開。

盾牌被砸破了一半,白仲舉起剩下的一半,擋住箭雨加速攀爬,一邊爬還一邊喊道:“你們快跟上!”

後麵的人看到自己屯長那麼勇猛,又被戰意加持,心中懼意全消,跟得越來越緊。

“屯長,小心!”

便在此時,後方一個士兵驚聲道。

白仲抬頭看去,隻見城樓上,多了一個佈滿狼牙鐵釘,四邊鑲嵌刀刃的木板,這個東西叫做狼牙拍,正在往自己砸下來。

狼牙拍的外形很大,十分沉重,鐵釘密密麻麻,要是被打中了,會直接被戳成馬蜂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