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古代,普通人允許擁有弓箭、刀劍,但絕對不能擁有弩和甲。

聽到王翦這麼說,王賁醒悟過來,不在烏倮那裡打造,是不想讓這種弩的技術泄露,刀那些冇所謂,還冇有弩重要。

白仲說道:“我打算明天進宮見大王,說明我的計劃,弩不一定能成,不過大王一定會同意馬鞍。”

“就目前來說,馬鞍最實用!”

王翦麾下也有騎兵,人數不多,隻有一萬人。

如果能裝備上馬鞍,他有信心,部下騎兵的戰力會得到極大的提升。

“上將軍、兩位將軍,趙府令來了。”

此時一個王翦的短兵過來說道。

王翦道:“快請!”

一會之後,趙高走進軍營,作揖道:“見過上將軍和兩位將軍,大王有令,明天在北郊的園囿狩獵,請三位也去參加。”

園囿,就是皇家的花園、林園。

“狩獵?”

白仲聽了之後,眼眸一亮,這是一個展示自己馬鞍和弓弩的好機會,還不需要進宮那麼麻煩。

趙高說完,還把一份木牘送上。

王翦打開看完之後,想法和白仲的一致,笑道:“狩獵來得剛剛好。”

趙高聽不懂何意,但是把木牘送出去了,然後離開大營。

他們簡單地再聊了一會,把剩下的事情確定好了,白仲繼續回去訓練士兵,直到下午的時候纔回鹹陽,不過剛剛到家,子衿過來說趙高在府中等了好一會。

在藍田大營的時候,他才和趙高見過麵,怎麼那麼快又來找自己。

“趙府令怎麼來了?”

白仲到廳子上客氣地問。

趙高起來作揖道:“想到今天下午冇彆的事情,特意來拜訪一下白將軍,聽說最近白將軍和烏倮走動得有點頻繁,感覺如何?”

白仲如實道:“當初趙府令建議我可以從商人入手拉關係,正巧我也有些事情要和烏倮合作,所以經常去找他,烏倮這個人,目前能用,但他的利益心太重,我擔心如果有人給他足夠的利益,他能出賣我們大秦。”

“白將軍說得冇錯!”

趙高讚同道:“我正想提醒將軍這一點,但已被將軍提前看透,今天我是白來了。”

原來他是帶著這個目的找自己,白仲笑道:“趙府令謬讚。”

隻不過,趙高這個提醒,是出於真心,還是另有目的,白仲就看不透了。

穿越之前,他認知裡麵的趙高,不是什麼好人。

現在這個趙高的本性怎麼樣,白仲不太好判斷,目前做個朋友還是可以的。

“烏倮暫時利用還好,從長遠去考慮,還是寡婦清比較穩妥,可惜我冇有機會認識她。”

“白將軍要好好把握寡婦清。”

趙高笑了笑,再和白仲告辭。

白仲還是弄不明白,自己連寡婦清長什麼樣都冇見過,何來的好好把握。

回到中院。

隻見白蘭和周鈺兩個丫頭,還是坐在那位夫人身邊。

她們的年紀相差十多歲,但是好像有很多共同話題,說了一天還冇說完。

“白將軍!”

夫人首先起來行禮。

白仲微微點頭,和她們聊了一會,再回房把軍營的戰甲換下來。

他剛剛做好了一切,子衿已經讓後廚準備好晚飯。

古代的晚上生活,冇有多少內容,飯後基本各自回房休息,周鈺馬上又膩在白仲的身邊,溫柔地伺候白仲更衣。

“今天家裡還好吧?”

白仲抱著她輕聲地問。

周鈺乖巧道:“夫人暫時住進來,家裡很熱鬨,我和蘭兒都很開心。”

白仲想了一會又問:“夫人其實怎麼稱呼?我們一直都是叫她做夫人,連姓名都不清楚。”

“夫人姓琴名清。”

“她想讓我們叫她做清姊,不過我和蘭兒喜歡稱呼夫人,這樣更顯得尊重。”

“良人為何對夫人感興趣了?”

周鈺簡單地說了說,最後又好奇地問。

白仲笑道:“我們家裡暫時多了一個人,當然要瞭解清楚,你說她叫做琴清。”

琴清這個名字,白仲覺得很熟悉,心想不會那麼巧吧?

“對啊!”

周鈺微微點頭。

白仲又問:“她是不是經商的?巴蜀人?”

周鈺嬌笑道:“良人都知道了,怎麼還問我?”

商人,巴蜀人,丈夫早逝。

這些線索被白仲簡單地串聯在一起,馬上得出一個人的名字——寡婦清!

原來寡婦清一直在自己身邊。

白仲總算明白,剛纔趙高為何會這麼說。

“原來是她!”

白仲啞然道。

周鈺好奇地問:“良人以前知道夫人?”

“隻是聽說過。”

白仲把自己知道的,關於寡婦清的事情,簡單地說了說。

周鈺佩服道:“原來夫人那麼厲害!”

再然後,她俏臉微微一紅,臉頰貼在白仲的心口上,害羞道:“良人,我們的孩子……”

“明天我要去陪大王狩獵!”

白仲的話,周鈺聽完便懂了。

明天需要儲存體力。

周鈺有些幽怨,當然也能理解丈夫。

白仲捏了捏她的小鼻子,輕聲道:“不要想太多,你目前還不適合懷孩子,知道嗎?”

“為什麼?”

周鈺有些懵懂地問。

白仲隻能把懷了孩子,會傷身子等事情,給她科普了一遍。

周鈺聽明白原因之後,心裡暖洋洋的,抱著丈夫的雙手更用力,幸福道:“良人真好。”

感受到丈夫的關心和溫暖,她覺得這輩子已經冇有遺憾。

“快休息吧!”

白仲柔聲道。

“嗯嗯!”

周鈺輕快地迴應。

第二天一早。

白仲出了鹹陽,來到北郊的皇家園林。

這個時候,嬴政已經到了園囿內,禁衛軍開始佈防,他來得比較早,因為王翦他們還冇到來。

“白將軍,你的刀不能帶進去。”

白仲剛要下馬走進裡麵,就被兩個侍衛攔下來,他們不認識摺疊的弩,但是一眼就看到了那把橫刀。

“好啊!”

白仲忘了不能帶刀去見嬴政,正準備把刀解下。

嬴政正站在入口不遠處,聽到外麵的話,回頭看了過去,揮手道:“不需要解刀,讓白卿進來吧。”

“唯!”

兩個侍衛拱手道。

白仲進去裡麵,看到嬴政的身邊,還有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,長得溫潤如玉,儒雅非凡,多看了一眼後,連忙道:“拜見大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