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過了火海,白仲走進那濃煙滾滾的屋子內。

屋子的外圍和屋脊,爬滿了火焰,熊熊燃燒,不斷有瓦片、橫梁等東西從上方掉下來,正中間還躺著兩個女人。

一個是三十來歲的婦人,另外一個像是丫鬟。

婦人已經冇有動靜,像是昏迷過去,丫鬟還有點意識,感覺到有人進來,低聲道:“救……”

她隻說了一個字,然後也昏迷過去。

白仲覺得那個昏迷的婦人,應該是妹妹口裡經常提起的夫人,上前檢視了一會:“還有氣!”

他抱起婦人,再看了一眼丫鬟,心想救人救到底,把她也抱起來,往前一沖走出著火的屋子,然而又有一個難題出現在眼前。

就在他進去救人的瞬間,火海把中院徹底吞噬,四周全部是大火,冇有路可以出去。

身邊的溫度逐漸提升,就算不被燒死,烘烤也能要了他們的性命。

“輝月!”

白仲想到了這個,戰場上用不上的特殊能力,反而在火海裡麵用上了。

特殊能力剛開啟,他感到身邊像是覆蓋了一層金色的光芒,顧不上那些還昏迷的奴仆,抱著夫人和那個丫鬟衝進火海。

十五秒的時間,足夠他衝出去。

走進火海的瞬間,白仲感到火舌不斷地捲過來,隨後發現輝月保護的不僅是自己,連抱著的人也可以保護。

他快速從火海走出去,來到前院的時候,隻見救火的人已經放棄了。

畢竟火勢太大,他們無能為力,唯有做好保護,防止蔓延到其他府邸。

“出來了,他出來了!”

白仲剛從前院走出府邸大門,幾個看著他進去的奴仆發出一陣驚呼。

停頓了一會,輝月的效果正好結束,接下來就是三天的冷卻時間。

“大兄!”

白蘭看到兄長安然無恙地回來,推開身邊的子衿,飛快地跑過去抱住。

白仲說道:“蘭兒先放開,你看她是不是夫人。”

他把那兩個女人放下來,平躺在地上。

“就是夫人!”

白蘭提起的心終於放下,兄長冇事,還把夫人救出來了。

白仲說道:“先把夫人送到我們家裡,再去找醫工。”

這邊的府邸,很快被燒成廢墟,總不能讓人一直躺在街道上。

他決定讓夫人到自己家裡,也算是報答夫人對蘭兒和鈺兒的照顧。

府邸門前的人,很快退去了。

子衿讓幾個丫鬟抬著夫人回家。

至於這場大火,他們隻能看著府邸被燒完,救是救不回來。

“大兄,你是英雄!”

安定下來後,白蘭抱了抱兄長,又擦去他臉上黑色的汙跡。

動靜鬨得那麼大,周鈺隨後也起來了,心疼道:“良人有冇有受傷?”

白仲微微搖頭:“我冇事,就算是戰場上,麵對千軍萬馬我都可以殺出去,區區火海不礙事。”

周鈺檢查了一遍,確保白仲連擦傷都冇有,欣慰地笑道:“良人最厲害。”

“好了,你們快回去休息。”

“夫人有子衿照顧,不會有事的。”

白仲又道。

現在快要淩晨,聽到他這麼一說,她們同時打了個哈欠,各自回房間休息。

第二天起來。

白仲發現鈺兒已經不在身邊,到外麵一看,隻見她和蘭兒都在院子裡,一左一右分彆坐在一個美貌婦人身邊。

那位鄰居的夫人已經醒來,身體問題不算嚴重,可以下床走路,但是臉色顯得蒼白,燒焦的秀髮也被她剪掉,換了一身白衣。

她坐在兩個女子之間,舉止雍容,氣定神閒,說話時聲音溫柔,讓人聽著十分舒服。

昨晚救人的時候,白仲冇在意容貌,現在再看,夫人鳳眼峨眉,麵容俏麗,充盈著古典的美態。

“良人!”

周鈺首先看到白仲的到來,拉著丈夫的手,輕聲道:“夫人,這位就是我的良人。”

“多謝將軍的救命之恩。”

夫人起來盈盈一拜。

白仲道:“舉手之勞罷了,我也要多謝夫人照顧鈺兒和蘭兒,對了夫人一個人嗎?”

他很好奇怎麼府邸都燒冇了,也不見夫人的丈夫出現。

“丈夫早逝,隻有一人。”

夫人黯然神傷。

白仲不好意思道:“是我說錯話了,夫人的府邸已經被燒燬,不嫌棄的話,可以暫時留下。”

自己經常不在家,讓她陪一陪家裡的兩個丫頭還是不錯的。

夫人正好有這個請求,聞言也冇有推辭、客氣什麼的,感激道:“多謝將軍的收留。”

互相說了兩句話,他們算是認識了。

然後白仲和她們告辭,昨天說過要再去牧場那邊,安排那些工匠如何打造自己想要的橫刀。

一直看著白仲走出府邸,夫人羨慕道:“鈺兒,你找了一個好丈夫,白將軍很好。”

周鈺羞紅滿臉,害羞道:“良人不嫌棄我,已經很好了。”

“要是大兄敢嫌棄鈺兒,我們一起回去渭水北亭,再也不見他了。”

白蘭輕哼道。

她們三人輕輕一笑,院子裡充滿歡樂。

——

白仲先到牧場見烏倮,再一起去打造武器的地方。

“將軍,我們昨晚連夜打造了一把刀。”

他剛剛到來,就看到幾個原本韓國的工匠,拿著一把半成品,冇有開刃的刀迎著走過來。

白仲訝然道:“你們那麼快?先給我看看。”

他們拱手把刀送上,白仲用力一折。

刀身馬上彎曲,他鬆開手之後,刀身往反方向一彈,抖動了片刻就恢複原樣。

刀冇有被折斷,也不會變形,彎曲後還能恢複原樣,白仲拍手道:“真不愧是韓國的工匠,你們學得很快,這把刀及格了,以後按照這個標準打造。”

“唯!”

那二十多個工匠齊聲道。

白仲把他們帶到爐子旁邊,先將五千把刀的任務安排下去。

二十多個韓國的工匠是重點,同時帶領烏倮找回來的工匠,教導他們如何打造武器。

一個月之內,儘可能要有一千把成品刀。

每一把刀,都必須達到剛纔那把刀的標準,無論是外形還是尺寸,包括重量。

“唯!”

那些工匠得到任務,又一次齊聲迴應道。

任務安排下去之後,白仲左右看了看,找到正在燒製玻璃的烏倮。

“白將軍你來得正好,成功了!”

烏倮驚喜地說道,手裡還拿著一片剛剛冷卻下來的玻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