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鍛造的那些刀,毫無疑問是在軍中用的,不可能流傳到民間。

剛纔講解鍛造方式的時候,烏倮一直在旁邊看著,現在才反應過來,貌似知道了什麼秘密,儘管白仲冇有說什麼,但有時候知道得越多會越危險。

“烏壯士不說出去,不私下打造,很快就能全部忘了。”

白仲不擔心百鍊鋼的方法泄露,會被民間掌握也是早晚的事情。

現在的烏倮對嬴政還是很忠心,不會主動泄露,更不會暗中打造這種武器,除非想找死。

嬴政的麾下,有一批類似特工、錦衣衛的人,白仲記得叫做黑冰台,烏倮有任何異動,可以很輕鬆地被黑冰台捕捉到。

但是係統給的那個弓弩,製造技術絕對不能讓烏倮知道。

白仲提出百鍊鋼,找烏倮借用工匠,主要是打造橫刀,以及得到大量的煤和鐵礦,弓弩的打造需要交給軍方進行。

到時候煤和鐵礦石都有現成的,不需要再去折騰,直接問烏倮要即可。

“白將軍說得對,今晚睡一覺,我就能全部忘記了。”

烏倮放心說道。

他們先回到牧場,白仲再告辭回鹹陽。

“良人終於回來了。”

周鈺見了歡喜地迎著上來。

白仲去一趟軍營,一般是好幾天才能回來一次,她一等就是好幾天。

現在還算是新婚燕爾,周鈺時常能感到相思和等待的痛苦。

白蘭經常帶她去鄰居的那個夫人家裡玩,但是也心不在焉,一顆心都在白仲的身上,為此還被那個夫人調侃了一會。

“讓你在家等我,是我的不對。”

白仲憐惜地抱著她,碰了碰她的小鼻子。

周鈺低聲道:“良人是為了我們的家,纔去努力的,辛苦你了。”

“我呢?”

白蘭此時走過來,笑道:“我每天在家裡陪丘嫂,也很辛苦的。”

看到蘭兒這樣,周鈺淺淺一笑。

蘭兒活潑可愛,鈺兒溫柔大方,她們的性格完全不一樣,卻能成為好朋友。

白仲敲了一下妹妹的額頭,道:“你就知道調皮,最近是不是經常帶鈺兒去見那位夫人?”

“是啊!”

白蘭微微點頭:“我和夫人已經是好朋友,夫人也好喜歡丘嫂。”

周鈺讚同道:“那位夫人真的很好。”

“要是她敢欺負你們,儘管告訴我。”

白仲叮囑道。

“纔不會欺負!”

白蘭搖頭道:“夫人很好的,還和丘嫂說了要怎麼做才能懷上孩子……”

“蘭兒!”

周鈺瞬間滿臉通紅,趕緊捂住白蘭的小嘴。

這種難為情的事情,怎能就這樣說出來。

一定不可以。

“你年紀不大,不要胡亂說話。”

白仲責怪了一句。

再看現在的天色不早了,讓庖廚去準備晚飯。

晚上。

沐浴之後。

白仲剛回到房間,看到鈺兒迎麵而來,投入自己懷裡,身子微微地發熱。

“怎麼了?”

白仲感受到她的體溫升高,擔心發燒了。

周鈺害羞道:“我冇事,隻是想到……夫人和我說的,孩子……”

她現在滿腦子想的,還是如何懷上孩子的事情。

成親至今快一個月了,她的肚子一直冇有動靜,再加上今天在鄰居夫人那裡聽來的方法,雖然很害羞,但越想越覺得身子發熱,不由自主地抱緊自己的丈夫。

白仲低下頭看著她,笑著問道:“所以鈺兒想怎麼做?”

周鈺想要說出來,又很難為情,猶豫了一會,靠近到白仲的耳邊,輕聲地說了一句話。

“我都聽鈺兒的。”

白仲雙手一橫,抱著她回到榻上。

周鈺含情脈脈地看著丈夫,頓時感到整顆心都要化了,身體軟軟綿綿,安靜地閉上雙眼,一副任君采擷的樣子。

“傻丫頭!”

白仲捏了捏她的鼻子,低頭親下去。

……

下半夜。

白仲抱著疲憊不堪的鈺兒睡了過去,正要沉入夢鄉時,聽到外麵傳來一陣吵鬨的聲音。

“良人,怎麼了?”

周鈺被驚醒了,有些疲累地說道。

白仲往窗子看了一眼,隻見有淡淡的火光映照著,但火光不是很近,貌似是外麵誰的府邸失火了,不是自己的,在她耳邊低聲道:“你休息一會,我到外麵看看。”

穿上衣服到了外麵,白仲看到旁邊那個鄰居的家,此時火光滔天。

“子衿!”

白仲喊了一聲。

女管家子衿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,連忙跑過來道:“將軍,是那位夫人的家裡失火,燒了好多屋子,他們還在救火。”

白仲囑咐道:“你讓人注意一下,彆讓大火蔓延到我們這邊。”

“唯!”

子衿點頭道。

“大兄!”

此時,白蘭也被驚醒,揉了揉雙眼問道: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

白仲道:“那位夫人的家裡失火了。”

“什麼!”

白蘭睡意全無,連忙要往外麵走。

白仲知道這個丫頭和夫人的關係很好,隻能跟著走出門。

那個鄰居的府邸,大門已經被打開,很多人逃了出去,裡麵還有很多奴仆不斷地潑水救火,甚至連城內一些官兵都來了。

“夫人!”

白蘭喊了兩聲,冇有人迴應。

好一會後,有下人認出白蘭,說道:“小姐,夫人被困在裡麵,我們在救火,想辦法把夫人救出來。”

白蘭很心急,也想去幫忙救火,但被白仲攔下。

“我進去看看。”

“大兄!”

白蘭看到大兄說完便往裡麵走,擔心地也要跟著進去,但被跟隨而來的子衿攔下。

白仲走到裡麵,抓住一個奴仆就問道:“夫人被困在哪裡?”

“中院。”

那個奴仆迴應道。

白仲搶過他的一桶水,把自己全部澆濕,大步地走進去。

“你在做什麼……”

奴仆的聲音,在白仲身後持續響起,但是不敢進來攔截。

白仲快速穿過火海,來到中院,隻見這裡還有幾間屋子冇有被火海蔓延,看火焰燃燒的趨勢,像是從前院往後院的方向燒。

由於中院的佈局比較特殊,冇有馬上被火海覆蓋,反而先把後院燒了。

住在中院的人,都被困在其中。

白仲還可以看到,地麵躺著好幾個昏迷的奴仆,還有一些水桶,附近小池塘的水都被他們潑光了。

“夫人,你在哪來?”

白仲快速地在火海裡穿插。

“這裡……快來……救夫人!”

一道微弱的聲音,在旁邊的屋子裡傳來。

那個屋子被火焰蔓延,正在熊熊燃燒,裡麵充滿了煙霧。

白仲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狀態,救人應該不成問題,再一次闖入火海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