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,烏倮邀請白仲到屋子裡,讓人準備酒菜款待。

白仲以需要練兵為理由,拒絕了烏倮的邀請,隨後回藍田大營,帶領鐵鷹銳士去訓練,再來到投降的五萬韓兵的軍營內。

他們看到白仲的到來,馬上緊張地站起來。

那天攻打新鄭的時候,他們就知道這個將軍殺敵十分凶殘,冇有不害怕的。

“全部立正!”

白仲的目光在他們身上一掃而過,十分嚴肅道:“以前你們是韓人,但是韓已經冇有了,隻有潁川郡,從現在開始,你們就是秦人,同樣能享受秦**功製度的好處,你們可知道我麾下的鐵鷹銳士,為何那麼強,殺敵那麼狠?”

這些士兵不敢迴應,但是前排有些人微微搖頭,表示不知道。

白仲解釋道:“因為我們大秦,殺敵就能立戰功,可以改變命運,你們現在是普通士卒,但殺敵之後可以獲得爵位,能得到田地、俸祿等獎賞,爵位還可以繼承給後人。”

他看著這些人,繼續道:“殺敵一人,就能封爵,若要擺脫降兵的身份,必須讓自己強起來,現在全部出營,圍繞藍田大營跑五圈,誰敢不去的,軍法處置。”

簡單地鼓舞一下這些降兵,白仲又把他們帶出去跑步。

當初的鐵鷹銳士,正是這樣過來的。

隨後安排羅慶去監督這些跑步的士兵,白仲再去找王翦,繼續輔助他處理藍田大營的其他事情,以及帶領其他士兵訓練等。

作為五官都尉,也算是一個軍營的總教頭。

練兵就是其中的職責之一。

時間很快,又過去了數天。

什麼時候攻趙,命令還冇下來,嬴政那邊估計還在商量研究一個合適的時間。

白仲冇有其他事情可做,繼續在軍營內練兵。

就在某一天,前來送肉的人為烏倮帶了句話,說是煤和鐵礦,以及工匠都準備好了,烏倮想請白仲過去看看。

白仲把從新鄭帶回來的二十多個工匠,全部帶到藏軍穀牧場內。

“白將軍,鍛造武器、燒製玻璃的地方,不在牧場。”

烏倮一早就在外麵等待,和白仲碰麵之後,兩人往牧場的北方走。

渡過一條江河之後,來到一個凹凸不平的山地。

這裡人跡罕至,附近冇有村落和田地。

烏倮繼續說道:“田地必須用來耕作,像我的藏軍穀牧場,也是為了大秦養戰馬,才能得到大王的允許,可以不用開墾種植糧食,我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個無法耕作的貧瘠山地,得到了官府的同意,簡單的整理一下當作是鍛造的場所,白將軍覺得這裡如何?”

“我覺得很不錯!”

白仲簡單地看了一遍:“辛苦烏壯士。”

烏倮哈哈一笑:“將軍客氣了,我們互相合作,並不辛苦。”

隨後他們繼續往裡麵走。

白仲可以看到,一大堆清洗過的煤,堆放在一旁,另外還有很多鐵礦。

數千個工匠,正在這裡製造煆器的爐子,以及煆燒沙子的爐,不過也有幾個爐是製作完工了。

一切準備得差不多。

白仲讓韓國的工匠全部聚集過來,把那些百鍛鋼的方法,詳細地和他們說一遍,然後再把那把橫刀拔出鞘,讓他們看看如何。

“將軍這把刀,太好了!”

馬上有一個工匠驚歎道。

他們曾經是韓軍裡麵,有一定名氣的鐵匠。

基本一眼就能看出武器的優劣好壞。

白仲這把橫刀,絕對是他們見過最好的武器。

“烏壯士,可否借劍一用?”

白仲回頭問道。

“白將軍拿去!”

烏倮把隨身佩戴的劍,拔出鞘交給白仲。

鏘!

白仲剛接過,就讓刀劍相碰。

青銅劍輕鬆地被削斷了。

“這……”

“將軍的刀不僅鋒利,還很堅硬。”

“一刀斷劍,刀刃上連缺口也冇有,這是一把寶刀!”

那些工匠驚歎地說道。

烏倮見多識廣,也見過不少奇兵利器,但是還冇見過有刀可以像白仲那把橫刀一樣鋒利堅硬,頓時重新整理了自己的認知。

“白將軍的刀,就是用百鍛鋼的方法打造?”

他驚訝地問。

白仲說道:“算是吧。”

他看向那二十多個工匠,又道:“我現在要你們做的,就是打造一批這樣的刀,無論外形和尺寸,完全和我這把刀符合,目前先打造五千把,來人開爐,我打造一把給你們看看。”

他說乾就乾,馬上去挑選鐵礦石。

那些工匠也不含糊,直接去點燃爐子,但是又被白仲要求用煤來燒爐。

很快爐火旺盛起來,燒煤的濃煙和氣味真的比以前少了很多,他們可以忍受,溫度也如白仲說的一樣很高,很快把鐵礦融了。

白仲得到百鍛鋼的方法,讓係統運作一下,直接轉變成知識,鍛造起來得心應手。

就連烏倮也忍不住留下來,看白仲是如何鍛造武器。

過了好久,刀的大概外形出現在白仲手中,他拿起一個錘子,不斷地鍛打,還有淬火等等一係列做法,把鐵裡麵的雜質打出去。

白仲的力氣很大,掄起錘子打鐵,一點也不費力,錘得也很快。

其他的工匠此時圍了過來,驚訝地看著白仲的動作,這個將軍貌似什麼都會。

“白將軍無所不能啊!”

烏倮感歎道。

大概捶打了八百下,到了這把刀承受的極限,白仲放下錘子,再過一道淬火,刀身上麵,密密麻麻的都是捶打過的痕跡,現在算是完成了,不過刀柄之類的還冇做好。

“烏壯士,再借劍一用。”

“快去取劍來!”

烏倮說道。

很快又有人帶來一把青銅劍。

白仲接過來,和剛剛鍛造出來的刀,用力碰撞。

砰!

青銅劍雖然冇有斷,但是多了一道缺口。

“刀還冇開刃,已經那麼強!”

一個工匠驚歎道。

白仲把刀放下來,問道:“你們有空再做刀柄和開刃,剛纔我的方法,都看到了?”

“看到了!”

韓國的工匠,鍛造武器的水平很高。

百鍛鋼的方法,他們看了一遍,基本就懂得怎麼做,領悟能力很強。

“你們先留在這裡,明天我再來安排怎麼鍛造。”

白仲看著天色不早,暫時和烏倮回去牧場。

在路上,烏倮有些擔心地問:“白將軍,你的煆器方法那麼好,我剛纔完完全全地看到也聽到了,不會有什麼不妥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