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,白仲在王翦的安排下,熟悉藍田大營的一切。

當初跟隨寧騰投降的那批韓軍士兵,現在還剩下五萬多人,被併入藍田大營內,王翦把這五萬人給了白仲,不僅掌管鐵鷹銳士,還有這批投降的士兵。

白仲把這些人接下來,安排到鐵鷹銳士的營地附近,打算把他們訓練成一個低配版的鐵鷹銳士。

一直到晚上,白仲才離開軍營回家。

“大兄,你昨晚是不是欺負丘嫂了?”

白仲剛走進門,就聽到白蘭跑過來質問。

周鈺不好意思說昨晚都做了什麼,又真的有點痛,連走路也不方便,輕聲道:“蘭兒,良人冇有欺負我。”

白仲感到很不好意思,輕輕地在白蘭光潔的額頭上敲了敲:“知道胡思亂想,鈺兒不要管她。”

看到他們也不像有矛盾,白蘭才相信不是欺負。

一個晚上,很快又過去。

第二天一早,白仲正要出門,就看到烏倮來拜訪自己。

“烏壯士,我正想去牧場找你。”

白仲說道。

烏倮笑道:“我也有一件事,想和白將軍聊聊,要不我們到牧場去?”

“正有此意!”

白仲答應道。

兩人很快回到牧場。

烏倮首先帶著白仲來到一個窯洞附近,剛剛走近這裡,就感到熱浪迎麵撲來,這裡有不少人正在忙活著燒融沙子,地麵還有不少破碎的玻璃碴。

“白將軍,琉璃我們是造出來,但是純度遠冇有你那些好。”

烏倮拿起放在旁邊一個破碎的杯子,道:“你看就是這樣,我們無法讓琉璃成形。”

白仲接過那個破碎的杯子,做工確實很差,表麵泛黃,還有雜質。

對於怎麼製造玻璃,白仲已經把懂的全部說出來了,烏倮現在的技術不過關,想求助自己,但他也不知道如何給他們講解。

“你們是用什麼燒窯的?”

白仲想了好一會,隻能問出這句話。

烏倮指了指那個窯,道:“用木柴和木炭。”

白仲說道:“會否溫度不夠?”

“溫度是什麼?”

烏倮不太懂地問。

白仲解釋道:“就是窯裡麵不夠熱,烏壯士可知道一種叫做煤的東西?就是從土裡麵、山裡麵挖出來,黑色的和炭一樣,也可以燃燒,會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。”

剛挖出來的煤冇有經過處理,會有濃煙和特殊氣味,還會汙染環境。

在關中地區,還有旁邊的山西一帶,白仲記得是有煤礦的。

“我知道這種東西,但燒起來很臭,很多濃煙,白將軍想用這個來融化沙子?”

烏倮見過煤,原來這個東西叫做煤。

白仲解釋道:“隻要把煤用水洗一遍,就可以緩解那些濃煙和臭味,不過燒煤的時候,不能在牧場裡麵燒,要找一個下風口和河流的下遊,冇有人居住、活動的地方,煤燃燒起來的溫度更高,效果可能更好。”

就算不用折騰玻璃,白仲也打算讓烏倮去挖煤。

他要鍛造武器,木炭的熱量不太夠,隻有煤能得到要求。

烏倮考慮了好久,拍手道:“既然白將軍這麼說,我等會讓人去挖那些煤回來。”

都付出了那麼多,他也不在乎這些。

如果琉璃能燒製出來,肯定賺大錢。

萬一失敗了……

那就失敗吧!

至少在大王麵前露臉,烏倮認為足夠了。

白仲說道:“其實我想找烏壯士,也有兩件事。”

烏倮想了一會道:“將軍請說。”

“第一,我要五千匹戰馬。”

“那麼多!”

烏倮直接猶豫了。

五千匹戰馬他能拿出來,但是送給白仲,這會讓他心裡滴血。

白仲明白他的心思,笑道:“我不是強盜,不會搶烏壯士的馬,而是用錢買,一匹馬多少錢?”

烏倮心想不用血虧了,好一會才說道:“看在是將軍的份上,六千錢一匹,但將軍能有那麼多錢?”

他記得白仲來鹹陽隻有半年多,就算立功再怎麼多,也買不起那麼多戰馬。

琉璃隻是交換羊肉和糧食的工具,並不是戰馬的。

“冇有!”

白仲一聽到六千錢,馬上搖頭,自己不可能有那麼多錢,又道:“但是大王有,烏壯士幫我留下五千匹馬,到時候我會讓人送錢過來。”

他練兵是為了幫嬴政橫掃六國,這筆錢當然是由嬴政給,滅了韓國之後,王賁在新鄭掠走不少珠寶財物,最後肯定送入宮中。

這筆錢足夠打造一批五千人的騎兵。

烏倮聽到大王有錢,也不含糊道:“既然如此,我再減五百錢,戰馬為將軍留下了,請問將軍的第二件事是什麼?”

白仲說道:“烏壯士把那些煤挖回來後,我想借用一下你們的地方,打造一批武器,對了你們有冇有鐵礦石?”

“當然有,但是在大秦用的不多。”

“有就足夠了,鐵礦石我也買了,還需要借用一千工匠,最好都是鐵匠,錢的方麵我以後再給,如何?”

“冇問題!”

既然大王出錢,烏倮一口答應了。

白仲滿意道:“我們合作愉快。”

“合作愉快?這四個字形容得妙。”

烏倮哈哈一笑,隨後想到另外一件事,道:“白將軍可還記得,上一次你叫我把豬絕育一事?”

白仲還記得此事,問道:“烏壯士都做了?”

“做了,效果還很好!”

烏倮擺了擺手,讓人趕了兩頭豬過來,道:“這些豬絕育之後,半年左右差不多有兩石重,十分溫和,長膘極快,還冇有臊味。”

“豬成長的速度,要比羊快很多,它們什麼都吃,餵養也簡單。”

“以後我送去軍營的肉,可否用一部分豬肉代替?”

他期待地問。

這樣一來,豬肉的價值遠低於羊肉。

烏倮不愧是個商人,馬上就想控製成本,減少支出。

白仲冇有拒絕這個提議,點頭道:“可以一半豬肉,一半羊肉,我再給烏壯士一個建議,可以把養豬的方式教給其他百姓,如果用廉價的豬肉來賺錢當然冇問題,但用來造福百姓,一來可以讓百姓永遠記住烏壯士,二來還可以再得到大王的賞識,一舉兩得。”

隻要和嬴政有關,烏倮就會很上心,白仲故意又把嬴政說出來。

烏倮權衡一下其中的利弊,拍手道:“養豬的方法,是將軍教給我的,明天我就讓人教給所有百姓,造福大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