領到了封賞,白仲和寧騰就離開鹹陽宮。

“恭喜寧郡守!”

白仲笑道。

寧騰拱手回禮,笑道:“白將軍,同喜!”

他算是明白了白仲的潛力無窮,以後想要在秦國混下去,必須要和白仲打好關係。

秦會滅六國這個趨勢,他也看得出來。

滅了一個韓國,白仲已經是左更,要是把六國全部滅了,隻怕上將軍王翦都要讓出位置。

兩人互相客套了一會,然後各自回家。

寧騰在得到封賞第二天,就要去潁川赴任,現在還不用打仗,白仲繼續留在鹹陽。

回到家裡,隻見白蘭和周鈺兩個丫頭,在廳子上有說有笑。

白蘭一個人無聊了快半年,終於有一起玩耍的人來了,心情好了不少。

“良人!”

看到丈夫回來了,周鈺首先走到白仲的麵前。

有了白蘭的帶領,她逐漸地適應在這裡生活,隻要想到自己嫁給白仲,心裡除了開心,還是害羞。

以後可以永遠在一起。

“還習慣吧?”

白仲輕撫著她發燙的俏臉。

周鈺輕輕點頭,不由自主地投入他的懷裡,心裡甜絲絲的。

晚上。

夜色漸深。

白仲讓人準備好熱水,洗去他們身上的風塵仆仆,然後一起回房間。

周鈺坐在榻上,輕輕地踢著小腳,撫摸著肚子,輕聲道:“良人,我怎麼還冇有孩子?”

“什麼?”

白仲剛關上門,就好奇地問。

周鈺紅著臉道:“以前阿母和我說過,成親之後就會有孩子,我怎麼還冇有?”

他們成親已經好幾天,她看著自己的肚子,一點動靜也冇有,十分懊惱。

作為一個普通的小女孩,母親早逝,她哪裡懂得夫妻之間,要做什麼才能懷上孩子。

白仲回去抱著她,輕聲笑道:“想要懷上孩子,還要做一件事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周鈺期待地問。

白仲在她耳邊,輕輕地說了一會。

啊……

周鈺還冇聽完,便驚呼道:“這……會不會痛?”

白仲憐惜地說道:“首次會,以後再也不會。”

周鈺想了好一會,解開衣帶道:“為了良人,我不怕!”

她可能很怕痛,說話的時候,聲音都有些微微地顫抖。

白仲心裡一暖,再把她摟進懷裡。

……

第二天。

白仲看著還冇睡醒的周鈺,親了親她的額頭便坐起來,想起昨天得到的封賞,於是把成就麵板打開,領取上麵的獎勵。

“獲得現代稻穀和小麥種子各五百斤。”

“獲得唐刀一套。”

係統的聲音剛落下,白仲就看到空間裡麵,多了一堆穀物和小麥的種子,還有四把刀具。

白仲推門走出臥室,在前院看了看四周冇有其他人在,把武器取出來。

唐刀一共有四種,分彆是陌刀、橫刀、障刀和儀刀。

陌刀的名氣最大,後世各種說法都有,不過係統給白仲的,是一把長七尺,刃長三尺,柄長四尺的長刀,隻有單刃,不是三尖兩刃的那種。

係統給的橫刀是一把直刀,可單手可雙手用,刀背有點厚,陌刀可以看作加長版的橫刀。

儀刀就是皇家禮儀用的,障刀就是一把短刀。

白仲逐一看過之後,喃喃自語道:“秦劍用來刺是最合適,但我傳下去的殺敵方式,以砍和斬為主,如果換作橫刀使用,效果更好,這種刀可以步戰也可以馬戰,至於其他的刀作用暫時不大,陌刀的名氣雖然高,但十多斤重一把的刀,鍛造會比較麻煩,先按照橫刀打造一批武器。”

他把其他刀收起來,隻留下一把橫刀。

看到這套唐刀的時候,白仲就決定更改秦軍的武器。

因為鍛造鐵的武器不容易,想要在全軍推廣肯定有麻煩,甚至不太可能,但是暫時在鐵鷹銳士裡麵使用,打造五千把橫刀不難。

“那些招式,配合更好的武器使用,殺敵才能更狠。”

白仲心裡嘀咕著,再把蘭兒叫醒,讓她今天照顧鈺兒,然後出門去了。

作為五官都尉,今天算是新官上任,得去軍營看了一看。

有了嬴政的命令,鐵鷹銳士已經併入藍田大營,並且有一塊專門的營地給他們訓練。

白仲給鐵鷹銳士安排訓練的任務,然後再去見王翦。

藍田大營,目前是王翦負責。

“見過上將軍!”

白仲說道。

王翦道:“白將軍無須客氣,不過……你手裡拿的是什麼武器?”

他一眼就看到了那把橫刀。

白仲舉起橫刀,慢慢地拔出鞘,介紹道:“這個我把它叫做橫刀,是滅韓的時候,在新鄭偶然得到的,覺得不錯就帶在身邊,並且想打造一批,給鐵鷹銳士使用。”

“這是鐵器?”

身邊的王賁說完就感到很好奇,那天攻破新鄭的時候,貌似也冇看到白仲手裡拿著一把刀。

王翦勸說道:“鐵器不容易鍛造。”

“所以我在新鄭帶了二十多個韓軍的能工巧匠回來。”

那些工匠,白仲一開始是想用來打造係統給的那個弓弩,現在還可以讓他們打造橫刀,又道:“上將軍可否借劍一用?”

王翦拔出自己的佩劍。

白仲接過來,刀劍相碰。

隻聽到清脆的聲音響起,王翦的青銅佩劍輕鬆地被削斷了。

“那麼鋒利!”

王翦父子同時驚訝道。

真正的韓國鐵器,不可能有這麼鋒利。

這把橫刀是係統給白仲的,不知道是什麼材質,當然鋒利和堅硬。

“越是鋒利,鍛造越不容易。”

“不過隻給鐵鷹銳士使用,鍛造五千把刀應該不難。”

“隻是其中得花費不少人力財力。”

王翦回過神來道。

白仲自通道:“應該不用花錢,我已經想到有人免費為我鍛造了。”

王賁想到那個人是誰,問:“可是烏倮?”

“正是!”

白仲有辦法讓烏倮免費幫忙,收起了橫刀,又道:“明天我去找烏倮,先安排那些工匠去藏軍穀的牧場,打造一批刀出來試試,如果確定好用,我會多打造一批送來給上將軍,可以裝備給短兵,或者給前鋒使用。”

王翦眼眸一亮:“如果好用,我嘗試請求大王在全軍推廣,逐漸把青銅劍換下去,不過鍛造的成本和時間依舊是個難題。”

白仲不打算大規模使用,暫時不在意這些,笑道:“以後可能會有更好的鍛造方法,對了我這個五官都尉,都要做些什麼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