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們的婚禮,進行得很簡單。

周實冇有邀請其他人來觀禮,簡單地走了一趟儀式,白仲和周鈺就是夫妻了。

儀式結束之後,周實看到天色還早,連忙往縣裡麵去,要幫他們進行婚姻登記,還帶上各自的傳。

傳,相當於秦國的身份證。

秦國也有婚姻法,男女成親之後,需要到戶籍地登記什麼的,周實就幫這對新婚夫妻去走這一趟。

“良人!”

家裡隻有他們的時候,周鈺再也忍不住,投入白仲的懷裡。

“對不起,等了我半年。”

白仲在她耳邊輕聲道。

周鈺紅著臉,笑靨如花,道:“我說過,無論等多久,我都會等下去。”

不知不覺,到了晚上。

白仲冇有回去常興裡,繼續留在常樂裡的周鈺家裡。

周實吃過東西,早早就回去房間。

白仲抱起周鈺,也到了她的閨房內。

這裡已經簡單地收拾乾淨,兩人一起坐在榻上。

“良人,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?”

周鈺紅著臉地問。

母親早逝,她不太懂成親的第一個晚上,要做點什麼事情。

但是想到在以前,母親還在的時候,都是和父親睡在一起的,她在想也要和白仲同睡一榻,心裡既害羞又歡喜。

白仲暫時放下那些想法,柔聲道:“我抱著你睡覺,明天我帶你回去見蘭兒。”

“好!”

周鈺微微點頭,用力地抱著白仲。

——

次日早上。

白仲回去一趟常興裡的老家,把係統空間裡麵的錢拿了兩千多錢出來,放在一個陶罐內,又回到周實家裡。

“外舅,這是我留給你的。”

白仲把陶罐放下來,當作是目前的聘禮。

周實打開一看,驚道:“那麼多錢!”

白仲道:“不多了,我們不在的時候,什麼也幫不了你,這些你先拿著,我和常興裡的裡正說過,我在渭水北亭的田地租金,扣除稅後,會送到你這裡。”

“不行,我不能要。”

周實擺手拒絕。

白仲說道:“以後我們是一家人,不分彼此,外舅要是不收,那就和我們一起去鹹陽,以後我們照顧你。”

周實這輩子平凡慣了,去鹹陽更適應不過來,繼續拒絕道:“我隻想留在這裡,鹹陽太繁華了,我不習慣。”

“那麼外舅收下這些吧!”

白仲勸說道:“等會我和鈺兒離開,外舅你一個人,也要好好照顧自己,如果有什麼麻煩,讓人寫書信來給我。”

“我……我都收下吧!”

周實最後還是妥協了。

他還擔心財物太多,被其他人看到了不太好,連忙搬回去藏起來。

很快到了離開的時候。

周鈺不捨道:“阿翁,你真的不和我們走嗎?”

她捨不得父親,但是又不能不和白仲回鹹陽。

周實搖頭道:“不了,看到你找到了幸福,我已經心滿意足,你們回去吧,白仲是將軍,不能在我們這裡耽擱太多時間。”

再然後,白仲就帶著周鈺,離開常樂裡。

他先到郿縣,買一輛馬車,兩人往鹹陽回去。

“鈺兒,從鹹陽到郿縣不遠,以後想回來,我隨時可以讓人護送你回來。”

白仲安慰道:“我在鹹陽要經常練兵,又要打仗,蘭兒一個人在家很無聊,經常唸叨我何時才能把你帶回去。”

周鈺輕輕地擦去眼角的淚珠,期待道:“我好久冇見過蘭兒了。”

兩天之後。

他們終於回到鹹陽。

“丘嫂!”

白蘭早早出門迎接,看到白仲真的把周鈺帶回來,開心得快要跳起來。

周鈺在門前站了好一會,驚訝道:“我們的新家,那麼大!”

白蘭拉住她的手,往裡麵走,介紹道:“裡麵超級大,也很豪華,我帶丘嫂去看看。”

白仲跟在她們身後,進門之後又道:“子衿,以後鈺兒就是家裡的女主人。”

“我明白了!”

子衿知道,周鈺以後就是他們的夫人。

白仲看著她們在府邸內走來走去,心裡很是滿足。

隻不過,他回來鹹陽的訊息,很快被嬴政知道的,馬上讓趙高來傳自己進宮。

白仲有時候在想,嬴政的身邊,是否有什麼類似特工的組織,剛回來不久,嬴政就知道自己回來了。

章台宮。

“臣白仲,拜見大王!”

白仲作揖道。

大殿上除了他,寧騰也在。

嬴政笑道:“聽說白卿剛成親了?”

他連這個也知道。

白仲一怔,微微點頭道:“我在郿縣的渭水北亭,有一個從小長大的童年玩伴,這次回去把她接來鹹陽,順便成親了。”

“白卿重情重義,不錯!”

嬴政對此十分讚賞,續道:“滅韓一戰,白卿做得更不錯,王賁已經和寡人說了,白卿居首功。”

白仲道:“臣不敢貪功!”

嬴政說道:“另外白卿那些殺敵技巧,也在軍中傳開,經過滅韓一戰,效果明顯,綜合各種功勞,寡人封你為五官都尉,到藍田大營任職,進爵第十二等的左更。”

寧騰聽著很驚訝。

來了鹹陽已經好幾天,他是知道秦國的軍功爵位製度。

白仲那麼年輕,已經是第十二等左更的爵位,根據他所知道的,王賁奮鬥那麼多年,正好也隻是左更。

“多謝大王!”

白仲感激道。

五官都尉,是軍官的一種。

主要職責也很簡單,戰時統兵,閒時練兵。

藍田大營是歸王翦管轄,白仲是藍田大營的五官都尉,相當於王翦的副手,輔助王翦掌管軍營內一切的事宜。

另外,爵位越高,晉升越難。

白仲在今天之前是右庶長,以後無論立多大的功勞,也隻能進爵一級,不再像當初不更爵位那樣,可以連升好幾級。

嬴政又說道:“鐵鷹銳士的軍營,從明天開始,併入藍田大營,白卿認為如何?”

白仲說道:“臣冇有意見。”

“那就這樣安排!”

嬴政說完便看向寧騰那邊。

“臣在!”

寧騰馬上會意,暗想終於要到自己了。

嬴政還冇有對寧騰封賞什麼,想了一會道:“寧騰率領南陽投降,輔助大軍拿下新鄭,進而滅韓,功勞不少,寡人封你為第六等官大夫,寡人在韓地置潁川郡,你又是韓人,擔任潁川假守。”

假守,就是暫代郡守的意思。

潁川暫時冇有合適的人去當郡守,嬴政想了好一會,決定暫時交給寧騰負責,表示自己對寧騰的信任。

同樣也是一種限製,因為韓國會被滅得那麼快,是寧騰投降的推動,韓國貴族對寧騰恨之入骨。

嬴政要讓他們互相牽製。

寧騰答應道:“臣領命。”

白仲能夠看出來,大王這樣安排的用意,當然也是看重寧騰的實力,對寧騰有足夠的信任,正如那句話,用人不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