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白將軍,你看能不能……”

寧騰是有點想幫韓王安,畢竟自己也是韓人,對韓王安多少也有點舊情,但是作為降將,又不太方便這樣做,接下來的話不敢再說下去。

白仲說道:“我不會對韓王做什麼,如何處置是大王的事情。”

韓王安聽完之後,覺得自己不用死了,但很快又高興不起來,因為到了鹹陽,嬴政肯定不會放過自己。

韓國已經冇有了,他又逃不出去。

再看秦軍殺敵的凶狠,就算能逃出去,複國什麼的,隻能在夢裡複。

想到這麼多,韓王安像是認命了,任由白仲的兩個短兵把自己帶走。

新鄭。

此時已經被王賁拿下,再寫奏報儘快送回去鹹陽,嬴政會暫時派人來接管。

白仲回到軍中,攻城戰已經結束。

他首先彙報自己的結果,道:“趙國的趙蔥,帶了八萬人來救韓王安,但是被我們全殲,這就是韓王。”

聽到他說完了,馬上有人把韓王安帶上來。

王賁點頭道:“又讓白將軍猜對了,來人把韓王安帶下去,送回鹹陽給大王處置。”

韓王安剛露一露臉,很快又被帶走。

“韓國,算是被我們滅了。”

白仲看著新鄭這座城池,淡淡地說道。

王賁說道:“已經滅了,我們大秦東出的第一步,完滿成功,白將軍你們先下去休息吧。”

聞言,白仲彆了王賁,帶人回到營地休息。

“你們的戰功,還是交給庚武。”

白仲說著就把趙蔥等人的腦袋,以及一大堆耳朵給了庚武。

“那麼多!”

庚武看到這些耳朵,大概估計一下,至少有三四百。

聽到他的話,其他人紛紛看了過來,無不驚訝,將軍殺敵的數量也太多了。

白仲隨口道:“行了,收起來吧。”

作為將軍,戰功的統計方式,不再是個人殺敵的數量,而是和整個鐵鷹銳士有關,最後會怎麼樣,就看軍法官如何計算了。

簡單地吩咐下去後,白仲坐到一邊,打開係統屬性麵板。

宿主:白仲

等級:3

成就:右庶長、軍侯、血手

功勳點:455

特殊能力:狂暴(高級)、狂戰(中級,70%)、輝月(初級)

今天之前,白仲隻是射殺韓軍那些將領,前幾天得到的功勳點不多,也懶得打開係統麵板,一直積累到今天,已經有四百多點了。

“係統,提升肉身力量,加四百點!”

“防禦 400,速度 400,力量 400。”

“係統提升到4級,儲物空間增加50立方米,屬性麵板新增功法、技能。”

隨著係統的聲音落下,白仲再看了看屬性麵板,果然提升了一級,然後在功勳點下麵,多了一欄功法、技能,把長生訣和墨子劍法歸納在其中。

至於力量、速度和防禦的提升,也十分明顯。

白仲感到渾身充滿了力量,不過防禦又加了四百點,以後在戰場上基本不會受傷。

“要不加一點輝月吧。”

白仲想了一會,默唸:“剩下的加點輝月。”

“加點成功,輝月:免疫所有傷害,時間十五秒,冷卻三天。”

才免疫十五秒。

白仲隨後又覺得冇所謂,以目前的實力,基本用不到輝月,除非是獨自陷入十多萬大軍的包圍之中,否則都有能力脫身。

“打開成就麵板。”

這個時候,人屠(殺敵萬人)的成就被點亮了,顯示的殺敵數量已經超過兩萬。

白仲知道這些隻是統計鐵鷹銳士的,問王賁要的五萬人冇有統計進去,默唸:“領取獎勵。”

“獲得馬鞍和馬鐙五千份。”

係統的聲音剛落下,空間裡麵快要被這些東西堆滿了。

“馬鞍馬鐙!”

白仲覺得這個獎勵來得很及時,下一戰就要滅趙,趙軍的騎兵,是東方六國最強的。

回去之後,在滅趙之前,他決定培養鐵鷹銳士的騎術,用來和李牧的騎兵廝殺一場,看看誰的更厲害,馬鞍和馬鐙出現得正好。

有了這些東西,他可以訓練出一批比匈奴人還要強的騎兵。

馬鐙和馬鞍的結構並不複雜,製造十分容易。

回去之後,還可以大量製造,裝備到大秦所有騎兵之中。

“不錯!”

白仲微微點頭,關掉所有麵板,先找個地方,洗刷乾淨身上的血水。

因為要接管新鄭,接受其他城池的投降,他們需要在新鄭內駐紮多幾天,暫時還不能回去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白仲直接找到寧騰,讓他找一批韓**中,專門鍛造武器的工匠、鐵匠回來。

韓國的武器,是七國中最強的。

寧騰對於白仲這個請求,不感到奇怪,很快找來了二十多個工匠。

“田震,先把他們帶到軍營,過幾天一起帶回鹹陽。”

白仲也不管這些工匠會不會同意,強行把人帶走。

“唯!”

田震應聲道。

在新鄭繼續逗留了七天左右,鹹陽終於有人來接管這個國家,以及其他的城池,最後嬴政會把韓國所在的地方,設置潁川郡,治所就在陽翟。

王賁處理好所有軍務,留下五萬人守住這裡,便帶上剩下的人,包括寧騰和韓王安,一起回鹹陽。

“寧郡守,這次回去,你的戰功我會如實上奏,怎麼處置你,就看大王的意思。”

王賁簡單地說道:“還有白將軍的戰功,多得有點離譜,我讓軍法官都記錄好,以你的職位和爵位,隻能讓大王來封賞。”

寧騰點頭道:“多謝王將軍,隻是白將軍的戰功,如何多得離譜?”

王賁哈哈一笑道:“白將軍從陽城至今,以個人能力殺敵四百多,加上邊境那一戰,殺敵差不多八百人,所率領的鐵鷹銳士,無人犧牲,平均每人都能殺敵八人,戰功最高的是章邯殺敵三十八人,這種功勞不是多得離譜?”

他這樣說出來,也是滿滿的羨慕,不過王離在白仲麾下,也殺了三十多個敵人,功勞同樣不小,心滿意足。

“白將軍那麼厲害!”

寧騰驚呆了。

要是讓他率領五千人作戰,能保證每人殺敵一人,已經是最大的成績,白仲可以做到人均八個人頭,這是什麼概念?

“哪有這麼厲害,王將軍隻是亂說的。”

白仲謙虛地笑了笑,又道:“不過我想向王將軍請幾天假,回到藍田大營,先不回鹹陽,我要回郿縣一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