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在不驚動韓王安的前提下,從埋伏的位置往北邊走,很快一隊趙軍出現在眼前。

看著隊形,大概可以判斷趙軍的數量有七八萬。

他們本來是來支援新鄭的,但是韓王安覺得新鄭守不住,乾脆不守了,讓趙軍護送他們離開,以後再想方設法地回來複國。

領軍的將領是趙蔥,之前在宜安和李牧對戰的時候,白仲就見過趙蔥,所以一眼認出來了。

“將軍,怎麼打?”

王離走過來問道。

白仲把強化過的弓拿在手中,低聲道:“我們有五萬多人,趙軍有七八萬,我先殺趙蔥,你們再用弓弩消耗部分敵人,最後近身廝殺,能打!”

王離馬上把這個命令,告訴其他人,隨時準備著。

白仲再看著下方,隻見韓王安已經走過來,趙蔥擺一擺手,後麵的趙軍同時停下,他們雙方首先見麵。

因為距離比較遠,兩者見麵說了什麼,他們誰也聽不到。

但是下麵談話的內容,已經不再重要。

白仲居高臨下,拉弓搭箭對準趙蔥,再鬆開弓弦。

嗖!

利箭破空而下。

趙蔥在這瞬間感到危險逼近,本能地拔劍出鞘,要把射來的利箭打落。

然而箭來得很快,趙蔥還冇有反應過來,箭尖已經從他的額頭穿進去,從後腦勺穿出來,連頭盔也射穿了,當場倒在馬下。

這突如其來的一幕,把韓王安等人驚呆了,趙蔥身邊的短兵,以及後方的其他趙軍士兵全部愣在原地,還未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。

他們的將軍,為何突然死了?

“動手!”

白仲喝了一聲。

蒙恬和王離等五人帶領鐵鷹銳士,快速從高坡上現身,端起弓弩迅猛地朝著下方射擊。

剩下的五萬秦軍士兵,當然是聽從白仲的指揮,所有弓弩手集中朝著下方射擊,箭雨鋪天蓋地從高坡上覆蓋下去。

趙軍的士兵,以及韓王安身邊的五百多人這纔回過神來,趙蔥被一箭射殺,剩下的士兵又被打了個措手不及,很快亂成一團。

白仲居高臨下,把趙軍裡麵,有能力指揮的人,射殺得差不多,剩下的趙軍不堪一擊,不知道要如何反抗,隻想著往外麵跑。

七八萬人亂了起來,誰也跑不成,你推我,我推你,很快又有不少人摔在地上,被活活地踩死了。

秦軍的士兵把箭矢全部用完,也不過是射殺了數千人。

但是那些互相踩踏致死的,已經有一萬多。

“殺下去,立戰功!”

白仲下令說道。

現在的趙軍亂成一團,是最好的殲敵時機。

聽到了戰功兩個字,秦軍的士兵頓時兩眼冒光,興奮得很,無不躁動起來,熱血燃燒。

想要全殲這些亂軍,對現在目光貪婪的秦軍而言,一點難度都冇有。

“殺!”

白仲首先來到高坡下麵,瞬間就殺了數人。

其他的士兵紛紛跟隨在他的身後,興奮地喊殺著,不斷地收割屬於自己的戰功。

韓王安看到秦軍那麼殘忍,見人就砍,殺人如麻,害怕得渾身顫抖,連忙召集剩下的數十人護在自己身邊。

“章邯,你帶五十短兵,把韓王安捉了。”

白仲下令道。

“唯!”

章邯突然興奮,連忙帶人朝著韓王安殺過去。

那可是更大的戰功,雖然首要功勞是白仲的,但是他也可以在其中撈一點功勞,或許能晉升一個爵位,這不是美滋滋的。

王離和蒙恬二人帶領自己的部下,以及兩萬秦軍士兵,從北邊包抄回來,防止趙國亂軍逃跑。

庚武、任囂和張唐三人,帶領自己的部下,殺入亂軍之中,簡直就是亂殺,白仲下令讓田震和羅慶等短兵,解決一些零散的,想要趁亂逃出去的趙軍。

剩下的三萬人,全部聽從白仲的指揮,碾壓式的屠殺敵人,殺得越來越狠,越來越起勁,其中殺得最猛的還是鐵鷹銳士。

這場廝殺,持續了差不多半個時辰,總算結束了。

幾乎每一個人都像從血池裡被打撈上來一樣,血水還在他們的身上不斷滴落,地麵也被鮮血染紅了一大片。

所有的趙軍,冇有一人能逃出去。

韓王安被兩個士兵捉住,看到眼前滿地的屍體,腥臭的血腥味直衝而來,差點吐了出來。

“可怕,太可怕了!”

他喃喃自語,臉色很快變成了蒼白的。

白仲下令全部集合,又說道:“地麵互相踩踏而死的敵人,你們可以割下人頭,優先安排冇有戰功的士兵,每人得到一個人頭,然後安排戰功最少的那批。”

他抹去臉上的血水,冰冷地說道:“不許搶戰功,誰敢搶,我先弄死誰。”

“王離和蒙恬,你來安排他們。”

根據軍法,敢搶戰功的,都是死罪,可以當場處死。

“唯!”

蒙恬和王離齊聲說道。

互相踩踏而死的敵人,有一萬多人,全部收割作為戰功,能極大地鼓舞士氣。

那些冇有殺敵,得不到戰功的士兵,感激地往白仲看了過去。

在他們心中,白將軍是真心地對待他們普通士卒。

“將軍,鐵鷹銳士冇有重傷,隻有三十多人輕傷,也冇有陣亡的。”

庚武統計了一遍鐵鷹銳士的情況,便過來說道。

白仲滿意道:“要是打這種亂軍,也會重傷的話,回去三天冇肉吃。”

把一切安排下去之後,那些冇有殺敵、冇有戰功的士兵,紛紛開始去收割將軍賞賜的功勞。

便在此時,寧騰帶著數萬降兵來了。

“白將軍,王將軍擔心你們會不敵,所以讓我來……”

寧騰的話還冇說完,突然看到高坡下麵,到處是血水和屍體,彷彿人間地獄,屍山血海,後麵的話再也說不出來。

秦軍殺敵,也殺得太恐怖了吧!

前來支援的人,應該冇有活著離開的。

他暗自慶幸,當時被姚賈說服,最後出城投降。

否則南陽的十萬人,不知道還有多少能活下來的,六國都傳秦軍凶殘,不是冇有道理。

白仲回頭說道:“我這裡不用幫忙,來救韓國的是趙國,一共八萬人,被我們全殲,趙將趙蔥也被我射殺了。”

“寧郡守,救命啊!”

韓王安看到寧騰的時候,顫聲道:“寡人不想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