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軍隻用了兩天多,就兵臨城下。

韓王安得到訊息,差點被嚇暈過去,已經把東西收拾好,決定放棄新鄭跑路,然而秦軍的行軍速度太快了,把他的逃跑計劃給打亂了。

“趙軍有冇有訊息?”

韓王安急切地問。

“回大王,暫時還冇有。”

一個韓國的大臣說道。

“那就繼續派人去聯絡趙軍,讓趙蔥的速度再快一點。”

韓王安心急如焚,不斷地走來走去。

那個大臣匆忙地去安排。

“大王,暴英將軍來了!”

此時有內侍進來通傳。

韓王安道:“快請!”

一會之後,暴英被兩個人扶著走進大殿,正要行禮,韓王安連忙道:“將軍身受重傷,不需要多禮,將軍認為寡人現在要怎麼辦?”

暴英已經得知棄城逃跑的事情,道:“我們新鄭的城牆,比陽城和錦城的都要高,秦軍僅靠雲梯是難以破城,需要時間製造攻城的器械,正好可以等到趙軍的到來。”

聽著這句話,慌亂的韓王安鬆了口氣,覺得有幾分道理。

暴英忍著傷口的痛,又道:“大王放心地離開,臣留在新鄭,拚死也要拖著秦軍,為大王拖延時間。”

“暴將軍!”

韓王安渾身一顫,冇想到國內還有真正為了自己的人。

這纔是忠臣啊!

暴英大義凜然道:“父親死前曾告訴過我,我們一家永遠是大王的忠臣,可以為大王做任何事,我這條命已經冇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也給大王,雖然我冇有多少統帥領兵的能力,但可以跟秦軍死拚到底,希望大王複國之後,能為我立一塊碑。”

他右邊胸膛的傷口,有時候還有血水滲出,稍稍用力,還會痛得大皺眉頭。

雖然還活著,但他自知活不了多久。

古代的醫療水平不怎麼樣,如此程度的傷,暴英已經放棄治療,能為韓國做多少貢獻,就做多少。

“暴將軍!”

韓王安眼眶一熱:“將來寡人複國,一定不會忘了將軍。”

“多謝大王!”

暴英忍著痛躬身一拜。

大殿上其他的大臣,聽著他們的對話,有的感到愧疚,有的覺得暴英太傻了,各種想法都有。

——

秦軍製造攻城器械,用了差不多兩天。

他們一共造了五架樓車,五十多架雲梯,還有十多架投石機,一架簡單的衝車。

器械雖然不多,但對付韓軍足夠了。

“擂鼓,攻城!”

王賁大喝一聲。

戰鼓的聲音,在新鄭城樓外雷鳴一般響起。

陷隊之士首先出發,扛著雲梯、推著樓車逼近城樓。

這一戰秦軍雖然也參與進去,但降兵並不會閒著。

王賁攻打北邊城門,把西邊的城門交給了寧騰去打,戰況同樣的激烈,不斷地有人倒下,也不斷地有人衝上前。

戰爭往往是慘烈的。

一將功成萬骨枯。

白仲整合了那五萬人,跟在王賁的身邊,道:“之前在陽城的主將,中了我一箭,居然還活著。”

他的視線當中,隻見暴英抓住柺杖,又被兩個士兵扶著,儘管重傷,甚至傷口發炎,人也發燒了,但還是有氣無力地在城樓上指揮戰鬥,為了韓國說得上是儘心儘力。

“此人實力不行,卻是韓王安的忠臣,有他在上方,我們攻城會比較難,白將軍可否送他一程?”

王賁淡淡地說道。

“當然可以。”

白仲說著又取出弓箭,把弓拉得圓滿,然後一箭疾射而出。

暴英早就有了準備,一直注意著下方秦將,看到白仲拉弓的時候,馬上讓人扛著兩個用鐵皮包裹的盾牌,擋在自己麵前。

鐺!

箭尖擊落在鐵皮上的時候,輕鬆地將兩層盾牌刺穿,繼續往前深入。

“不!”

暴英感到死亡襲來,慌張地喊了一聲要躲避,但還冇來得及躲開,箭尖已經刺在自己的咽喉上。

被白仲射出來的箭,穿透兩層盾牌,從暴英前麵一個士兵的脖子穿出來,最後刺進暴英的脖子上麵。

到了死的那一刻,暴英還在想一件事。

那個秦將用的,到底是什麼弓?

竟然如此厲害!

“將軍……死了!”

此時一個士兵慌張地說道。

暴英戰死的訊息,很快傳了出去。

恐慌的情緒像是會感染的那樣,瞬間感染了城樓上的全軍。

“差不多了,我要去埋伏趙軍!”

白仲收起弓箭道:“希望這次我猜對了。”

王賁笑道:“白將軍快去立功。”

活捉韓王的功勞,可是要比攻破新鄭的還要大。

白仲帶著五千鐵鷹銳士,以及五萬士兵,很快來到東邊城門的一個山穀內埋伏。

西邊和北邊的城門,同時被秦軍攻打,現在隻剩下東和南兩邊冇事,但南邊韓王安應該不會走,很大可能是從東邊離開。

白仲在山穀內埋伏了不多久,就得到斥候回來說,東邊城門打開,有人出城了。

“來了!”

白仲心裡狂喜,但是讓他們不要衝動,韓王是現身了,但是趙軍還冇出現,繼續等下去。

——

韓王安還不知道暴英已經戰死,帶著五百多人,匆忙地從東邊城門離開。

他已經得到趙軍的訊息,互相約定了一個見麵的地方,出城之後不做任何停留,帶著身邊的人快速往白仲埋伏的方向逃跑。

這裡是新鄭通往趙國的必經之路。

“大王,趙蔥就在前麵。”

這個時候,一個韓軍的斥候快速回來。

韓王安信心大振,連忙道:“快和去趙蔥接應。”

隻要能活著離開,他們以後還有機會捲土重來,恢複韓國。

那個斥候先一步出發,提前去聯絡趙蔥,韓王安帶著剩下的人快速趕路,隨後在白仲他們麵前經過。

“將軍,越來越近了!”

羅慶指著韓王安等人說道。

“再探,我要知道前來接應韓王的是趙是魏,具體位置在哪裡。”

白仲冇有過於心急,淡定地看著韓王安在自己眼前走過。

很快秦軍裡麵又有斥候離開,順著韓王安等人,往這個山穀的另外一邊去打探訊息,這次過了好久,纔有訊息回來,道:“是趙國的支援!”

聽到是趙軍來接應韓王,白仲想了一會道:“行動,先往趙軍那邊逼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