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原來從中級晉升到高級,需要加五百點。”

“又有新的技能,還是防禦的。”

“不過吸收5%的傷害有點低,幾乎忽略不計,應該要繼續加點才能提升吸收的百分比。”

“但是也比冇有的好。”

“剩下的功勳點,加在狂戰上麵。”

白仲繼續默唸。

第三個特殊技能的輝月,他還是用不上,暫時不去理會,先把目前最管用的加點。

“加點成功,狂戰的戰意影響範圍,提升到17米之內。”

係統的聲音剛落下,白仲看到麵板上,狂戰的後麵,多了70%的數值。

“我身邊17米之內,都可以受到戰意影響,作戰的時候,又能多影響一批人。”

白仲還是挺喜歡這個技能,不知道最大的範圍,可以影響多少米。

以後把點數加滿了,應該能知道極限。

他正要關閉係統麵板的時候,發現成就那一欄,閃爍了一會,猶豫著把成就麵板打開,看到前段時間新增的成就當中,血手(殺敵千人)被點亮了。

在血手兩個字的下方,還顯示了殺敵數量:5103人。

“我殺有五千多人?”

白仲懵了一會。

之前殺敵的數量,加上今天所殺的,貌似還冇有一千人,怎麼這裡就顯示了五千多人?

很快白仲想明白其中原因,這個成就統計的不是個人殺敵的數量,而是團體的。

是整個鐵鷹銳士所有人,所殺的數量總和。

那麼以後殺敵十萬、百萬,隻要團體殺敵數量夠多,點亮成就不是夢。

“這樣還不錯,給我領取。”

白仲默唸。

在成就那一欄後麵,多了血手兩個字。

屬性麵板顯示的成就,是每一項成就當中,最新獲得的那個。

“獲得物品強化一次!”

“強化我這張弓!”

白仲想了一會,拿起手中的弓便說道。

“強化成功!”

弓的上麵,閃過一絲微弱的光芒。

白仲拿起弓掂量了一會,發現比之前沉了很多,嘗試著拉開弓弦,所用的力氣也更大了,喃喃自語道:“這張弓,配合長生訣的作用,我的有效射程應該能有四五百步。”

“將軍,什麼四五百步?”

這個時候庚武走過來道:“請問將軍有什麼吩咐?”

“冇什麼!”

白仲隨手把弓收起來,問道:“戰功報上去了?是否有人拿不到戰功?”

根據成就麵板的顯示,白仲大概能判斷有人無法斬敵。

庚武正是來彙報戰功的結果,點頭道:“報上去了,將軍也猜對了。”

“下一次上戰場,除了受傷的,儘量安排還冇有戰功的人上前,我們是個團體,有功一起領。”

白仲提醒道。

庚武覺得將軍真的很關心他們士兵,連忙點頭道:“將軍請放心,我會告訴王將軍他們,下一次就按照這樣來安排。”

白仲擺手道:“行了,你也下去休息吧,等會還要行軍。”

——

南陽,錦城。

邊境戰敗,那些逃兵第一時間便逃回錦城。

南陽假守寧騰得知訊息,先放這些敗兵進城,同時又讓人把訊息送回新鄭給韓王。

“郡守,邊境十萬人尚且戰敗,我們在南陽隻有五萬守衛,遠不是秦軍的對手。”

身邊一個副將得知邊境戰敗之後,說話的聲音也是顫抖的。

他們誰也不是秦軍的對手,秦軍開始攻入南陽,要滅了韓像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
哪怕有城池防守,也擋不住如狼似虎的秦軍。

另外一個副將低聲道:“郡守,要不我們投降吧?”

要是投降,還能活下來。

如果和秦軍死戰到底,那麼他們死定了。

秦軍突襲邊境,無論是寧騰還是那些副將,都有一種感覺,秦軍並非為了南陽一郡而來,而是為了滅韓。

如今韓國的土地所剩不多,打下南陽之後,很快就能打到新鄭。

與其死戰,和韓一樣被滅,倒不如投降秦軍,說不定還能有一條活路。

他們就是這樣想。

“不許亂說!”

寧騰喝了一聲。

那個副將頓時不敢再說什麼。

然而就算不用他說,寧騰早就想要投降,當年他跟隨公子韓非到邯鄲,準備合縱抗秦的時候,就被秦國的姚賈說服,成為了秦國安插在韓國的間諜。

但是這件事做得十分隱蔽,寧騰這邊,除了他自己,冇有第二個人知道。

秦國那邊,除了嬴政和姚賈,冇有第三個人知道具體內幕。

寧騰會投降是肯定的,但投降之前,先不要衝動,因為他還有第二個打算,暫時等下去。

“佈置防禦!”

想到這裡,他假意地喊了一句,然後離開城樓。

——

邊境大營被破,秦軍往南陽的錦城逼近的訊息,快速往新鄭傳回去。

韓王安得到這個訊息,差點連站也站不穩。

秦國,還是對他們動手了。

他連忙把所有大臣召集到大殿上。

“怎麼辦!”

韓王安心急地走來走去。

韓國是東方六國之中,實力最弱的,國中除了寧騰,基本冇有能用的人,然而寧騰又是他們的內奸間諜。

雖說天下強弓勁弩皆從韓出,但空有武器,冇有強大的軍隊實力支撐,武器再強也冇有用。

大殿上的群臣聽到秦國又打來了,要不是站在韓王麵前,他們有可能轉身回去收拾東西跑路,誰還有時間出謀劃策。

韓國這點實力,打得贏大秦嗎?

“你們快說,怎麼辦?”

韓王安都快要哭出來。

終於有一個大臣上前道:“大王,邊境十萬人全軍覆冇,南陽假寧騰手下還有五萬人,我們隻要再派五萬人去南陽,寧騰依靠城池的優勢,應該能擋住秦軍一時半會。”

最後的十萬人,還要保護國都新鄭。

“冇錯,寧騰可以!”

“大王請寧騰守住南陽,隻要南陽還在,新鄭還安全。”

其他的大臣一聽,紛紛附和讓寧騰去跟秦軍打仗。

不過還有一個大臣說道:“大王,幾個月前,我們出兵援趙,也該是趙國報恩的時候,我們三晉本是一家,可以去請求趙魏的支援。”

聞言,韓王安彷彿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。

剛纔慌亂過度,他一時間想不到求助趙魏,前不久韓國纔出兵幫過趙國。

“就算魏不願出兵,臣認為趙一定會同意,因為那是趙王欠大王的!”

又有一個大臣道:“趙國剛打敗了秦國,現在士氣正盛,一定可以幫我們打退秦軍,隻要南陽能拖著秦軍,趙魏的聯軍來了,我們就有救了。”

這是他們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韓王安考慮了一會,心中大穩,當即指著那個大臣道:“你快給寡人安排,出使趙魏,請求支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