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天之後。

大軍來到函穀關大營內。

這裡的守將,正是曾經和白仲演武的羌瘣。

那時候羌瘣回鹹陽述職,得知白仲的事情,忍不住要和白仲較量一番。

事後被嬴政訓斥一頓,配合了簡拔之後,又回到函穀關內駐守。

“王將軍、白將軍,十萬大軍就在前麵。”

羌瘣早已經得知大王要出兵滅韓,函穀關也駐紮了十五萬大軍,其中的十萬人已經在校場上等待著。

王賁拿出調兵的虎符,道:“我們休息半個時辰,再出發前往韓邊境,麻煩羌瘣將軍守住函穀關,確保我軍後路通暢,便於糧食物資的運送。”

羌瘣拱手道:“這是我應該做的,王將軍帳篷裡麵請!”

王賁也不跟他客氣,下令全軍就地休息喝水,然後往帳篷走去。

再然後,羌瘣的目光落在那五千鐵鷹銳士身上,儘管是坐下休息,但也坐得十分整齊,腰桿挺得筆直,氣勢如虹。

“果然是銳士!”

羌瘣忍不住讚歎,又道:“白將軍,兩個月前是我的不對,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那件事過後,他冷靜下來明白是自己的不對。

再看白仲如今的實力,以後的地位一定會遠遠把自己甩在後麵,羌瘣思來想去,覺得這個道歉是應該有的。

“羌瘣將軍說的是什麼?我全部忘記了。”

白仲也很知趣地冇有再糾結那件事。

羌瘣心情大悅,放下以前的顧慮,哈哈笑道:“白將軍夠爽快!”

所謂不打不相識,化解了那件事的矛盾,兩人如同老朋友一般。

半個時辰的休息,眨眼間便過去了。

十五萬大軍,加上五千鐵鷹銳士,浩浩蕩蕩地再往東邊出發。

再走了兩天,便來到秦韓邊境。

這幾年裡麵,秦以攻趙為主,和韓雖然冇有過多的戰爭,但是秦一直在吞併韓的領土。

韓王安為了應對秦國的吞併,不得不在邊境駐紮大軍,人數有十萬之多。

韓國邊境軍營,背靠的是南陽郡,是從秦韓邊境通往韓國都城新鄭的唯一屏障,這十萬人幾乎是南陽的全部兵力,也是韓國三分之一的兵力。

王賁靠近邊境之後,冇有馬上讓大軍暴露在韓軍的斥候麵前,先找一個山穀隱藏著,再不斷派出斥候監視著前方的動向。

把一切安排下去,王賁帶著兩百短兵,和白仲一起來到一處高坡上,往下方看去,韓國邊境軍營儘收眼底。

從函穀關東出,進入韓國南陽之前,他們都在秦嶺的山脈上,想要隱藏十多萬大軍,難度並不大。

“白將軍認為該怎麼打?”

王賁指著下方的韓軍軍營。

“夜襲!”

“今晚我率領部下從正麵攻入韓營,吸引敵人的注意力,將軍率領大軍,從左右兩側攻打進去。”

“我們的到來,韓軍並不知情。”

“夜晚襲擊,能把敵人殺個措手不及。”

白仲指了指下方的軍營兩邊,把自己所想的說出來。

王賁考慮了好一會,問:“白將軍隻有五千人,確定冇問題?”

“冇問題!”

白仲很有信心:“鐵鷹銳士的第一戰,從這裡開始,我要先帶他們見點血,就算失利了,我們要退出去也不難。”

“那就按照白將軍的計劃,今晚夜襲!”

王賁采用了這個計劃。

晚上。

王賁在入夜之後,依靠附近的山形地勢,把十萬大軍分作兩批,分彆來到韓營的左右兩側。

白仲和他約定了等會以放火為號,如果看到韓營之內有火光滔天,就可以殺進去。

五千鐵鷹銳士,此時已經靜悄悄地來到韓營外麵。

“將軍,怎麼打?”

王離看到前方的守衛,有點稀鬆懶散,冇有紀律可言。

也許是秦國太久冇有攻韓,讓韓國的士兵冇有多少危機感。

“準備弓弩!”

白仲說著首先把自己的九石強弓拿出來,這是在那兩個月裡麵,找人特製的,拉弓搭箭,一眼便盯上了一個守著轅門的士兵。

“殺!”

他一箭把此人射殺之後,馬上又拉弓射殺第二人。

守著轅門的有數十個士兵,他們眼看著兩個同僚直挺挺地倒下,瞬間明白有敵來襲,於是慌亂地大喊,然而喊聲剛落下,一排箭雨飛掠過來。

那數十人當場殞命。

“敵襲!”

韓營內部的其他士兵,聽到這裡的動靜之後,走到轅門一看,頓時被嚇破了膽,在這個時候有敵人從西邊襲擊而來,不用想就知道是秦軍。

大秦虎狼之師,終於要對他們動刀了。

這還怎麼打?

那些出來的韓軍士兵胡亂地拿起武器,又不知道如何反抗。

有膽子比較大的士兵,看到箭雨襲來,舉起盾牌站在前麵,一邊抵擋一邊喊道:“秦軍打過來了!”

轅門的動亂,很快傳遍韓軍全軍。

所有休息的士兵,此時拿著武器起來,但已經晚了。

白仲用箭雨開路,擊退了守衛的韓軍士兵之後,拔劍出鞘,喝道:“殺進去!”

狂暴!

狂戰!

同時開啟。

森冷的殺意,在他的身邊瀰漫,站在身邊十米之內的所有士兵,身體裡的血液都快要燃起來。

白仲第一個殺進去,手起劍落,數個要來抵擋反抗的敵人當場被殺了。

兩個月的訓練,效果在此時發揮出來。

從墨子劍法演變出來的殺敵方式,威力的確很強,近身的韓軍完全是被鐵鷹銳士壓著來屠殺。

“章邯,左邊放火。”

“蒙恬,右邊。”

“其他的跟我殺亂敵人!”

白仲趕緊下令,繼續迎著敵人殺去。

越來越多的韓軍士兵集合起來,這裡的主將匆忙地穿上戰甲從帳篷走出來,指揮士兵首先往白仲殺過去。

“殺殺殺!”

白仲殺紅了眼,帶領鐵鷹銳士不斷地穿插。

轅門旁邊已經有兩萬多韓軍聚集起來,可是在匆忙之下,手忙腳亂,得知是秦軍來了,更是毫無鬥誌,竟然還被白仲的五千人給殺亂了。

章邯終於找到機會,帶著部下的一千人,殺穿了一批阻攔的韓軍。

“點火!”

他看到帳篷附近還有數個火把,一劍將其打落,很快點燃了帳篷。

其餘的銳士見了,數十人快速去搶奪火把,全部丟在易燃的帳篷上

右邊的蒙恬,做法和章邯的差不多。

火海“轟”的一聲,在這軍營內蔓延,很快成了燎原之勢。

白仲看到計劃進行得差不多,基本整個韓營的士兵都往這邊殺過來。

韓營的主將,也摸清楚秦軍有多少人,下令道:“隻有數千人就敢來襲營,彆讓他們離開!”

“撤退!”

白仲下令往後撤

後排的銳士拉弓掩護,前排的快速退到後排,同樣拉弓掩護,很快退到轅門附近。

此時韓營的火海,越燒越旺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