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係統,給狂暴加點七十!”

白仲默唸了一句,想看看升到中級的狂暴,會帶來什麼新變化。

“加點成功,狂暴升級(中級),原功能不變,開啟新功能:吸血,當宿主殺敵受傷時,可通過汲取敵人的氣血,恢複自身傷勢,目前恢複效果為5%,和狂戰不衝突。”

“基礎力量和戰鬥力提升到100%,已達到初級的極限,晉升中級後,加點不會再額外提升。”

按照新功能的描述,隻要恢複效果足夠高,殺敵受傷時,可以一邊繼續殺,一邊恢複,再加上新的特殊能力狂戰,這樣的組合,橫掃戰場都冇問題。

白仲又默唸:“剩下的三十點,加在狂戰上麵。”

加完點之後,白仲發現自身的氣勢當中,多了一絲淡淡的戰意,再打開係統屬性麵板。

宿主:白仲

等級:2

成就:不更、屯長

功勳點:0

特殊能力:狂暴(中級)、狂戰(初級,30%)、輝月(初級)

狂戰:戰意可以增強宿主身邊,三米以內所有士兵的士氣和戰力。

白仲冇想到,狂戰還有這樣的被動技能,現在是屯長了,下一次上戰場,可以帶著部下的士兵,用戰意加持去殺敵,建功立業會更快。

隨後他的目光,落在輝月上麵。

免疫所有傷害十秒,也是個逆天的技能,關鍵時候可以保命,他想起還有一個物品強化的機會,能強化什麼?

想了好一會,白仲拿起自己剛得到的,差不多九十厘米長的秦劍,默唸:“強化我手中的劍。”

“強化成功,材質變為精鋼!”

係統的聲音剛落下,白仲手中的秦劍,原本是青銅劍,隻見光芒一閃,表麵冇有什麼特彆,但內裡材質已經變成精鋼,重量也比原來的重了一倍。

白仲提起這把劍,嘗試著揮舞,自身力量經過各種增強後,現在的劍重量剛好。

“不錯!”

他最後發現,係統還有一個小空間,金瘡藥和配方,就放在空間內,喃喃自語道:“金瘡藥可以用來療傷,至於配方,有時間再配藥。”

領取了一大堆係統的獎勵,白仲更期待,點亮其他成就,係統還會帶來什麼逆天的東西。

又想起肥之戰的事情,白仲皺了皺眉頭,自己隻是個屯長,哪怕最近表現得再怎麼耀眼,想見桓齮還是不容易,就算見到了,所說話,桓齮不一定相信。

隻能見一步,走一步。

——

鹹陽,章台宮。

秦王政揹負雙手,站在一個巨大的沙盤前麵,看著沙盤上,東方六國的大概地形,慢慢地開口道:“寡人的旗幟,一定會插遍六國,橫掃六國。”

他的語氣中,透露著征服天下的雄心。

大殿上很安靜,嬴政洪亮的聲音,不斷地迴盪著。

此時,中車府令趙高急忙走進大殿,但在跨過門檻那一瞬間,腳步稍稍放慢,來到嬴政麵前,雙手捧著一塊布帛舉高,恭敬道:“參見大王,桓將軍有奏報傳回來。”

“桓齮的奏報?”

“應該是攻趙的戰事,有了新的進展。”

嬴政目光從沙盤上抽回,將那布帛接過,打開一看,看到攻趙一戰,連赤麗還未拿下,本有些憤怒,但見奏報的後麵,還有關於白仲的戰功記錄和來曆,尋思了片刻,怒氣全消,淡淡地笑道:“有點意思。”

趙高看到大王一會憤怒,一會微笑,小心翼翼地問:“大王,可是戰局出問題了?”

嬴政冇有迴應他的話,高聲道:“傳王翦和蒙武來見寡人。”

“唯!”

趙高應聲道。

一般來說,“唯”是地位低的人,對地位高的人的應答,“諾”是地位高的人,對地位低的人的應答。

過了好一會,王翦二人,站在大殿外麵。

“啟稟大王,王將軍和蒙將軍已到。”

趙高恭敬地說道。

“進來吧!”

嬴政微微點頭。

他們二人這才走進大殿,高呼道:“參見大王。”

“大王召見臣等,是否有緊要的事情?”

王翦首先問道,態度十分恭敬。

嬴政看了看手裡的布帛,道:“寡人剛得到桓齮的奏報,出征一個多月,連赤麗一城還未攻打下來,你們認為該如何?”

原來是因為此事!

王翦高聲道:“赤麗是邯鄲北邊重城,防守的兵力不少,如若桓將軍攻打不下來,臣請願出戰,和桓將軍聯手,蕩平趙國北部。”

“臣也請願出戰!”

蒙武連忙附和道。

嬴政又道:“出戰一事還不急,寡人有一件事,想知道你們的看法如何,桓齮的奏報中,還說有一個新兵,以個人能力,斬敵五十二人,兩位身經百戰,認為是否有可能?”

“不可能!”

蒙武一聽便搖頭道:“戰場上危機四伏,新兵能活下來已經很不錯,要斬殺敵人五十以上,必須指揮大軍作戰才能做到,個人能力再強也難。”

王翦有些生氣道:“短時間無法攻下赤麗,其實問題不大,但桓齮竟敢胡亂上奏這種虛假的戰功,企圖抵消戰場失利的過錯,實屬不該,臣請求把他召回,臣親自去攻打赤麗、宜安等城。”

哪怕是趙高聽了,也覺得太不可思議。

嬴政問道:“聽說上將軍的孫子王離,也在桓齮軍中磨鍊?”

“是的!”

王翦大義凜然道:“臣請願去攻打赤麗,絕不會因為王離和臣的關係,對他百般照顧,擾亂軍紀。”

嬴政說道:“上將軍多慮了,寡人想說的是,王離也為那個殺敵五十二人的新兵作證。”

說著他把布帛一揚,旁邊的趙高會意,接過來送到王翦和蒙武麵前。

“這……”

王翦看完之後,當場就傻了眼,剛纔反對得那麼劇烈,馬上就被自己的孫子坑了,連忙道:“這個臭小子,臣這就把他叫回來,先打得他三個月不能出門,再交由大王處置。”

說完他暗地裡捏了一把汗,要是真的出問題,整個王家都有可能被王離連累。

嬴政冇有生氣,反而相信了奏報上的內容,又道:“上將軍莫要激動,萬一那個人,是真的有這個能力?”

“臣認為不可能!”

蒙武拱手道:“哪怕當年的武安君白起還在,以個人的勇武,也做不到這個程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