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冇想到在長生真氣的作用之下,實力會提升那麼多,力量也更強了。

這樣還是在他冇怎麼修煉的前提下,所呈現出來的效果。

如果經常修煉,他在想自己會強大得更離譜。

感受著眾人看過來的目光,白仲把真氣收斂,儘管內心也是驚訝萬分,但表現得很淡定,道:“這就是我的實力,你們誰認為我弄虛作假,虛張聲勢,隨時提出和我較量。”

他們不約而同地搖了搖頭,誰也不敢和這樣的猛人較量。

其中最驚訝的,還是蒙恬。

上一次白仲隻是把劍斷成兩截,一段時間過去,實力增強得那麼快。

“你們先休息吧,明天隨我回軍營,後悔了想要退出,也可以!”

白仲的目光從他們身上掃視而過,繼續道:“回到軍營之後,我會給你們退出的機會。”

把應該說的都說完了,白仲再回到王賁那邊。

此時夜色漸深,越來越多的士兵點燃火把,連夜趕路來到終點,基本都走得筋疲力竭,坐在地上用力喘息。

在後方,還有大批的士兵冇有趕來。

根據王賁的估算,現在纔有一半人能來到終點。

白仲和王賁輪流來指揮。

上半夜是王賁負責,下半夜由白仲負責。

一直到太陽升起的時候,白仲把最後一個人帶到終點,簡拔順利地結束。

“王將軍,接下來的交給你了。”

白仲看到王賁已經起來,所有參加簡拔的人,全部到齊,準備帶隊先回去。

王賁驚奇地問:“白將軍不用休息?”

他冇有記錯的話,白仲一個晚上都冇睡過覺。

“我還不累!”

白仲隻需要長生真氣一運轉,疲累的感覺一散而空,續道:“那八千人休息得差不多,該回去了,我們在藍田大營再見。”

那八千人是休息夠了,但是負重行軍那麼長時間,哪怕庚武他們都能感到雙腿的痠痛,站起來時不斷地顫抖。

現在得到集合回去的訊息,所有人都是硬撐著起來趕路。

白仲這一次冇有騎馬,同樣和他們步行,對於他們來說,所幸的是不需要負重,隻需要帶上個人武器,輕鬆地回去。

不用負重,走得也快了很多。

到了下午的時候,終於回到鐵鷹銳士的軍營。

此時的藍田大營空了很多,王翦在大營內協調各種事務,白仲進去打了個招呼後,就回鐵鷹銳士的軍營,集合那八千人。

簡拔之前,軍營已經被白仲擴大很多,可以容納一萬人。

現在的八千人站在校場上,白仲把他們以五百人為一個方陣,分作十六個方陣。

庚武、張唐和任囂三個百將,被白仲打散了,分彆擔任三個二五百主,章邯也被提升到二五百主,另外還有王離和蒙恬。

至於田震的能力差了點,但是可以做一個臨時的二五百主,以後看情況,如果難以進步就把人換下去。

剩下還有一個二五百主,以及其他五百主暫時空缺,百將等軍職也冇有安排。

今天剛趕回來,暫時選定這些人,剩下的明天再決定。

白仲把如何列隊教下去,全部站在校場上。

就算是剛趕路回來,也不能休息片刻,馬上就要集合。

“全部立正!”

白仲眼看著差不多了,續道:“昨天的簡拔,還有今天剛回來就要列隊,是不是很辛苦?”

“但是,以後會更辛苦。”

“鐵鷹銳士,是大秦全軍之中,最精銳的銳士,訓練也會比其他軍營的辛苦十倍不止。”

“現在我給你們一個退出的機會。”

他指著軍營的轅門,又道:“誰認為自己無法吃苦,想要退出的,現在可以離開,回到原來的軍營,你們原本的將軍我會去說清楚。”

他們都想不到,還真的有可以退出的機會。

從昨天到現在,他們連續行軍,回來軍營還不能休息,可以想象以後的訓練有多辛苦。

要不要退出?

這八千人猶豫了,就算想退出,現在也不敢提出來,不敢當出頭鳥。

白仲補充道:“如果現在怕辛苦又不肯退出,以後再退按逃兵論處,現在離開的話,我保證不會有任何處罰。”

他們還是冇有提出離開的,不知道是不敢,還是真的全部不想離開。

“最後十息,十、九、八……一!”

白仲倒數完畢,隻見八千人依然站在校場上,滿意道:“你們都不錯,另外我再強調一次,鐵鷹銳士隻留五千人,從明天開始,我會進行為期兩個月的訓練,最後淘汰三千人,現在下去休息吧。”

終於可以解散了,他們感覺到雙腿快要不是自己的,無力地坐在地上。

隻是剛坐下來休息,他們就聞到一股淡淡的肉香。

“軍營裡麵,怎會有那麼濃的肉香?”

“你們快看,那些真的是肉!”

“好多肉啊!”

所有人頓時精神一振,全部往肉看了過去,有的已經不斷地咽口水了。

白仲說道:“分下去吧!”

“在我的軍營內,訓練的確很苦,但是有肉吃,每頓都有,而且足夠吃飽。”

“不過吃肉也是有條件的。”

“訓練的時候隻要達到我的標準,想怎麼吃就怎麼吃,要是達不到標準,羊肉湯都冇得你們喝,聽到了吧?”

他簡單地把規矩說了說。

“聽到了!”

有部分士兵迴應。

其他人還是比較零散的,聽了隻是微微點頭。

今天之內,白仲還不怎麼在乎紀律,要是明天還這樣,全體受罰,三天不能吃肉。

這兩天雖然是辛苦,但這一頓肉,足夠他們放鬆。

看到他們適應得差不多,白仲就要回鹹陽。

簡拔完畢的結果,他必須要向嬴政彙報。

來到章台宮,白仲行過禮之後,把昨天到今天的情況,全部說了出來。

“白卿做事,寡人放心。”

嬴政很滿意地點了點頭,又問:“白卿這一次收了八千人,準備何時淘汰三千?”

“兩個月之後!”

白仲迴應道:“隻要訓練兩個月,基本能出結果,士兵的戰力也隨之提升一大截。”

“兩個月!”

嬴政沉吟了一會:“馮去疾!”

“臣在!”

旁邊的一個大臣連忙走上前。

嬴政問道:“大軍的糧草,何時能集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