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賁的身後,還有五千士兵準備著。

這些人負責最後的考覈,以及清點通過的人數。

秦國的一裡,換算到後世的單位,約415.8米,一百裡就等於四十多公裡。

白仲騎快馬趕路,速度自然很快。

那些士兵揹負四十多斤,中間不能休息,一直不斷地趕路,走四十多公裡需要很長時間,哪怕這個年代的士兵,行軍打仗都是步行趕路,已經習慣了長時間遠距離行軍,在負重的前提下速度也快不了多少。

等到第一批士兵趕到終點時,太陽快要下山。

“將軍,來了!”

前方的士兵連忙跑過來。

王賁說道:“準備!”

他們再等了一會,果然看到第一批士兵來到終點的位置。

白仲遠遠地看去,暗想他們冇有讓自己失望。

第一批的人,正是張唐等鐵鷹銳士的老兵,然而他們剛剛靠近,王賁就安排五百人往他們衝過去。

“殺!”

那五百人喝了一聲,做出一個衝殺的陣勢,手中的劍都是真傢夥。

“防禦!”

張唐他們三個百將齊聲喊道。

負重行軍趕路,本就累得不行的士兵,此時快速進入狀態,擋下了第一批進攻,甚至還有要反攻的趨勢。

“過!”

王賁擔心打起來會有損傷,看到這三百多人跑完一百裡還有作戰的能力,果斷地下令。

兩批士兵快速分開。

“將軍,鐵鷹銳士三百六十四人全到,我們冇有讓你失望。”

庚武喘息著高聲喊道。

“到!”

其他人又興奮地說道。

雖然是累,但走在第一批,成就感直接拉滿了。

看以後誰還敢說,他們鐵鷹銳士是廢物。

“行了,不要再炫耀,都下去休息吧!”

白仲揮一揮手,看似漫不經心,但是眼眸裡也充滿了成就。

自己帶出來的第一批兵,當然要有點成就感。

“唯!”

他們趕緊到後方休息喝鹽水。

鹽水也是白仲提出的,運動、訓練過後喝鹽水,才能更好地恢複。

王賁拍手道:“我就知道,鐵鷹銳士的老兵是第一批到達。”

“他們要是敢不在第一批,回去有他們好看。”

白仲的話剛剛說完,他們兩人都哈哈大笑。

又過了好一會,前麵的士兵再來報,第二批人來了。

“動手!”

王賁一聲令下,等到那些人來到終點,快速衝上去動手。

“按照我們商量好的,集合反擊!”

那批人當中,首先說話的是蒙恬。

他們一共有兩百多人,王離、章邯都在其中,顯然是來的時候就商量好戰略怎麼應對,很快也能擋下王賁的進攻,勉強可以反擊。

“過!”

王賁又道。

他們才分開,全部站在白仲和王賁麵前。

“不錯!”

白仲看到有幾個熟麵孔的人。

除了章邯,田震也在其中,他們也冇有讓白仲失望。

“阿翁,我們還算快吧?”

王離一邊喘息,又一邊笑著說道。

王賁的臉上也有些驕傲,揮手道:“行了,全部下去休息吧!”

對於自己的兒子,還有蒙恬那小子,可以集合兩百多人一起通過考覈,說明具有領軍能力,王賁是挺意外,但是也很驕傲。

他們繼續等下去。

陸陸續續有一些士兵來到終點,部分人可以通過考覈,有作戰的能力,部分人冇有。

當然也有一部分人,故意放慢速度,儲存體力,最後有能力通過的都能加入鐵鷹銳士。

一直到了晚上,白仲才湊夠八千人。

“王將軍,人數夠了,讓後麵的人放慢速度,再來休息吧!”

白仲清點完了人數之後,便找到王賁說道。

王賁看著身邊的幾個短兵,道:“你們騎快馬去傳訊息,讓後麵的人放慢速度,可以原地休息,慢慢再趕過來。”

簡拔到了這個時候,基本算是結束。

安排幾個短兵出去之後,王賁又道:“以前司馬錯將軍的簡拔,負重要八十斤,白將軍減少了一半,選出來的人確定有潛力?”

白仲解釋道:“如果按照司馬錯將軍的標準,十六萬人當中,不知道能否有兩千人符合我們想要的標準,減負一半差是差了點,但後續可以繼續練。”

王賁說道:“白將軍的練兵方式,我也見過,十分艱苦,但效果極好。”

“平時多流汗,戰時少流血。”

白仲鄭重道:“我把他們帶上戰場,也得儘可能把他們全部帶回來,少受一些傷。”

王賁唸叨著那句話,肅然起敬道:“白將軍說得好,多流汗,少流血,白將軍所想的,大多是為了士兵,我們都不如你。”

白仲說道:“我就是亂說的,先去看看通過的士兵如何,接下來就麻煩王將軍。”

說罷,他往後方去了。

那八千人大部分都要累趴了,緩過來後,坐在地上休息,也有飯菜送上來,很多人都能分到數塊肉。

這些肉,也是白仲去找烏倮要的。

“將軍!”

任囂似是完全恢複,他們首先站起來迎接。

其他士兵也要起來,白仲擺了擺手道:“你們繼續休息,不用起來,我叫白仲,以後就是你們的將軍,你們雖然通過了簡拔,但不代表可以繼續留在鐵鷹銳士,我還會淘汰三千人。”

他們聽著,一言不發。

“你們一定在想,我那麼年輕,隻是一個軍侯,憑什麼如此折騰你們?”

“如果是藍田大營的士兵,應該知道那天演武的事情,如果不是的,可以互相問一問。”

“另外,你們或許覺得我的實力不配。”

白仲走在他們中間,隨便挑了一個士兵,問道:“能否借劍一用?”

“可……可以!”

那士兵說道。

白仲拿起他的劍,續道:“我有記載的殺敵記錄,是一百零九人,是我個人能力殺的,不信的話隨時去查,至於現在……”

他右手拿住劍柄,左手拿住劍尖,正想用力,忽然一股氣流貫穿了雙手。

“長生真氣!”

這是白仲根據長生訣的來曆,給這股氣流的命名,以前還冇嘗試過用力時再用長生真氣加持。

現在真氣主動冒出來,白仲感到雙手充滿了力量。

眾人隻聽到“砰”的一聲。

那把秦劍,斷成了十多截,散落滿地。

白仲本想將其折斷成兩截的,卻被長生真氣繃斷成這樣,多少有些意外。

至於那八千士兵,全部看到這一幕,不少人甚至驚撥出聲。

徒手斷劍,還是斷成十多截。

這個將軍,也太強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