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們三人回到鹹陽,便各自分開。

白仲首先回家,卻發現白蘭並不在家裡。

“蘭兒去哪裡了?”

白仲找到現在的管家子衿。

他不在的時間裡麵,家裡的一切,都是子衿負責管理,聞言便說道:“小姐經常去旁邊的府邸和一個夫人聊天,應該還在那裡。”

“鄰居的夫人?”

白仲心裡想著,正要去找白蘭。

這一帶算是鹹陽城內的貴族區域,住在這裡的都不是普通人,他擔心蘭兒懂的不多,容易被彆人欺負。

不過剛走到門外,正巧看到白蘭輕快地走回來。

“大兄!”

白蘭終於看到兄長回家,歡呼一聲,開心地跑過來,又道:“我還以為大兄去打仗了,那麼久都不回來。”

白仲柔聲道:“現在不用打仗,你跑去哪裡玩了?”

“我認識了一個鄰居,是個很好很好的夫人,對了她剛纔送我一塊玉。”

白蘭從衣領裡麵,拿出一塊玉佩吊墜。

這是一塊上好的藍田玉,溫潤細膩,一看便是價值連城。

白蘭又有些擔心地問道:“這塊玉應該很貴,要不我還回去?”

她雖然是把玉佩吊墜收下了,但當時無法拒絕,作為一個普通女子,對於突然得來的財物,心裡是猶豫的。

然而,她又很喜歡玉佩,所以纔會拒絕不了,不知不覺地戴在身上。

“你都收下來了,再還回去就很不禮貌。”

白仲看得出來她喜歡,安慰道:“下次蘭兒帶我去拜訪那位夫人,我再回禮即可。”

“大兄說得有道理。”

白蘭很快把這個憂慮放下,又道:“大兄,你要儘快把鈺兒接來,我一個人在家裡,什麼也不用做,也不知道可以做什麼。”

白仲不在的時候,她是家裡唯一的主人。

平時想要做什麼,隻要讓子衿發現了,會馬上安排其他下人接手,什麼也做不成。

“我知道了,等我完成這裡的事情,就可以回去接鈺兒來鹹陽。”

白仲可以理解這丫頭的心情。

以前在常興裡,可以到處去,在這裡人生地不熟,好不容易纔能認識一個鄰居的夫人,也許對方也是空虛寂寞的人,多往來幾次就互相熟悉了。

“大兄最好!”

白蘭開心地笑了,又道:“我去為大兄做吃的,這次誰也阻止不了。”

她找到了做其他事情的理由,連忙往庖廚走去。

過了一會,子衿回來著急地說道:“將軍,小姐她要親自做飯,我們都阻止不了。”

“不用阻止,讓蘭兒去做吧。”

白仲搖頭說道。

過了好一會,白蘭把親手做的黍臛端到廳子上,開心道:“大兄,不許剩下來,我看你每天在軍營,肯定又瘦了。”

在軍營每天都吃肉,雖然會訓練,但不可能瘦。

看著妹妹這麼貼心,白仲就算吃飽了,還是全部吃完。

白蘭終於有一點滿足感,隨後一個晚上,都圍在白仲身邊,說起這幾天去見那位夫人的事情。

經過她的描述,白仲可以判斷那個不知道是誰的夫人,大概三十來歲,長得十分漂亮,家裡超級有錢,有可能是經商的。

晚上。

白仲回去房間,想到今天又提升爵位,正要打開係統麵板。

“大兄!”

白蘭恰好推開門,露了個小腦袋進來,問道:“冇打擾你吧?”

白仲搖頭道:“蘭兒怎會打擾到我,有什麼事情嗎?”

白蘭放心地進來,輕聲道:“大兄,其實我想常興裡了。”

這裡雖然好,過得也很舒服,但是和常興裡比起來,少了很多自由。

“我明白蘭兒想回去了,我以前承諾過要讓蘭兒過上好日子,如果我來了鹹陽,把你留在常興裡,也不放心。”

白仲輕揉著她的秀髮,安慰說道。

白蘭坐在榻上,抱著他的手臂,用軟綿綿的聲音道:“蘭兒知道大兄對我很好,剛纔的話就當是我不聽話,隨口亂說的,以後還能去見那個夫人嗎?”

隻要她冇有被欺負,白仲是不會拒絕的,點頭道:“當然可以,不過在彆人家裡,不許不懂事,我們家裡也冇什麼禮物,要不然可以先帶一個過去回禮。”

“有啊!”

白蘭輕輕一跳,從榻上下來,好像一陣清風般推門離開,過了好一會纔回來,手裡拿著一條精緻名貴的明珠項鍊。

白仲好奇地問:“這是從哪得來的?”

“房間裡,放在一個小盒子內,大兄不在的時候,我無聊地到處找找,把這個找出來了。”

白蘭有些懵懂道:“小盒子裡,還有很多首飾,全部都是很貴的,送我們屋子的人,為何還要送這些東西?”

原來是烏倮故意留下來的。

他為了結交白仲,所做的還不少。

不過也是趙高出麵,又有嬴政的原因在其中,烏倮才如此大方。

反正他們商人也不差錢,白仲不覺得有什麼問題,解釋道:“因為我很厲害,他想巴結我,所以送了這些禮物。”

白蘭擔心地問:“這樣會不會對大兄不利?”

她突然覺得,這些首飾有點燙手。

以前在常興裡,她見過上一任裡正因為受賄被罰,雖然她不懂律法,但正巧是知道這一點的。

“當然不會!”

白仲說道。

“那就好,明天我送去給夫人做回禮!”

白蘭鄭重地收起來,又道:“我不打擾大兄休息,明天還要去軍營。”

說完了之後,她心滿意足地離開。

“這個丫頭!”

白仲笑了笑,隨後把成就麵板打開,默唸:“領取!”

“獲得心玉佩一塊!”

係統的聲音剛落,白仲看到空間裡麵,多了一塊紅色的玉佩,剛纔聊到了玉佩,係統就給了一塊玉佩,來得有點巧合。

取出來一看,他覺得這玉佩很特彆,上麵有著神秘的紋路,古樸而悠遠,散發出讓人心悸的力量。

白仲拿在手裡看了看,在燈火之下,可以看到紋路當中,雕琢著一個字——心!

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

他看得不是很懂。

那力量的感覺,依舊縈繞在玉佩上,除此之外冇有任何特彆的地方。

端詳了好久,白仲看不出有何作用,可能隱藏著特殊的秘密吧,隨手放回空間內,再道:“打開屬性麵板!”

宿主:白仲

等級:3

成就:右庶長、軍侯

功勳點:0

特殊能力:狂暴(中級,200%)、狂戰(中級)、輝月(初級)

成就那一欄上麵,是爵位和軍職同時顯示。

至於加點和升級,現在還不用打仗,暫時冇有功勳點提升。

“準備要滅韓了!”

白仲在想自己應該能上戰場,又有建功立業的機會。

根據他的猜測,嬴政會在鐵鷹銳士的訓練初有成效,今天的金瘡藥大量生產出來之後,正式出兵滅韓,應該不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