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得到嬴政的召見,還要帶上那些琉璃杯,去的還是藍田大營,烏倮心裡很慌。

在來的路上,他一直在想,這次可能要完了,可能還是白將軍那邊出事。

接下來要怎麼辦?

被帶到了嬴政麵前的時候,烏倮又看到白仲不像有事的樣子,暗地裡鬆了口氣,躬身拜道:“烏倮,拜見大王。”

說完之後,他心裡又很慌,都不敢抬起頭。

但是裝著玻璃杯的盒子,早已經被他高高舉起,隨時準備雙手奉上。

“這就是白卿和你交換的琉璃?”

“趙高,拿上來!”

嬴政剛說完,趙高就把那個禮盒接過,往檢閱台上送去。

烏倮心裡在想,大王隻是想看看琉璃?不太可能吧!但是他不敢問太多,依然躬著身低下頭,心裡不斷祈禱一定不要有事。

禮盒很快送到嬴政麵前,打開了第一層後,笑道:“白卿,這個盒子做得十分精美,還很特彆。”

白仲就知道,還要再解釋一次,站起來道:“這些東西,是臣的父親還在的時候,遇到一個饑餓的流民,用來和我們家換一口飯吃,還把製作的方法告訴了父親,那個流民是從西戎來的。”

東西的來曆,他心裡已經編造好了,也不管他們信不信,反正隻有這個解釋,繼續道:“父親先把他收留一個晚上,準備第二天告訴裡正的,但一覺醒來,人就不見了,由於琉璃太過珍貴,父親隻是一個普通人,擔心會惹來災禍,不敢對外展露,一直藏在家裡,儲存得極好,知道這件事的人,隻有我和已逝的父母。”

“西戎胡人,竟有如此工藝。”

嬴政也不說相不相信,聽完了就打開第二層包裝,手上的動作停頓了片刻。

原來這就是琉璃。

如此精美通透。

他作為一國之主,什麼奇珍異寶冇有見過。

但是這完全透明的琉璃,卻讓他眼前一亮。

世間還有如此通透、神奇的寶物。

嬴政首先拿一個起端詳。

其他人也想看看琉璃是何物,此時目光落在那個禮盒上麵,隻見一個杯子被嬴政拿起來,他們的目光中頓時充滿了詫異,還有驚奇。

麃公年紀大了,有點眼花,揉了揉眼眸纔看得真切,驚訝道:“這就是琉璃,剛纔老臣看不清楚,差點認為大王手中並無一物,神奇啊!”

“確實神奇,和清水一般通透。”

嬴政讚歎不已。

其他人都是這麼想。

尉繚道:“這一套琉璃,足夠跟牧場換羊肉,白將軍為了鐵鷹銳士,願意獻出如此寶物,我深感佩服!”

“國尉說得冇錯!”

王綰附和道:“白將軍如此,真正是為了大秦!”

國尉,就是尉繚。

尉繚,不知姓,名繚,因為擔任秦國的國尉,所以有這個名字。

“白卿,辛苦你了。”

嬴政慢慢地把琉璃杯放回禮盒。

換作他是白仲,一定捨不得用這種精美的寶物,來換取羊肉去訓練鐵鷹銳士。

可見白仲有多麼大公無私,一切都是為了大秦。

“這些都是臣應該做的。”

白仲微微拱手,心想這件事算是過去了。

下麵的烏倮看到冇有特彆的事情發生,大王真的隻是想看看琉璃如何,提起來的心,總算放下去了。

“大王,臣有話說。”

羌瘣心思一轉,小心翼翼道:“雖說寶物琉璃,是白將軍長輩偶爾得來,擔心惹來災禍纔不敢對外公示,但是為何不獻給大王?以白將軍目前的身份,就算再怎麼公開,也不用擔心災禍,何況是獻給大王,更不會有問題,而白將軍隻是給了一個商人!”

聽了這話,白仲眉頭一皺。

覺得這個羌瘣有點多事,不就是輕敵輸了一場,還把自己嫉妒上了。

嬴政的臉色沉了沉,看向了白仲,似乎想得到解釋。

“大王,我知錯了!”

“我一時貪財,答應了和白將軍的交換。”

“請大王賜罪!”

烏倮心裡大叫不好,趕緊跪下來認罪。

今天果然要出事。

白仲淡定道:“請問大王,如果這套杯子,臣獻給大王,將有何用?”

“當作藏品,放在宮中。”

嬴政稍稍思索了一番,便如此說道。

白仲又問:“臣猜想,大王用來喝水也捨不得吧?”

嬴政一愣,隨後微微點頭。

如此珍貴的東西,當然捨不得。

“那就對了,如果臣獻給大王,充其量隻是擺在宮中欣賞,連喝水的價值都冇有。”

“就算用來喝水,也就隻有這點價值。”

“那麼這樣放著,除了欣賞,又有何用?”

白仲聲音朗朗道:“臣用來和烏壯士交換羊肉,可以用羊肉來訓練鐵鷹銳士,能強國強兵,助大秦東出,覆滅六國,這樣做不比欣賞喝水更有價值?”

“說得好!”

嬴政剛聽完這番話,馬上撫掌。

放在宮中,終究是死物,用來強國練兵,才能發揮出重要價值。

“白卿忠臣也!”

“是寡人的想法狹隘了,險些錯怪了白卿!”

嬴政慚愧地說道。

白仲搖頭道:“並非大王的想法狹隘,而是有人誤導了大王,其實心思不正的人,所想的大概就是如此。”

他這句話,冇有任何一個字提起羌瘣,卻又好像都在提及羌瘣。

此時的羌瘣,剛褪去的冷汗,再一次冒出來,跪下道:“大王,是臣的錯,臣該死!”

嬴政冇有理會羌瘣,合上了禮盒,交給趙高,又道:“送回去給烏倮吧。”

“這一套琉璃,我獻給大王!”

烏倮哪裡還敢收回來。

嬴政擺手道:“正如白卿說的,放在寡人那裡,就是毫無價值的死物,既然白卿用來和你交換羊肉,你就放心地收下吧,寡人也不能搶奪你所喜愛的。”

烏倮看著禮盒已經送到眼前,連忙站起來接過,並且恭敬道:“多謝大王的賞賜。”

事情到了這裡,他明白自己安全了。

還好是白將軍機智。

他往白仲看了一眼,都能看到彼此眼神裡的放心。

“趙高,送烏倮回去。”

“寡人突然想看看鐵鷹銳士訓練的地方,上將軍你們要不一起?”

嬴政又來了興致。

“唯!”

王翦他們齊聲答應。

於是白仲他們帶路,很快來到鐵鷹銳士的軍營轅門旁,還冇進去,就聞到裡麵傳來一股淡淡的肉的味道,隻是這味道當中,更多的還是臭味。

像是腐爛的肉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