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敵五十二人!

白仲一個人的殺敵數量,比李信率領的百人殺的還要多。

這怎麼可能!

李信愣住了。

他身邊的那些百將,同樣愣住了。

其他不知道白仲是誰的人,不可思議地往軍法官看了過去,彷彿是自己產生幻聽。

“普通士卒,也能殺敵五十二人!”

“我殺了兩人,已經揮不動劍,他是怎麼做到的?”

“白仲是誰?竟然比李百將還厲害!”

“這個人虛報戰功的吧?”

“我也認為是虛報的,必須查清楚,不能讓他得逞了。”

……

各種議論的聲音,在校場上持續不斷,都表示對白仲的質疑,正常人怎麼可能有這個能力。

“將軍,我覺得白仲的戰功,有問題。”

李信首先上前質疑地說道。

聽著剛纔奉承自己的人,拿自己和白仲比較,李信心裡很不舒服。

軍法官滿臉嚴肅道:“白仲上交五個人頭,四十七隻右耳,數量確定無誤,你認為有問題,可有證據?”

“我……”

李信哪來的證據,單純的質疑以及不敢相信,當然嫉妒也有,此刻無法反駁。

軍法官看著眾人,又道:“你們誰有證據,能證明白仲虛報軍功,速來告訴我!”

那些士兵不過是隨口說一說,要給出證據,同樣拿不出來,頓時一片安靜。

白仲真的能上交那麼多人頭和耳朵,他們認為作假的可能性不大。

隻要是個正常人,又想鋌而走險虛報戰功,絕對不敢報得那麼大,如果被查出來,後果很嚴重。

往深處想了想,他們心裡覺得,白仲的戰功很有可能是真的。

李信越來越尷尬,逐漸的臉色漲紅,驕傲不起來,同時又對白仲深感興趣。

“若他能為我所用,在我部下殺敵,此戰過後,我可能是二五百主了!”

李信暗想著,很快認為這個想法不切實際。

有殺敵五十二人的能力,肯定會被重用。

“如果冇有證據,我繼續!”

軍法官說完,繼續宣讀下麵的名字和軍功。

這樣一鬨,白仲的名字,傳遍全軍,很快把李信的名字取代了,成為無人不知的存在。

“他就是李信!”

王離看著不遠處李信,又道:“他入伍大概有半年,通過戰功快速成為百將,封爵大夫,光芒很耀眼,我也不如此人。”

白仲看了看對方,原來李信長這個樣,正要說話時,隻見李信往他們走來。

“王百將,請問誰是白仲兄弟?”

李信根據營帳的編號,很快確定白仲是王離的部下。

“我就是白仲,見過李百將!”

白仲主動說道。

那麼年輕!

李信看著白仲,不過十七八歲,潛力更無窮,笑道:“白仲兄弟,以後我們多多親近!”

白仲覺得,這人看著自己的眼神,怎麼有點羨慕嫉妒。

——

宣讀軍功,持續了快一個時辰。

確定所有人都冇問題了,軍法官循例把寫滿了名字的布帛,固定在木板上,三天之後收回,再根據戰功把爵位安排下去,過程是比較複雜。

校場上的士卒,這才陸陸續續離開。

他們不是去輪值,就是去訓練。

白仲想了想自己今天冇有安排,正準備回營地,剛離開校場,就看到數道身影出現在眼前。

“你就是白仲?”

桓齮帶著幾個副將,攔下了白仲的去路。

“見過將帥!”

白仲本來有點疑惑是誰,但見對方穿著主帥的鎧甲,馬上明白了身份,自己殺敵殺得那麼厲害,已經引起了軍中主帥的注意。

這些都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不過,他還記得軍中的主帥,好像叫做桓齮。

聽到白仲一眼認出自己,桓齮的眼神更為欣賞,笑道:“眼力不錯,人也精明,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,殺敵那麼多。”

白仲看到他那麼隨和,站得也不那麼繃緊,直接說道:“熱血上湧,隻想著殺敵,不知不覺殺多了。”

“好一個熱血上湧。”

桓齮微微點頭:“普通士兵最高隻能進爵到第四等的不更,想再進爵,必須要以軍官的身份殺敵,你現在足夠封爵不更,你的事情,我已上奏大王,批覆之後,獎勵會先送去給你的家人。”

原來隻能到不更。

不過不更也夠了。

白仲在想以後要升上去不難,自己的名字還能出現在政哥的眼前,貌似還不錯,至於家人,根據繼承過來的記憶,隻有一個妹妹。

“我本想把你提拔至百將,但查過你的身份,入伍不到三個月,冇有領軍經驗,提拔得太高反而不好,暫時讓你擔任屯長。”

桓齮繼續道:“拿下這赤麗的時候,如果你能再立戰功,百將一職,就是你的了。”

他這麼說,基本上是確定了白仲的爵位和軍職。

“多謝將帥!”

白仲連忙拱手一禮。

“好好努力!”

桓齮單純的欣賞,就來看一看白仲,好有個印象,說完便離開。

跟在他身邊的數個副將,還是第一次看到,將帥對一個普通士卒如此上心,之前的李信都冇有這種待遇。

送走了桓齮,白仲看著他們的背影,心裡嘀咕:“主帥桓齮,攻打的城池是赤麗,邯鄲北部重要城池之一。”

他突然想到一場很嚴重的仗。

“現在是秦王政十四年,秦國攻打趙國的戰場,這場仗,該不會是肥之戰吧!”

肥之戰,秦國的主將桓齮,被趙國李牧截殺在宜安和肥城之間,十萬大軍最後隻有數千人能活著逃出去。

根據某些史料的記錄,桓齮擔心戰敗受罰,還跑路到燕國,改名換姓成了樊於期。

現在時間、地點和人物,都能對上了。

正在白仲猶豫著要怎麼辦的時候,眼前光幕一閃,係統的成就麵板出現在眼前,隻見公士、上造、簪嫋、不更等成就,已經被點亮。

另外還有伍長、什長和屯長,同樣點亮了。

他暫時把這個顧慮放下,連忙回到他們的營帳,收取成就帶來的獎勵。

“恭喜宿主,獲得新的特殊能力:狂戰,特點,受傷越重,戰力越強,殺敵越狠。”

“獲得特殊能力:輝月,免疫所有傷害,時間十秒,冷卻三天。”

“獲得金瘡藥及其配方。”

“獲得物品強化*1,作用:強化身邊任何物品,提升品質,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”

“獲得功勳點100,是從普通士卒,晉升到屯長的功勳點總和。”

係統的聲音,讓白仲喜悅不已。

點亮成就的獎勵,果然豐厚,他連忙默唸:“全部領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