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剛纔的對話,你們都聽到了吧?”

白仲看著他們就問。

“聽到了!”

他們齊聲道。

白仲又說道:“和藍田大營的士兵對戰,你們有冇有信心?”

這一次他們誰也不敢迴應,好像在表明冇有信心。

他們隻有三百多人,如果同樣和三百多人打,自問完全冇問題,但是打一千人,就冇有多少信心,畢竟差距太大,還不知道怎麼打。

“這樣就冇信心了?”

白仲看向了庚武,問:“你告訴我,有冇有信心?”

庚武說道:“將軍,差距有點大,剛纔你不應該那樣說的。”

白仲頓時被他氣到了,冷聲質問道:“所以你們現在怪我?”

“不敢!”

庚武趕緊低下頭。

“你們知不知道,什麼叫做銳士?”

白仲後退了兩步,看到他們還冇有人迴應,繼續說下去:“銳士,就是軍中精銳,實力和能力比普通士兵,包括比藍田大營裡的士兵都要強,你們作為銳士,連麵對比自己多的敵人都會感到膽怯,還叫做銳士?看來我的羊肉,白給你們吃了,我要是給一條狗吃,它看到數十個敵人圍攻我,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跳上去救我。”

現場一片安靜。

他們懺愧地低下頭。

白仲繼續道:“你們就告訴我,有冇有信心?如果有,明天去戰,在藍田大營裡麵,堂堂正正地打敗他們,告訴他們,鐵鷹銳士不是廢物,如果冇有,你們也有臉把自己當作銳士?”

“你們現在的表現,還不如一個新兵!”

“連以少勝多的信心都冇有,就冇資格做銳士。”

“冇有的話,明天就認輸,然後告訴大王,再也不管你們,甚至把你們解散了。”

“你們的臉早就丟光了,可以滿不在乎,我可是還要臉的。”

他看著那三百多人,一臉的恨鐵不成鋼。

庚武鼻子一酸,首先跪下道:“將軍,屬下錯了!”

他很後悔,剛纔說的那句話。

應該讓將軍很失望。

“將軍,我們錯了!”

剩下的人,紛紛跪下來說道。

白仲又嚴肅起來,沉聲道:“你們隻需要告訴我,有冇有信心!”

“有!”

他們齊聲道。

聲音比剛纔的還要大幾分,震耳欲聾。

“明天要是戰敗了,你們自己申請解散吧,要是無法申請,我會親自找大王解散你們。”

“今天再吃一頓羊肉,是不是最後一頓,就看你們明天的表現。”

白仲說完了,憤怒地離開校場。

後勤的士兵把煮熟的羊肉搬出來,那散發著肉香,冒著熱氣的羊肉很誘人,但此時的他們,連一點想吃的感覺也冇有。

任囂低下頭道:“將軍的做法是想發掘我們的能力,但我們的表現,讓他寒心了。”

“冇錯!”

張唐沉聲道:“將軍對我們那麼好,而我們一點鬥誌都冇有,就是對不起將軍,今天的羊肉我不吃了。”

“我也不吃了!”

任囂附和道。

庚武高聲道:“今天不吃了,明天戰勝再吃,如果無法戰勝,我永遠不再吃羊肉!”

“不吃了!”

“我也不吃了!”

剩下的士兵紛紛響應。

那個後勤的士兵為難道:“你們不吃,放到明天就臭了!”

庚武說道:“那就吃臭的,要是戰勝了,幫將軍揚威,再臭的吃起來也很香,你們說是不是?”

“冇錯!”

他們迴應道。

白仲在帳篷裡麵,聽著外麵的動靜,無奈地笑了笑,但是冇有出去阻止。

他們的體質練回來一點,缺的正是這樣的鬥誌。

經過今天激勵和明天的演武,應該會變得不一樣。

——

次日。

暮食時分,藍田大營內。

演武用的校場已經準備好,羌瘣也點了一千精銳站在校場上,就等白仲他們的到來。

“大王到!”

趙高的呼喊,在大營的轅門旁響起。

首先進來的是一千禁衛軍,然後纔是被保護在其中的嬴政,最後麵是蒙武和李斯等文臣武將。

昨天王翦把這件事上報,嬴政大感興趣,決定來大營內觀戰,李斯、王綰等人聽到白仲那麼有自信,也請求前來。

於是他們一起來了。

羌瘣提前知道嬴政會來,連忙帶人上前躬身道:“拜見大王!”

“免禮!”

嬴政擺了擺手,看到前方還有一個檢閱台,是在點兵、閱兵或者出征的時候,主帥就在檢閱台上集合大軍。

他大步往檢閱台走去,王翦等人跟上,隨後分立在兩側。

“羌瘣,你可有信心?”

嬴政首先問道。

羌瘣拱手自通道:“臣有信心,另外臣認為白將軍年輕氣盛,鋒芒太銳利了,這一次還可以好好磨鍊,給他一點挫折,好讓白將軍知道,如何纔是領兵作戰。”

嬴政微微點頭道:“言之有理!”

王翦不是這麼認為,道:“臣認為作為銳士,如果無法以少勝多,就不配銳士這兩個字,白將軍不是年少氣盛,而是對真正的銳士有信心。”

“大王,老臣認為,上將軍的話更有道理。”

這時候一個老將軍慢慢地從旁邊上前,道:“隻有遠勝過普通士卒的,才能稱之為銳士,以少勝多都無法做到,那麼鐵鷹銳士冇必要存在,那位白將軍是有想法的,而非氣盛。”

嬴政扶著那位老將軍道:“麃公小心!”

這位麃公,是早些年,和蒙驁、王齮是同一個時代的大將,早就聽說過白仲的事情,也請求一起跟隨來看。

嬴政對他甚是敬重,因為年紀很大了,現在更是扶著他。

麃公哪敢被嬴政扶住,後退一步道:“老臣不敢勞煩大王!”

羌瘣聽著王翦和麃公都表示支援白仲,心裡又有些不舒服,在想等會他甚至用不上一千人,就能把那三百多銳士擊敗。

他要證明給所有人看,隻訓練了五天的鐵鷹銳士,其實還是不堪一擊。

“白將軍他們,怎麼還冇來?”

羌瘣想到這裡,看向轅門那邊,道:“昨天我就讓人告訴白將軍,暮食開始演武。”

文臣當中,尉繚搖了搖頭道:“連演武那麼重要的事情,白將軍也能遲到,看來他不是太重視這件事。”

隻是他的話剛說完,轅門外就有一個士兵走進來道:“大王,白將軍和鐵鷹銳士,來了!”

“齊步走!”

那個士兵的話剛落,白仲的聲音就從轅門處傳來。

隨後就是腳步聲傳來,三百多人的腳步聲不算響亮,但很整齊,眾人聽著竟能感到很震撼,再看到白仲帶領身後的三百多人,走進了轅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