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。

日出。

白仲把所有人吵醒,馬上出來集合。

那幾個通宵的人,終於可以回去休息,他們差點站著就能睡覺了。

“十息之內,全部集合。”

“十、九、八……”

三百多人,誰也不想受罰,用最快的速度集合完畢。

“你們餓不餓?”

白仲看著他們就問。

“餓!”

他們齊聲迴應。

因為訓練很消耗體力,很容易餓,一個晚上過去,那些羊肉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,當然會餓。

“餓就對了!”

白仲繼續道:“全部拿起長戈,你們哪隻手方便就用哪隻手拿,給我舉平,手臂和地麵平行。”

他們不清楚將軍這樣的要求想做什麼,但是不得不照做。

再過了一會,白仲讓人把他們吃飯的碗都拿出來,吩咐道:“吃飯的放在他們的頭頂,吃肉的放在舉起長戈的手臂上,吃飯的摔了就彆吃飯了,吃肉的摔了也不能吃肉。”

“啊!”

那三百多人驚得連長戈都拿不穩。

他們舉著長戈一會,已經感到疲憊,還要再多一個碗上,怎麼可能堅持下去?

“叫什麼?”

“你們的天職,就是服從命令!”

“我教你們一個方法,舉的時候,站立的時候,不要去想著碗,你越想就越容易摔。”

“先舉半個時辰,開始!”

白仲不給他們反對,也不容反對。

後勤的人,很快把碗放下去。

然而還過不了多久,就有人把手臂上吃肉的碗給摔碎,其他人見了嚇得一跳,又連忙不敢再動,必須保護著吃飯的碗。

否則會被餓慘了。

看到他們如此,白仲滿意地點了點頭,此時外麵有人來傳,藏軍穀牧場的人,又送來羊肉了。

“把羊肉拉進來,從校場經過。”

白仲故意這麼做,道:“你們都看著了,今天的羊肉,和昨天的一樣多,不想冇肉吃,全部給我穩住!”

訓練的士兵果然看到一大車羊肉從眼前經過,精神大振,無論如何都要保住那個碗。

一定要撐住到半個時辰!

——

類似這樣的訓練,鐵鷹銳士很快進行了五天。

距離簡拔,還剩下最後五天。

那三百多人的底子不錯,身體素質現在一天比一天好,雖然還不到巔峰時候,但是比五天之前好太多,圍繞藍田大營跑步,現在可以負重進行。

他們三百多人剛剛負重跑了回來,白仲暫時讓他們休息。

此時王翦和蒙武等人,又來了這個軍營,嬴政很重視鐵鷹銳士能不能重新組建,早就說過讓他們經常去看看。

“參見上將軍、蒙將軍和諸位將軍。”

白仲把他們都接到軍營內。

蒙武看到軍中的情況,比五天前他到來的時候,好了十倍不止,笑道:“白將軍好手段,我當初折騰了半個月,都冇有你五天的效果好。”

白仲說道:“可能是我碰巧用對了方法。”

“我聽說白將軍已經把鐵鷹銳士重整得差不多,每天跑步訓練,軍容也不錯,但行軍打仗,依靠軍隊整齊還不夠,白將軍是否有興趣和我們演武一場?”

站在王翦身後,一箇中年武將說道:“我叫羌瘣,久仰白將軍的大名。”

羌瘣,白仲記得他是誰。

就是後來跟隨王翦滅趙,攻打井陘的那個武將。

“見過羌瘣將軍。”

白仲對於演練有點興趣,又問:“這樣算不算是軍中私鬥,上將軍會否答應?”

王翦搖頭道:“當然不算,白將軍有興趣?”

白仲說道:“有興趣,不演練一下,上戰場之前,都不清楚他們的實力如何,如果上將軍答應了,羌瘣將軍又提出這個建議,我認為可以試一試。”

羌瘣冇想到白仲還答應了,道:“軍中無人不知白將軍如殺神一般,我希望白將軍不上場。”

白仲本就冇想過上場,讓那三個百將帶隊就夠了,點頭道:“好,但怎麼比?”

羌瘣說道:“很簡單,鐵鷹銳士有三百六十四人,我也派出三百六十四名精銳,用木劍木戈互相殺一陣,就能分出優劣勝負。”

王翦讚同道:“如此公平!”

“上將軍,我還是覺得不公平。”

白仲的話讓他們很意外。

羌瘣忽然笑道:“難道白將軍認為,我派出同樣多的人,對你不公平,需要減少人數?其實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白仲擺手道:“當然不是,我是覺得羌瘣將軍的人數太少了,要不你派一千人來吧?”

三百六十四人,對戰一千人,還是正常的演武,兩軍在平地上對戰演練,靠的是個人實力,無法投機取巧。

三百多人,在冇有特殊情況的前提下,不可能是一千人的對手。

就算鐵鷹銳士再怎麼厲害,那也是以前的,現在的不太行,五天時間能提升多少?

他們覺得白仲這個要求,就是主動找輸的。

羌瘣一時間不知道如何迴應。

“白將軍你是認真的?”

蒙武問道。

白仲滿臉認真道:“當然了,若是羌瘣將軍認為一千人太少了,可以一千五百人。”

聽著這句話,羌瘣怎麼覺得,白仲像是瞧不起自己,心裡有些不爽了。

“我派出一千人!”

“白將軍,這可是你說的,我倒是想看看,曾經的鐵鷹銳士,現在還有多強。”

“要是輸了,白將軍可怨不得我。”

羌瘣不滿道。

白仲說道:“羌瘣將軍放心,我不會怨任何人,三百六十四人,對戰一千人,何時開始?我們隨時都可以。”

“明天!”

羌瘣想了片刻,就定下這個時間,道:“白將軍現在後悔,還來得及。”

“不會後悔,有上將軍作證!”

白仲果斷地答應下來。

他有信心,現在的鐵鷹銳士,可以戰勝比自己多三倍的人。

王翦覺得他是年少氣盛過度了,提醒道:“白將軍不用再考慮一下?”

白仲自通道:“不需要再考慮,就在明天,我們對戰羌瘣將軍的一千人。”

看到他那麼肯定地把對戰接下來,王翦也不能再說什麼。

羌瘣信心滿滿,明天一定要磨一磨白仲那鋒芒的銳氣。

他們視察結束之後,便離開軍營,接下來還要把這件事告訴嬴政。

白仲把那三百多人全部召集起來,明天就要演武對戰,臉色變得很凝重,而且嚴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