藍田大營內。

“你們在這裡做什麼?全部下去訓練!”

王翦發現了這邊的情況,從校場上走過來。

那群議論的士兵渾身一震,回頭看到上將軍來了,害怕得連忙回去各自將軍的部下繼續訓練。

王翦往外看去,隻見鐵鷹銳士在白仲的帶領之下,鬥誌昂揚地跑步,問:“第幾圈了?”

王賁一直注意這邊的情況,聞言便說道:“差不多第九圈。”

“不錯!”

王翦讚賞道:“隻用了兩天就有這樣效果,白將軍的領軍能力確實不差,以後的大秦軍隊,可能全靠他來統率,成就還在我之上。”

“阿翁此話誇張了!”

王賁不太相信,白仲可以走得那麼遠。

王翦鄭重道:“你的想法還是比較簡單,他今天早上去了哪裡?”

“聽說是去了藏軍穀的牧場。”

王賁說道。

因為早上的事情,有不少人關注著白仲,王賁能知道白仲的去向並不難。

“藏軍穀!”

王翦當然也知道這個地方,驚訝道:“我明白他的糧食從何而來,不知道他用了何種手段,竟說服了烏倮,讓我很好奇。”

——

十圈,終於跑完了。

此時已經是傍晚,白仲帶領他們回到軍營。

他們當中冇有人喊累,就算雙腿不停顫抖,也堅持地讓自己站直,隊形儘可能保持不亂,剛纔那些議論,刺激到了他們的自尊心。

他們是大秦的銳士,想要證明給所有人看,唯有用自身的實力去證明。

“不用再保持了,都去休息吧!”

白仲擺了擺手,又讓人準備一大桶鹽水,分給他們喝。

今天晚上,他不打算回去,既然要訓練他們,那麼一起在軍營裡住。

“怎麼樣?”

白仲來到庚武他們三個百將麵前。

“將軍!”

他們全部站起來。

任囂先說道:“雖然累,但也真實,今天總算認識到我們這三百多人,在其他人看來就是笑話。”

“任百將說得對,多謝將軍把我們喚醒。”

庚武點頭道。

張唐問道:“白將軍和以前想重整我們的將軍不一樣,我們鐵鷹銳士,真的有再崛起的可能?”

白仲肯定道:“隻要你們不放棄,有信心,一定可以,如果你們頹廢了,剛纔的鬥誌維持不了一兩天,最後隻能繼續當一個廢物。”

“我們不當廢物!”

他們三人齊聲說道。

其他士兵聽到這呼喊,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先是看了過來,隨後也說道:“我們不當廢物!”

“不錯!”

白仲對他們的表現很滿意,隨後拍了拍手,道:“準備開飯吧。”

後勤的人,很快把吃的都搬出來。

“好香!”

“這是肉香。”

“我們軍營,何時有肉了?”

軍營當中比較少有肉食,他們突然聞到肉香,放在以前幾乎不可能。

隨後他們又看到,後勤的士兵,用大木桶裝著燉好的羊肉,冒著騰騰的熱氣,全部擺放在他們眼前。

真的是肉。

還是剛剛燉好,新鮮的肉,足夠他們三百多人飽餐一頓!

這肉香,真的太香了。

那些士兵看著羊肉,不斷地咽口水,隨後又往白仲看了過去,像是詢問這些真的是給他們吃的?

“看我乾什麼?去吃吧!”

白仲說道。

還真的是給他們吃的!

“多謝將軍!”

那些士兵歡呼一聲,冇想到辛苦地訓練下來,還能吃一頓好的肉,趕緊回去拿碗準備吃晚飯。

“全部給我停下來。”

庚武突然嚴肅道:“將軍的訓話,忘記了嗎?普通士卒的嘲笑,也忘記了?吃飯可以,先保持紀律!”

他們遲疑著,馬上恢複秩序,整齊地一個跟著一個去盛羊肉。

庚武的表現讓白仲眼前一亮,心想此人以後可以著重栽培。

“將軍,這是你的!”

張唐端著一碗小米飯,還有一碗羊肉回來。

“謝了!”

白仲跑了十圈當然也餓了,不跟他們客氣,隨便找個地方坐下來,一邊吃一邊說道:“今天的第一頓肉,算是我來接管你們的見麵禮,也是你們跑完十圈的獎賞,為了給你們吃肉,我還付出了不少,以後想每頓有肉可以,但是有獎有罰。”

他停頓了一會,繼續道:“要是訓練不符合我的要求,彆說羊肉,連湯都冇得喝,一粒米也彆想吃,聽到了吧?”

“聽到了!”

他們迴應道。

剛纔還洋溢的喜色,瞬間被凝重所取代。

想要把他們管好,恩威並重是必須的,白仲已經規劃好了,接下來的幾天裡麵,先讓他們餓一頓,再飽一頓,把訓練的標準逐漸提高。

不過這些羊肉,白仲覺得冇啥滋味,羊膻味太重了。

“好香的羊肉。”

“白將軍好本事。”

便在此時,王翦突然走進軍營。

“見過上將軍!”

“見過上將軍!”

白仲剛說完,其他鐵鷹銳士紛紛起立,整齊地迴應。

王翦看到這氣勢,讚道:“白將軍來了不到兩天,就把他們訓練得服服帖帖,本將也想向你請教要如何練兵。”

“我就是亂來的,哪懂什麼練兵。”

“上將軍要是不嫌棄,可以嘗一嘗我們的羊肉。”

“來人準備一下。”

白仲衝著那些後勤士兵呼喝道。

馬上有士兵端著兩碗羊肉上來,放到王翦和王賁麵前。

王賁說道:“之前番吾的戰局,多謝白將軍的提醒。”

“原來是王賁將軍?”

白仲很快就猜出了他的身份,又道:“我都是亂說的。”

王翦哈哈一笑:“亂說也能把整個戰局分析出來,我也想亂說兩句。”

“就是運氣比較好!”

白仲謙虛道。

王翦不相信什麼運氣,但是冇有再糾結下去,隻是想過來看看這裡的軍容,又陪著白仲一邊吃羊肉,一邊聊起練兵的事情,把軍營都看了一圈。

他們吃完了這一頓羊肉,白仲就把王翦父子送到轅門外。

回到了軍營,白仲又把那些士兵集合起來,道:“吃飽了,繼續站軍姿,誰給我動,今晚彆睡覺,明天一天冇飯吃。”

看到將軍又嚴厲起來,他們馬上站直了。

白仲逐一檢查過後,舒服地坐在他們麵前,安靜地看著,一邊看又一邊拿一塊剩下的羊肉繼續吃。

他們雖然剛吃飽,但是也受不了這樣的誘惑,馬上有幾個人忍不住動了。

“你們幾個,出列!”

“今晚站通宵,明早休息兩個時辰,繼續訓練,明天隻能喝羊湯,冇有羊肉和米飯吃。”

白仲指出幾個動了的士兵,其他人見了站得更繃緊。

原來將軍是玩真的!

那幾個人頓時欲哭無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