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軍營已經是下午時分,白仲趕緊讓後勤的人把羊肉和鹽都搬進去,再來到校場上。

白仲一個上午都不在,那些士兵無可避免地又偷懶了,看到將軍回來,這才連忙集合,想到昨天的可怕,他們不敢放肆。

“早上跑步了冇有?”

白仲看著他們就問。

任囂首先高聲迴應道:“跑了,五圈。”

白仲又問:“跑完步,又做了什麼?”

張唐說道:“在校場上站了半個時辰!”

“才半個時辰?”

白仲的聲音變得嚴肅起來,道:“半個時辰怎麼夠?以後我不在,你們至少跑五圈,站兩個時辰以上,現在全部給我站直了。”

他們馬上站得筆直。

“三百六十四人,分作十個隊伍,三個百將給我出列。”

“全部排列,向右看齊,高的在右邊,矮的在左邊,你們自己調整。”

白仲準備教他們隊列和站姿。

張唐等三人出列之後,剩下的人被白仲打亂了,隨後各自找位置站立。

有協調不過來的,白仲主動去幫他們調整。

等到隊伍全部整齊地站在校場上,白仲滿意地說道:“這個就是你們以後集合的站立位置,給我認清楚自己身邊都有誰,站在第幾排,聽到冇有?”

“聽到了!”

這一次他們很默契地齊聲呼應。

白仲聽到這呼聲很意外,又道:“做得不錯,終於有一點軍中精銳的感覺,三個百將站在前麵。”

把他們安排好了之後,白仲想起後世大學軍訓的動作,先把這些教給他們。

古代的軍隊,其實也有隊列的訓練。

比如,坐而起之、行而止之、左而右之、前而後之四種基礎隊列。

另外還有分而合之,結而解之等等。

作為曾經的銳士,這三百多人訓練得比較熟練,白仲教了一會後世那些隊列,他們很快掌握了精髓,隊形終於整齊起來。

“差不多了!”

“向右轉!”

“跟著我,圍繞藍田大營,跑十圈!”

白仲高呼道:“跑!”

說著他自己先走出去。

聽到又要跑十圈,他們整個人都傻了,不過將軍已經跑出去,隻能硬著頭皮一起去。

他們很快便走出軍營。

“給我跑整齊,不要亂,把氣勢拿出來。”

白仲一邊跟著他們跑,又一邊調整隊伍,誰敢跑亂的,直接上去糾正。

軍營的外麵,很快揚起一片煙塵,整齊的腳步聲持續響起。

藍田大營的麵積很大,跑一圈結束,不少人氣喘籲籲,快要撐不住,但是得不到命令,誰也不敢停下來。

白仲催促著讓他們繼續跑,這三百多人以前都是精銳,身體素質是有的,隻不過荒廢太久,體能掉得差不多。

想要恢複他們的銳氣,前提是先把體能練回來,增強個人的基本實力,然後鼓舞士氣,到戰場上走一圈,什麼都回來了。

“繼續,不要停!”

白仲一邊走一邊說道。

他們看著自己的將軍,在跑步的時候,還能那麼大聲地訓斥,都覺得這個人是不是怪物?

他不會累的嗎?

白仲剛開始也認為自己會累,很快發現了特彆之處。

每當快要累的時候,他就感到身體裡有一股氣湧上來。

氣流運轉數個周天,疲累感一掃而空。

這種氣,正是來自長生訣。

走得越急,越是累,氣運轉的速度越快,隨之而越感到舒服。

“修煉了長生訣,竟如此神奇。”

白仲心裡說道。

他們不停地跑了八圈多,白仲依舊精神飽滿,但其他人快要累得趴下來,隊形也亂了,也隻能勉強地保持整齊。

早上已經跑了五圈,下午還要跑十圈,實在跑不動,又隻能硬著頭皮跑,還好跑到最後,白仲故意放慢了速度。

便在此時。

藍田大營內,那些不用輪值,或者剛結束訓練的士兵,發現了他們的存在。

“他們是誰?好像不是我們軍營的士兵,早上跑了一次,下午還來跑?”

“你應該是新兵吧?他們就是鐵鷹銳士,好久冇看到鐵鷹銳士訓練。”

“鐵鷹銳士不就是當年比魏武卒還厲害的精銳,怎麼隻有這點人?”

“你也說是當年,現在的鐵鷹銳士,連你們新兵都不如。”

“不知道是哪個將軍倒黴了,被安排去統率鐵鷹銳士,就他們的能力,也練不出什麼來。”

……

這群圍觀的士兵看著軍營外,又議論紛紛。

外麵跑步的士兵,腳步聲依然很大,呼吸的聲音也很重,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。

白仲現在的聽覺,比起以前靈敏了很多,把那些議論的聲音清楚地捕捉到。

“全部停下來!”

聽到可以在途中停下,他們也顧不上為何,長鬆了口氣,全部停止跑動,不斷喘息,有人想要坐下來,但害怕白仲的嚴厲,隻能繼續站著保持隊形。

“調整呼吸,給我聽他們說了什麼。”

白仲高聲說道。

跑步的地方,距離軍營不是很遠。

他們冷靜下來之後,終於聽到那些議論聲。

“跑不動了!”

“現在的鐵鷹銳士,早已經不是當年那群人了,跑不動也正常。”

“要是我,也不好意思在裡麵待下去。”

“不過我也羨慕他們,連上戰場都不需要。”

“不用上戰場的銳士,還是銳士嗎?上不了戰場,就無法立功,最後隻能混混日子,和廢物一樣,還不如去修城牆。”

那些圍觀的士兵,議論還在繼續。

他們三百多人聽著,很快滿臉通紅。

但不是跑步,勞累而紅。

是被嘲笑得臉紅。

他們可是最精銳的存在,竟被一群普通士卒嘲笑。

這口氣咽不下去啊!

“聽到了冇有?”

“覺得羞恥嗎?”

“丟人嗎?”

“還想不想跑?累不累?”

白仲連續問他們。

這些人需要刺激一下,才能激發起內心中的鬥誌,否則會一直頹廢下去。

“想跑!”

“不累!”

他們又一次十分整齊的迴應。

剛纔有點亂的隊形,慢慢地又變得整齊起來。

白仲說道:“記住他們現在說的話,以後你們證明給他們看,鐵鷹銳士到底有多強,目前的低穀,不過是暫時的,很快我們還能騰飛!”

“騰飛!”

眾人齊聲呼喊道。

“跑!”

白仲又道。

“跑!”

這一次他們不用催促,鬥誌昂揚地跑起來,比第一圈的時候還要整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