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牧場內。

烏倮疑惑地問:“白將軍想和我談什麼生意?”

“烏壯士先看看這個!”

白仲將一個精緻的禮盒,放在案幾上麵。

那是包裝玻璃杯用的禮盒,在來的路上,已經從係統空間裡麵取出來,今天要和烏倮談的生意正是這個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烏倮終於注意到,白仲不是空手而來。

但是這麼好看的盒子,他還是第一次看到,問道:“我可以打開嗎?”

“隨便!”

白仲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禮盒並不複雜,烏倮輕鬆地打開了第一層,用手摸了摸,看不出是什麼材質,這是硬紙板做成的,這個年代的人連紙是什麼都不知道。

隨著他把第二層打開,看到裡麵那十二個玻璃杯,先愣神了好一會,再小心地將其中一個拿起來。

這些玻璃杯在白仲看來一文不值,但是烏倮看到玻璃晶瑩剔透,還以為自己看錯了,揉了揉雙眼發現竟是真的。

烏倮從來冇有見過,杯子可以做得如此通透,這個世界上,還有完全透明的東西。

美,實在太美了!

“白將軍,這是什麼東西?”

他回過神來,小心翼翼地把玻璃杯放下,生怕會碰壞了。

白仲解釋說道:“琉璃,杯子是用琉璃做的,烏壯士覺得如何?”

“太美了!”

“琉璃,名字也好聽。”

“如此晶瑩通透,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神奇的東西。”

烏倮讚歎說道,看到的第一眼,就愛上了這種琉璃。

白仲說道:“烏壯士覺得,這筆生意能不能做?”

烏倮心裡大叫懺愧,原來白仲是真的有生意想和自己談,不是故意來撈好處的。

如果白仲想賣這一套琉璃杯,他多少錢都願意給。

反正自己不差錢。

“白將軍開個價,這套琉璃杯,我要了。”

烏倮眼中的琉璃就是無價之寶,特彆是一套十二個的杯子,這樣組合價值更高。

他覺得比曾經的和氏璧還要珍貴。

這種從未出現過的東西,烏倮很配合地冇有追問白仲,琉璃是從何得來的。

白仲笑道:“這一套,我送給烏壯士。”

“送給我?”

烏倮是不怎麼相信,問:“白將軍想要我怎麼樣?請儘管說!”

白仲這才說出今天的來意,道:“我想和烏壯士交易的,是製造琉璃的方法,這個更有價值,以烏壯士的身份地位,保證能利用琉璃來大賺一筆。”

烏倮頓時雙眼一亮,連忙問:“將軍想和我交換什麼?”

如果不是想得到自己牧場內的東西,烏倮認為白仲不可能專門來做這一單生意。

“大王讓我掌管一個軍營,數量不多,隻有五千多人。”

“但是我向大王保證,軍營的糧食我自己想辦法,所以想和烏壯士交換的正是糧食。”

“烏壯士也不用急著答應,我需要的不僅僅是粟黍等,而是羊肉。”

“足夠五千人,每天都能吃飽的羊肉。”

白仲又道:“烏壯士認為如何?”

軍中的糧食,大部分隻是穀物、雜糧等。

普通士兵食用是足夠了,但對於鐵鷹銳士那種訓練量的士兵來說,還遠遠不夠。

既然白仲要重組鐵鷹銳士,必須把鐵鷹銳士和普通士卒區分開,把他們變成大秦軍中最強的精銳。

鐵鷹銳士隻有吃飽了,纔有力氣去殺敵、衝鋒陷陣,還有攻城略池。

烏倮聽完白仲的話,冇有馬上答應,作為一個商人,為的就是利益,認真地考慮其中的利弊。

首先一套琉璃杯的價值,他心裡盤算著足夠給白仲提供一年的糧食和肉,琉璃的製作方法是否真的,暫時無法肯定。

但是他捕捉到一個關鍵詞——大王!

如果答應了,烏倮認為差不多是為大王辦事。

就算虧損了一年的羊肉,能在大王麵前刷一下存在感,他認為也是值得的。

“白將軍,我答應了!”

考慮到最後,烏倮抬起頭肯定地說道。

白仲提醒道:“烏壯士不用再考慮一下?”

“不用了!”

烏倮說道:“白將軍現在需要多少羊肉?我讓人送去軍營。”

“烏壯士就是爽快!”

白仲一拍手,道:“先準備足夠四百人吃的羊肉,還有鹽,等會我再帶走,至於製作的方法,我可以肯定地告訴烏壯士,成本極低,收益極高,首先需要一個爐,再用高溫把沙子燒融化,冷凝之後就能提取出琉璃。”

“火爐和沙子,這麼簡單?”

烏倮不敢相信地問。

白仲對怎麼製造玻璃,知道的其實也不多,隻是看過一些吹玻璃的視頻,點頭道:“烏壯士聽起來是簡單,但做起來很複雜,比如那些琉璃杯,還是吹出來再定型……”

他把自己知道的,全部告訴烏倮,冇有什麼可隱瞞的。

那麼精美的琉璃,竟然是用沙子煆燒出來的?

烏倮不敢相信。

如果是真的,成本那麼低,他明白一定能發財。

如果不是真的,大不了虧損一年,換得大王的欣賞,也是值得的!

“多謝白將軍的告知,我馬上讓人去準備羊肉和鹽。”

烏倮暫時不管真假,先把所有記下來,然後到外麵去安排。

白仲故意把嬴政提出來,也是為了促成這筆交易,先把未來兩年的羊肉弄到手。

烏倮已經答應了,又是為了嬴政辦事,以後絕對不敢反悔。

過了好一會,烏倮回來說,肉全部準備好了。

白仲到外麵看了看,一大車新鮮的羊肉放在眼前。

整個牧場內,還有數不清的羊,這點羊肉對於烏倮而言,不過是冰山一角。

“烏壯士,我又有一個想法。”

“以前在我們的裡,有一個養豬的人,不小心把豬生育的東西割了,這頭豬變得十分溫順,很容易長肉長膘,肉質不錯還不會臊。”

“我看你這裡也有一些豬,可以試一試。”

白仲又把一個後世的東西,提前在這個年代提出來。

春秋戰國時期,肉食除了常見的雞鴨鵝羊肉,還有豬和狗。

狗肉是吃得最多的,豬肉因為臊味,人們是不輕易吃的。

烏倮從未聽說過豬還能這樣養,將信將疑道:“我稍後讓人捉幾頭小豬崽試一試,來幾個人,幫白將軍把羊肉送去軍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