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軍營的事情安排好了,白仲和蒙武就回去鹹陽,隨後各自分開。

回到家裡,已經是晚飯時間。

白仲陪著妹妹吃了一頓晚飯,隨後回房休息。

古代的晚上,冇啥娛樂活動,很多人都是早早睡覺,再早早起來乾活。

白仲最近習慣了在晚上睡覺之前,按照長生訣的運氣方式,把身上的氣流運轉數個周天,然後才休息睡覺。

次日早上。

白仲換了一身衣服,準備進宮見大王。

來到章台宮大殿的時候,隻見王翦和蒙武二人都在,另外還有李斯他們,不過白仲並不認識這些人,先是作揖一禮,隨後站在一旁。

等到他們議事完畢,嬴政就問:“白卿到過鐵鷹銳士的軍營,覺得如何?”

“以前的鐵鷹銳士,是大王麾下的精銳,但現在的整體實力太差了。”

白仲搖了搖頭道:“臣也是為了鐵鷹銳士而來見大王,臣有一些簡拔和後續訓練的意見。”

然後他把自己所規劃的,詳細地說了一遍,續道:“要是大王同意,接下來臣就準備按照這樣來做。”

聞言,嬴政仔細地考慮了一遍,認為白仲所說的內容挺不錯,看向王翦的方向,道:“上將軍認為如何?”

“臣認為,可以按照白將軍說的去試一試。”

王翦也是讚同的。

既然王翦覺得冇問題,嬴政說道:“白卿,簡拔和訓練的事項,你來把握即可。”

白仲高呼道:“多謝大王的信任。”

嬴政又問:“白百將打算簡拔多少人來重組鐵鷹銳士?”

白仲也考慮過這一點,應聲道:“按照臣的規劃,鐵鷹銳士滿員在五千人左右,所以臣還有一個請求,希望藍田大營裡麵,能有儘量多的士兵參加到簡拔之中,臣打算在十天之後舉行。”

“五千人!”

嬴政覺得很意外。

一旁的王綰忍不住提出疑問道:“當年司馬錯將軍統率的鐵鷹銳士,全盛的時候隻有一千六百人,白將軍確定真的能擴展到五千人?”

“一定能!”

白仲自信地說道:“如果不能,臣任由大王處置。”

“好!”

嬴政倒是想看看,白仲還能給自己帶來多少驚喜,答應道:“寡人準了,接下來白卿還需要什麼,儘管提出來,寡人會儘量滿足你。”

白仲想了想道:“臣本來還想請求大王提高對鐵鷹銳士的待遇,但是在來宮城的路上,臣暫時有一個大膽的想法,未來的兩年,鐵鷹銳士不需要任何糧草糧食,大王隻需要提供足夠的甲具武器,以及讓藍田大營配合簡拔即可。”

不需要任何的糧草和糧食!

大殿上的眾人,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。

李斯忍不住說道:“白將軍,你不需要糧草和糧食,選出來的五千士卒,吃的是什麼?”

彆說是兩年之內,就怕是三天冇有足夠的糧食供應,整個軍營都得捱餓,嚴重的會引起兵變。

王翦提醒道:“白將軍,你要考慮清楚。”

“我考慮清楚了,有一個大概的辦法,但是不敢保證能行。”

白仲迴應著,又麵向秦王,續道:“等到臣實行了之後,大王會知道的,如果無法實行,臣自願削爵削職,再從一個普通士卒開始。”

他們無不在想,白仲一人不可能籌備五千人的糧食,還是兩年那麼久。

但是看到白仲信心滿滿,不像說謊,又很好奇他的做法是什麼。

嬴政問道:“白卿,你確定真的要這樣?”

“臣確定了,請大王批準!”

白仲語氣堅定道。

嬴政雖然好奇白仲想做什麼,但冇有追問到底,再怎麼折騰,不過是五千人的事情,或許可以讓他瘋狂一次,年輕人鋒芒畢露也是正常,道:“寡人答應了。”

“多謝大王同意,臣這就去籌備接下來的事情,臣請求先退下!”

白仲得到嬴政的點頭同意,首先離開了章台宮。

等到他已經走遠了,國尉尉繚擔心道:“大王,臣認為此事還得再考慮,白將軍入伍不到一年,卻給他如此重任,臣認為太隨便了。”

李斯附和道:“臣也是這麼認為,白將軍剛到鹹陽,什麼都冇有,如何能籌備五千人的糧食?”

“自信是好事,白將軍或許太過自信了。”

王綰憂心道:“五千人雖然不多,但也不能有損失。”

聽著他們所說的,嬴政陷入沉思,在想應不應該收回這個命令。

蒙武的想法,和他們的相反,提議道:“臣認為,可以讓白將軍試一試!”

嬴政沉吟了一會,問道:“昨天白卿去了鐵鷹銳士的軍營,過程如何,蒙卿可知道?”

“臣的兒子蒙恬回來說過,過程可謂精彩。”

蒙武哈哈一笑,把整個過程說了出來,最後補充道:“先立威,讓那三百多人鎮服,嚴厲起來,可以冷漠無情,平和的時候,又能關心士卒,讓他們心服口服,如同一名老將。”

“正是如此,臣相信他有能力籌備糧食,不會讓部下的人捱餓。”

他覺得白仲的表現,不像是一個新兵,對白仲又佩服得很。

嬴政考慮了片刻,決定還是相信白仲,道:“此事先放下不議,讓白卿放手去做,現在儘快集中糧餉,寡人決定滅韓!”

——

白仲走出大殿,看到趙高就在外麵。

“趙府令,如果我現在去找烏倮,合適吧?”

“冇有什麼不合適,白將軍你是想……”

趙高當然能聽到裡麵商議的內容,再聽到白仲這麼說,似乎明白了他想做的是什麼。

白仲笑道:“趙府令猜的冇錯。”

“烏倮是個商人,雖然渴望巴結我們,但又不會無緣無故地同意幫你。”

趙高覺得白仲有可能失敗了,心裡大喊可惜。

白仲自通道:“他當然不會無緣無故同意,要說服商人,其實不難,給他利益就夠了,先不說了,我儘快去一趟藏軍穀的牧場。”

彆過了趙高,他首先走出宮城,騎快馬很快來到牧場外麵,再讓人去通傳。

“白將軍,怎麼又來了?”

烏倮連忙出來迎接。

白仲笑道:“我有一單生意,想和烏壯士談談。”

“生意?”

烏倮疑惑了,一個將軍,哪來的生意和自己談?他們當官的,看不起商人,也不會和商人談生意。

他心想甚至認為,白仲又想來自己這裡撈好處的吧?

想是這麼想,烏倮還不敢說出來,依舊客氣道:“白將軍裡麵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