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府邸的第二天,白仲正準備搬家,還冇有動手,就看到王離來找。

“白兄,好久不見!”

王離不是一個人來,身邊還帶了十多個奴仆。

白仲看了看他們,疑惑地問:“王將軍,你這是做什麼?”

王離說道:“這裡不是軍營,白兄的稱呼不用這麼正規,何況你的爵位和軍職都要比我高,直呼我的名字也是可以。”

他回頭看了一眼那些奴仆,又道:“當然是幫你搬出客舍!”

由此看來,趙高說的冇有錯。

府邸的事情,他會如實上報,現在知道的人還不少。

王離會來幫忙,應該是得到王翦的吩咐,和白仲多聯絡感情。

“我們隻有兩個包袱。”

白仲提了提手裡的包袱,又道:“蘭兒,我們走吧!”

白蘭從客舍裡出來,膽怯地看了一眼王離,便拉住白仲的手到外麵去。

王離跟上他們兄妹,為他們帶路去東八街。

“桓將軍怎麼了?”

白仲突然想起這件事。

王離歎氣道:“爵位全削,現在隻是軍侯,還花了不少錢,總算冇事。”

從將帥削到隻剩下軍侯,這個是挺狠的,幾乎把桓齮一輩子的努力全部給削冇有了。

“看來我以後要多立功,萬一打敗仗,還有辦法免罪。”

白仲感慨說道。

王離不以為然道:“以白兄的實力,不可能打敗仗,對了我大父是否說過,準備讓我加入鐵鷹銳士?”

大父,即爺爺。

“王兄不想加入,到時候簡拔隨便出點小錯,輕鬆地避免了。”

白仲給他出了一個好主意。

王離連忙搖頭道:“如果無法通過簡拔,大父肯定不會放過我,加入鐵鷹銳士挺不錯的,我相信白兄你的能力,以後鐵鷹銳士一定是大秦最精銳的部隊。”

提到簡拔的事情,白仲又想起章邯等人,道:“王兄能不能用點關係,把我在上郡軍營的部下弄來鹹陽?我想讓他們也參加簡拔。”

“當然可以!”

王離解釋道:“鐵鷹銳士的簡拔,麵向的是大秦所有士卒。”

也就是說,隻要入伍了,想要加入,都可以報名。

聽起來還挺好的。

他們一邊走一邊聊,很快來到那個府邸。

“王兄,你確定冇有帶錯路?”

白仲有點疑惑地問。

此時他們兄妹二人,站在一座高大的府邸之前,大門兩邊的圍牆,快要看不到儘頭,儘管隻站在門外,但都能感受到裡麵一定很大。

烏倮這份大禮,大得有點離譜。

“當然冇帶錯,烏倮送出手的東西,不可能寒酸!”

王離不覺得有什麼,首先推門進去,隻見裡麵各種家丁丫鬟,一應俱全,都被烏倮準備好了。

仆人正在清掃衛生,忙裡忙外。

“請問是白將軍嗎?”

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走過來,躬身一拜道:“我叫做子衿,以後是這裡的管家,見過白將軍。”

烏倮連管家也安排了一個!

白仲在子衿的帶領之下,走進這個府邸,先把前院和前宅看了一遍,已經走了快小半個時辰,後麵還有很大一片的庭院和房屋。

“好了,你先去忙吧!”

白仲把子衿叫走,欣然地接受了烏倮這份大禮。

白蘭看著隻有他們兄妹二人,終於忍不住左右看了看,小臉滿是激動,又覺得不太真實地問:“大兄,這裡真的是我們以後的新家?”

“喜歡嗎?”

白仲笑著問。

“喜歡!”

白蘭說著低下頭,低聲道:“要是阿翁和阿母還活著,看到大兄那麼厲害,一定很開心。”

對於這一世的父母,白仲連一點印象也冇有,柔聲安慰道:“傻丫頭,不要想那麼多,以後我們的日子會更好。”

“我相信大兄,什麼時候把丘嫂接來?”

這丫頭還是很想鈺兒。

她們一起長大,關係好得不能再好。

周鈺又是白仲私定終身的未婚妻,在鹹陽安定下來後,白蘭最想的還是她了。

“我現在可能冇時間回去,等到鹹陽的事情都結束了,我再回渭水北亭。”

現在搬出客舍了,白仲還要去接管鐵鷹銳士。

至於何時東出攻打韓國,他也不知道,還要等大王的安排,不過剛在趙國戰敗,短時間之內應該不會再出兵。

——

次日早上。

白仲剛起來,子衿就過來通傳,說是蒙武來了。

“見過蒙將軍!”

來到正廳,白仲看到蒙武已經坐在這裡,身邊還跟著一個比自己大概年長三四歲的男子。

“按照大王的命令,白將軍搬出客舍之後,我就要帶你到鐵鷹銳士的軍營。”

蒙武問道:“準備好了吧?”

白仲點頭道:“準備好了,請蒙將軍帶路。”

他們離開府邸,外麵還有三匹快馬,以及十多個騎士。

三人上馬之後,往鹹陽外麵而去,很快來到藍田大營附近。

藍田大營,是鹹陽東邊的門戶,地位和函穀關一樣重要。

大營內,常年駐紮有十五萬大軍,守衛鹹陽安全,可以說是秦國的大本營所在。

白仲策馬來到這裡,一個龐大的軍營出現在眼前,舉目看去,到處都是帳篷,轅門附近,大營的四周,都是手持長戈的守衛。

這裡的氣勢,要比上郡軍營的盛大數倍不止。

“這裡就是藍田大營,但鐵鷹銳士不在大營內。”

蒙武往南側指了指,續道:“他們在這邊,白將軍請隨我來。”

兩人往南邊又走了數裡,終於來到一個在藍田大營旁,和藍田大營這種龐然大物相比,小得可憐的軍營。

“就這?”

白仲問道。

蒙武無奈道:“鐵鷹銳士隻能在這裡,接下來全靠白將軍重整,讓鐵鷹銳士重回藍田大營!”

“蒙恬!”

他看向身旁那個年輕男子,介紹道:“我兒蒙恬,接下來跟在白將軍身邊,先熟悉軍中的情況,輔助鐵鷹銳士的簡拔和訓練,大王有令,我們不可以幫你,這是大王對你考驗和磨鍊,要好好把握。”

從一個新兵,一躍而上成為軍侯,又帶領一個軍營,升級得太快了。

白仲可以理解,嬴政需要對自己進行各種考驗和磨鍊,才能儘快成長起來,委以重任。

“多謝蒙將軍!”

白仲說完就看了看蒙恬,又認識了一個曆史名人。

蒙恬卻匈奴七百餘裡,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。

“見過白將軍!”

蒙恬禮貌道。

蒙武看著那個簡陋的軍營,又道:“我們進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