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。

日中。

趙高處理完了自己的事務,又來到驛館找白仲,隨後兩人離開鹹陽,到了鹹陽西北邊的一處山穀之中。

這裡有一個牧場,規模龐大,還未走近,已經能看到成片的羊,還有數不清的戰馬。

“這裡叫做藏軍穀,我要為將軍引薦的人,就在牧場裡麵。”

趙高解釋說道。

白仲問道:“放馬牧羊的,是個商人吧?”

趙高點頭道:“雖然是商人,但也是個值得交往的朋友。”

在這個年代,商人的地位不高。

秦國在商君變法之後,嚴厲打擊商業,提高農業的地位,商人的地位因此更低了。

但是也有例外,比如曾經的呂不韋。

除此之外,也有處於壟斷地位的人,在秦國有政治上的優待,再比如畜牧大王烏氏倮,壟斷丹砂水銀的寡婦清。

看到眼前這個牧場,白仲心裡尋思著,趙高要引薦給自己認識的人,不會就是烏氏倮?

很快他們通過牧場的大門。

趙高還擔心白仲會瞧不起商人,繼續說道:“商人的地位雖然低,但並不代表毫無用處,比如這個牧場,為我們的大軍提供八成以上的戰馬,還有其他牛羊。”

聽到他這麼描述,白仲覺得這個商人,越來越像烏氏倮。

“趙府令,終於盼到你來了!”

此時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,迎著他們走來,再看到趙高身旁的白仲,好奇地問:“這位小兄弟是?”

趙高介紹道:“白將軍,這位便是牧場的主人,名叫烏倮,白將軍殺敵一百零九人,此事幾乎傳遍鹹陽,烏壯士應該聽說過吧?”

他果然是烏氏倮,白仲暗想自己冇有猜錯。

“烏倮,拜見白將軍!”

烏倮當然聽說過白仲的事情,站在兩人的馬下,十分恭敬地躬身行禮,接下來把他們請到牧場的屋子內。

他十分熱情又恭敬地招待白仲和趙高,讓人宰殺了兩頭羊送進來烤,還有其他吃喝的東西,特彆是酒。

因為釀酒要用到糧食,秦國對酒的限製很嚴,一般隻有特殊節日才能喝。

在這裡喝了也冇人知道,趙高和烏倮都不在意。

白仲喝了一小口,覺得太難喝了,隨手放到一邊。

“烏壯士經常說,讓我引薦一些青年才俊讓你認識,我今天抽空把白將軍帶來了。”

趙高有了幾分醉意,放下酒杯慢悠悠地說道。

烏倮拱手朝著趙高一禮,道:“多謝趙府令的引薦,白將軍的事情,我早已聽說過,心裡佩服得很,今天終於能見一麵,哪怕讓我此刻去死也滿足了。”

白仲當然不會讓他去死,笑道:“烏壯士過譽了,我就是運氣比較好。”

趙高又說道:“白百將剛到鹹陽,人生地不熟,目前還住在驛館的客舍裡麵。”

這句話另有深意,烏倮也是個精明的人,馬上聽懂了,道:“我在鹹陽城內,還有一座府邸,白將軍不嫌棄,這就送給將軍。”

到了這個時候,白仲總算明白趙高把他帶來牧場的原因。

嬴政讓趙高為他準備一個府邸,趙高轉身就把這件事交給烏倮。

府邸由烏倮解決,趙高在其中不知道能撈到多少好處,真不愧是趙高。

白仲也能看出來,趙高和烏倮的關係不錯。

作為商人,雖然能得到嬴政的特殊待遇,但地位依舊低下,烏倮這是想通過趙高繼續往上爬,弄點社會地位。

白仲相信自己不是第一個,被趙高帶來牧場的人,也不會是最後一個。

趙高帶人去牧場,能撈一點好處。

烏倮付出些錢財,可以結識不少鹹陽內的貴族、大臣,乃至將軍,他們互利共贏。

看著白仲沉思而不說話,趙高首先說道:“是不是東八街那府邸?”

“正是這個!”

“那裡的位置不錯,既然烏壯士有心,白百將收下來吧!”

趙高開口提醒。

白仲回過神來,問:“這樣不妥吧?”

秦國對付貪汙受賄,懲治力度還是很強的。

“這是我送給將軍的見麵禮,冇事的!”

烏倮清楚白仲的顧慮。

趙高看到這裡,擺手道:“行了,這件事稍後再提,我們先吃先喝。”

要是讓白仲上戰場殺敵,會比所有人都要興奮。

但坐在這裡應酬,他多少有點不適應。

當天的下午,應酬得差不多了,趙高提出回去。

離開之前,烏倮拉著趙高到一邊,靜悄悄地說了幾句話,隨後把他們送出牧場。

“白將軍覺得這個牧場如何?”

趙高意猶未儘地問。

白仲說道:“牧場山清水秀,兩邊有群山環繞,山穀中平地千頃,水土肥沃,最適合放馬牧羊。”

趙高讚同道:“白將軍見解獨到。”

“剛纔烏倮是要和趙府令再說府邸的事情?”

白仲能猜到他們想做什麼,又道:“拿了商賈的錢財,還是不怎麼好。”

趙高笑道:“我就知道白將軍會這樣想,我是大王身邊的人,所做的一舉一動,難逃大王在鹹陽的耳目,府邸是問烏倮要的,但錢還是少府或者治粟內史給的,大王說等白將軍搬出客舍,馬上接手鐵鷹銳士,話裡之意,是儘快搬出去。”

“想要找地建造一座府邸,得耗費不少時日,大王對烏倮的感覺也不差,我直接問他要,豈不是更快?”

他經常跟在嬴政身邊,對於嬴政心思的揣摩,已經爐火純青,又道:“稍後我就回去告訴大王,白將軍放心搬進去吧,另外烏倮還不一定敢要大王的錢。”

少府和治粟內史,都是掌管財政的部門。

不管是後世,還是現在,白仲都冇有經曆過官場,連瞭解官場的也不多。

聽著趙高這麼說,他覺得要在官場中混下去,也是一門學問,自己當將軍,總不能一直在戰場上廝殺,以後也難免要在裡麵混。

今天算是漲知識了!

“多謝趙府令的提點!”

白仲說著心裡在想,玩弄這些的手段,還是趙高比較高明。

趙高擺了擺手,表示白仲客氣了,又道:“白將軍初到鹹陽,冇什麼關係人脈,認識的人隻有大王和我,還有王翦等將軍他們,我給你一個建議,從商人入手擴展自己的關係,烏倮已經認識了,有機會的話,也可以認識寡婦清。”

他看中了白仲的潛力,現在能提點,儘可能地提點。

白仲對鹹陽真的不瞭解,問道:“寡婦清也在鹹陽?”

寡婦清是巴蜀人,在蜀中纔對。

“一直都在!”

趙高故作神秘道:“以後你們有見麵的機會。”

回到鹹陽,他們各自分開。

白仲回到客舍不久,就有烏倮的人把一塊木牘送過來,正是那座府邸的地契。

烏倮想要繼續往上爬,也是下了不少苦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