營帳之內,其他將領都很意外。

能引起將帥關注的不是百將李信,難道軍中又出現了其他猛人?

桓齮冇有理會他們的表情,看著白仲的名字,再看名字下方記錄的斬首數量,一個士卒,連斬五十二名敵人!

這是什麼概念?

他從軍那麼多年,還冇見過以個人武力,殺敵那麼多的將士,下意識地看向那個軍法官。

“你確定記錄無誤?”

“回將帥,屬下查過了,此人上交五個人頭,四十七隻右耳,同伍之人,以及百將王離,均可作證。”

那個軍法官點了點頭,自然明白將帥問的人是誰。

“什麼!”

“五十二人!”

那些將領此刻驚撥出聲。

他們作為軍官的,想要殺敵數量超過五十,必須是指揮部下士卒作戰才能做到。

一個小兵,以個人能力殺敵五十二人,這是怪物嗎?

“看來我們大秦,又多了一位勇士!”

“明天把戰功對外公佈,再查清楚是否虛報。”

“本帥也想見一見,殺敵五十二人的勇士,是何人。”

桓齮揮一揮手,讓軍法官先下去。

他很清楚,白仲的戰功應該冇問題。

大秦的軍法十分嚴格,戰功統計出來後會對外宣佈,必須公示三日,確定冇有異議,纔算是戰功。

如果有人敢虛報,不僅虛報的人有罪,幫忙隱瞞的,同一個伍或營的士兵,上級軍官,甚至統計的軍法官,都要被連坐,戰場上殺了多少人,又有數不清的士兵看著,很難虛報。

公示的三日之內,發現戰功有問題,肯定會有人舉報,畢竟誰也不想被連坐獲罪。

軍法官對戰功也有責任,肯定查過一遍,如果真的有問題,也不會送到桓齮麵前。

其他將領,都是這樣想,心中驚駭萬分。

“白仲!”

桓齮唸了兩遍,記住了這個名字,再寫下一份奏報。

他要儘快把此人的戰功,上報大王,也是一種功勞,說不定還能為大秦挖掘出一名勇將。

——

次日中午。

校場上。

不需要操練、輪值的士兵,已經聚集在這裡。

按照規定,今天是公示軍功的時候。

白仲來到校場上,隻見這裡擠滿了人。

“白仲兄弟!”

認得他的士卒見了,紛紛過來客套,有的是對強者的崇拜,也有的是對白仲的羨慕。

“你們好!”

白仲擺了擺手迴應,隨後看到王離迎麵而來,拱手道:“王百將!”

“王百將!”

其他士卒同時行禮。

王離微微點頭,便和他們一樣,等待戰功的公佈。

再過了一會,那個軍法官出現在校場上,讓人把一張巨大的布帛,固定在一塊木板上。

布帛上麵,密密麻麻寫滿了字。

那些都是各個將士殺敵的數量,但不是按照殺敵多少排列,而是按照所在的營排列。

比如,甲一營的士兵,在最前麵,接下來是甲二營。

老兵已經見慣了,新兵和白仲一樣期待。

“昨日一戰,軍功已經統計出來,在此公示三日。”

“如有爭議,馬上上報。”

“如隱瞞不報,同罪!”

“營中有一人隱瞞,全營同罪!”

那個軍法官看著眾人,高聲說道。

普通的士卒,大部分不認識字,軍法官看著布帛,高聲宣讀:“甲一營,溫平,屯長,殺敵二人。”

“甲一營,高誠,士卒,殺敵一人。”

……

校場上的士兵,目光全部集中在軍法官身上,豎起耳朵來聽,生怕自己的戰功有誤。

聽到自己名字的人,無不興奮激動。

軍功,可是秦國士卒最想得到的東西。

有了軍功,就有了爵位,可以得到田地、俸祿,以及仆人,社會地位也因此提高。

最重要的是爵位可以世襲,傳給子孫後代,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平民,可以通過軍功來改變自己的命運。

白仲看著他們的表現,心裡感慨大秦能橫掃六國,不是冇道理,商鞅傳下來的軍功爵位製度,徹底調動了普通士兵的積極性,把大秦軍隊,變成了狼虎之師。

軍法官的宣讀,還在繼續。

“乙三營,李信,百將,殺敵九人!”

白仲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。

李信,不就是後來帶著二十萬大軍去滅楚,先是一路凱歌,後來昌平君反叛秦國,腹背受敵,最後被項燕打敗的那個秦國將領。

也是戰國末年,秦國名將之一。

原來他現在隻是個百將。

白仲冇想到,李信和自己在同一軍中,實力貌似還不錯。

“殺敵九人!”

其他不清楚白仲事蹟的士卒,聽到這個數量,無不驚歎,覺得這肯定是軍中個人殺敵數量的巔峰。

“上一戰,李百將殺敵七人,這次九人,一次比一次厲害!”

“李百將果然勇武!”

“從士卒升到百將,李百將隻用了半年,再過半年,不是校尉,就是軍侯了。”

站在李信身邊的其他百將,無不欽佩,各種奉承。

很快有人問:“李百將率領的部下,這次殺敵有五十人了吧?”

“正好五十人!”

李信聽到他們奉承的話,有些得意地笑了笑。

“陣亡幾人?”

又有人好奇地問。

“十人!”

李信微笑著迴應。

那幾個百將一聽,看著李信的眼神,除了欽佩,還有濃濃的羨慕。

殺敵五十人,陣亡十人。

大夫爵位的軍官,純殺敵數量,抵消了己方陣亡的人數,必須在三十三人以上,才能進爵升職。

李信完全符合這個標準,應該能晉升到五百主,可以統領五百人。

按照軍法規定,己方陣亡的士兵,數量多於殺敵總數的,那麼全體都有罪。

同一個伍裡麵,如果陣亡一人,必須殺敵兩人才能算戰功。

作為軍官,戰場上冇有斬殺敵人,是死罪,要被殺頭的。

很多冇有指揮能力的軍官,一輩子隻能混底層,或者突然升上去了,最後很容易被削職削爵,降下來,甚至獲死罪。

“李百將這次肯定能晉升五百主,封第六等的官大夫,真讓人羨慕。”

又有一個百將說道。

李信說道:“你們不用這樣,他日也能和我一樣,升官進爵。”

他們苦笑一聲,哪有李信這麼變態的能力,在軍中不受罰已經很好了。

殺敵九人的記錄,在這個軍營裡麵,應該無人能破。

“我也是僥倖……”

李信本來還想謙虛兩句,話還未說完,被軍法官的聲音打斷了。

“乙八營,白仲,士卒,殺敵五十二人!”

軍法官還是擔心戰功有問題,宣讀到白仲的時候,故意增大了聲音,讓更多人能聽得到。

李信的笑容,突然僵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