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於鐵鷹銳士,白仲也不陌生。

可以這麼說,就是秦國的一批超強特種兵。

下馬戰以超越當時的魏武卒為標準,上馬戰又以趙齊的騎兵、匈奴胡騎為標準,甚至還會水戰,每一個人都是當時軍中的全能兵王。

到了嬴政當權時,鐵鷹銳士冇落得隻剩下數百人。

蒙武聽到王翦的提議,讚同道:“臣也認為,白將軍有能力重整鐵鷹銳士,也很適合統率鐵鷹銳士。”

“白卿認為如何?”

嬴政有些心動。

鐵鷹銳士荒廢了那麼多年,如果能再崛起,絕對是軍中一大助力。

目前白仲所表現的實力,以及衝鋒陷陣的能力,的確很適合接管鐵鷹銳士,說不定還能重整起來。

“臣一定不會讓大王失望!”

白仲一口答應道。

“好!”

嬴政下令道:“寡人再命你重整鐵鷹銳士,在過程中遇到任何困難,隨時來找寡人。”

白仲再道:“多謝大王的支援。”

這一次對白仲的考驗,算是完全結束了。

他們又回到章台宮的大殿上。

嬴政已經對白仲有所瞭解,重整鐵鷹銳士,隻是他重用白仲的第一步。

“白卿第一次來鹹陽,住在何處?”

他關心地問。

白仲迴應道:“驛館的客舍。”

“趙高!”

嬴政又道。

“臣在!”

趙高趕緊走上前。

嬴政吩咐道:“你在鹹陽之內,為白卿準備一座府邸,搬出客舍之後,蒙卿再帶白卿去鐵鷹銳士的軍營,今天先到這裡吧。”

“唯!”

眾人應聲道,隨後都離開了大殿。

章台宮外麵。

王翦問道:“白將軍,鐵鷹銳士裡麵,能否為王離留個位置?”

他對白仲很有信心,鐵鷹銳士很大可能會被重新組建,成為大秦最精銳的部隊。

在這樣的精銳裡麵,立功是最容易的。

特彆是跟在白仲的身邊。

王翦當然聽說過,跟隨白仲廝殺的部下,基本都能立戰功,陣亡的士兵也是全軍最少。

蒙武剛好也有這個想法,被王翦搶先一步說出來,也不能落後,附和道:“白將軍,我兒蒙恬也想加入鐵鷹銳士,你看可不可以?可以的話,我現在就回去跟他說,然後在軍中進行調整。”

白仲無奈道:“兩位將軍應該知道,要加入鐵鷹銳士,還得經過簡拔,軍法不能不遵守。”

簡拔,就是選拔的意思。

“蒙恬一定能通過簡拔。”

蒙武很自信,又道:“如果無法通過,我就調他去做邊卒。”

王翦對自己的孫子也很有信心,道:“王離同樣不成問題,白將軍和王離出自同一軍中,以後要多多聯絡感情。”

提起了王離,白仲想起還在上郡的部下。

他答應過田震的家人,幫他們送信回去,現在不用再回上郡軍營,這件事不得不擱置。

還有章邯,妥妥的一個潛力股,得儘可能拉攏到自己身邊。

“到時候請求把他們調回來,參加鐵鷹銳士的簡拔。”

白仲心裡想著,然後和他們客套道:“一定會聯絡感情,隻要上將軍不嫌棄我出身低微即可。”

“怎麼可能!”

王翦不可能嫌棄。

為將那麼多年,他的目光還是毒辣,看得出來白仲的潛力巨大,以後超越自己不是冇可能。

他們一起走到宮門外麵,然後各自離開。

趙高留下來,繼續送白仲回去,又道:“白將軍,恭喜了!”

白仲擺手道:“都是運氣,多謝趙府令的照顧。”

趙高問道:“白將軍的府邸,準備安排在哪裡?”

鹹陽的情況如何,白仲不是很清楚,不知道哪裡最好,乾脆道:“趙府令隨便安排,我冇所謂的。”

兩人互相客氣著,很快回到驛館。

站在驛館的大門旁。

趙高又說道:“白將軍明天是否有空?我準備為你推薦一個人,以後或許對你有幫助。”

“我初來鹹陽,人生地不熟,無處可去,當然有空,隻是趙府令推薦的人是誰?”

白仲好奇地問。

“一個放馬牧羊的人,白將軍明天就能知道了。”

趙高說完之後,就告辭回去。

放馬牧羊的人?

他越是這麼說,白仲越感到好奇,但是冇有追問到底,大步走進客舍。

“大兄!”

白蘭已經等了大半天,終於看到兄長回來,跑過來期待地問:“怎麼樣了?”

白仲輕聲道:“我已經是將軍。”

白蘭圍在他身邊歡呼道:“大兄最厲害!”

這個小丫頭……

看到她那麼開心,白仲的心情也被她帶動起來。

——

晚上。

白仲打開屬性麵板。

連升三級之後,同時點亮了三個成就,分彆是五百主、二五百主和軍侯。

“領取獎勵!”

白仲默唸。

“獲得墨子劍法。”

“獲得玻璃杯套裝一份。”

“獲得百鍊鋼技術。”

白仲驚訝道:“居然還有墨子劍法,我總算有一種像樣的劍術。”

在軍中殺敵的時候,他用的是入伍訓練時所學的,最簡單的殺敵技巧,雖說在戰場上,劍法冇有殺敵技巧的實用,但也隻是對普通士兵而言。

現在的白仲實力大增,殺敵技巧逐漸地不夠用了,興奮道:“領悟墨子劍法!”

“領悟成功!”

他可以感受到,腦海裡多了一套精妙的劍法,拿起劍隨心所欲地使出來。

“墨子劍法,果然精妙!”

白仲心裡大喜,隨後把玻璃杯套裝拿出來。

這個東西有什麼特彆,在後世十分常見,一套有十二個,用一個禮盒裝著,最多就是做工比較精美。

打開看了一眼,白仲對這個不怎麼感興趣,隨手丟回係統的空間裡麵。

最後還有百鍊鋼技術,可是華夏古代的一種製鋼工藝,記載在宋應星的《天工開物》,通過反覆鍛打,千錘百鍊,從而鍛造器物。

“可以用百鍊鋼技術,為鐵鷹銳士打造武器。”

白仲看著剛剛得來的鍛造技術,重整了鐵鷹銳士之後可以嘗試,不過以秦國的煆器水平,應該難以鍛造,把韓國滅了,或許能征集韓國的工匠回來打造一批全新的武器。

“先這樣定了!”

白仲對鐵鷹銳士的發展和重建,已經把大概規劃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