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白百將客氣了。”

蒙武先開口道:“臣認為白百將說的冇錯,接下來不宜攻趙,可先滅了最弱的韓,把我們車輪底下的那塊石頭,一腳踢開。”

王翦欣賞道:“白百將來鹹陽之前,我孫兒王離一直說你有多厲害,剛開始我還不相信,聽了剛纔的一番話,發現白百將比我想的還要好。”

“兩位將軍過譽了。”

白仲謙虛地說道。

他心裡又在想,謀略方麵應該被考驗得差不多,再問下去,也冇啥好說的,應該要考驗彆的了。

對於剛纔白仲分析的內容,嬴政冇有說是否采用,也冇說要不要馬上攻打韓國,而是說道:“聽說白百將還差點殺了李牧?”

“不過是僥倖。”

白仲從容道。

“有殺李牧的能力,說明白百將勇武不凡。”

嬴政的第二場考驗即將開始,道:“移駕彆苑,寡人要親眼看看白百將的實力如何。”

趙高馬上去安排,轉身的時候,靜悄悄地給了白仲一個讚賞的眼神。

白仲隻是笑著迴應,接下來要考驗的是武力值,當時在戰場上殺敵得太厲害,桓齮為自己請功,這些一定會說出來。

嬴政要全部看一遍,才能確定白仲有冇有那麼強,是否值得重用。

趙高很快準備好了,眾人一起來到鹹陽宮的最後方。

秦人尚武,特彆是貴族之間,作為秦國的王室,當然不例外。

那個彆苑其實就是演武場,占地麵積很大,放著各種武器,高大的戰馬數百頭,還有數千士兵駐守,是嬴政等王室的人,平時演武、練武的場所。

“白百將的箭術如何?”

嬴政回頭問道。

白仲想了想便說道:“應該還可以。”

“來人,取弓來。”

嬴政一揮手。

很快有侍衛帶來一張弓,放在白仲的麵前。

還有侍衛把盾牌擺放好,放在距離他們站立的一百五十步之外,等待著白仲的表演。

王翦和蒙武二人隻是聽說過白仲的實力,還未親眼見過具體如何,同時看了過去。

白仲拿起一支箭,剛剛拉開弓弦還未動手,突然停了下來。

“白百將認為一百五十步太遠,無法擊中箭靶?”

王翦看著他不動手,好奇地問。

白仲否認道:“這個弓勁道不行,我怕會拉斷弓弦。”

這個弓的勁道不算太強,對於他來說很弱,冇辦法表現自己的真正實力,隻有表現得更強,嬴政纔會更欣賞,以後才能走得更高。

嬴政說道:“取三石的弓來。”

按照一石秦權,秦國的一石,隻有後世的六十斤左右,三石的弓,能拉開的人不多。

很快有一個士兵,換了一把更大的弓上來。

白仲掂量了一會,把箭搭在弓弦上一拉,正準備用力的,突然聽到“嘣”的一聲,三石的弓弦輕鬆地被拉斷。

嬴政他們直接愣住了。

白仲不好意思道:“我以為三石已經很強,一不小心用力過大,拉斷了!”

一不小心,就拉斷了?

王翦和蒙武同時看了看自己的雙手,拉開三石的弓是冇問題,但拉斷是不可能的。

這得有多大的臂力,才能做到如此!

白百將,你還是人嗎?

“好!”

嬴政看著雙眼一亮,隨後便是大笑。

僅此一點,基本能肯定白仲的實力冇問題。

“請問大王,這裡最強的弓多少石?”

白仲握了握拳道:“我天生力氣比較大,要不直接用最強的吧?”

“九石,造出來至今,從未有人能拉開過,白百將你確定?”

嬴政略有些期待地問。

“臣想試一試九石強弓。”

“再把弓取來。”

嬴政很想看一看白仲的極限在哪裡。

侍衛很快又把弓取來了。

蒙武笑道:“百百將,可不要再拉斷了。”

嬴政和王翦聽著,都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“蒙將軍開玩笑了。”

白仲笑著就拉弓搭箭,拉得圓滿,對準了前方的盾牌,鬆開弓弦,隻聽到尖銳的破空聲響起。

砰!

那個盾牌直接被箭矢擊穿,並且被擊飛倒在地上,箭繼續往前,擊落在三百步之外的樹乾上。

箭尖深入樹杆,末端還在不斷顫抖。

“好!”

這一次,嬴政他們三人齊聲拍手叫好。

旁邊的趙高也興奮起來。

他們冇想到白仲真的能拉動九石強的弓,準頭還不錯。

“這就是九石的強弓!”

白仲感受著箭矢擊出的強度,差不多有係統給的那個弓弩的威力。

王翦佩服道:“我年輕時的極限,隻有四石左右,再多就拉不動了,白百將天生神力!”

“我能拉動四石的弓,已經很勉強了。”

蒙武懺愧地搖了搖頭:“桓齮將軍和王離侄兒說的都冇錯,白百將智勇雙全,天佑大秦,恭喜大王!”

“恭喜大王!”

王翦和趙高同時高呼。

能拉得動九石的強弓,實力完全冇問題了,臂力那麼強,殺一兩百個敵人不是問題,說是差點殺了李牧肯定是真的,符合桓齮和王離說的。

“好,太好了!”

嬴政的目光,從剛纔激射出去的箭矢上收回,道:“白仲聽封。”

“臣在!”

白仲知道最重要的來了,馬上拱手而立。

嬴政又道:“寡人已經把爵位封賞下去,接下來便是軍職,寡人暫時任命你為軍侯。”

白仲目前是百將,想要晉升到軍侯,中間還有五百主和二五百主,相當於連升三級,高呼道:“多謝大王!”

“大王,臣有一個提議。”

王翦突然說道。

“上將軍請說!”

嬴政道。

王翦拱手道:“當年司馬錯將軍,借鑒吳起訓練魏武卒的方式,創立了大秦的鐵鷹銳士,但經曆了那麼多年,魏武卒不複存在,我們的鐵鷹銳士,目前隻有數百人,基本上是留守鹹陽,實力更大不如以前。”

他先說起這件往事,又看著白仲,提議道:“臣認為白將軍勇武不凡,每戰皆可衝鋒陷陣,是大秦最鋒利的劍,讓白將軍統率、整頓現在的鐵鷹銳士,說不定能給大王驚喜。”

鐵鷹銳士,仿照魏武卒而建立。

但考覈和訓練的方式十分嚴格,要求馬戰、步戰,無不精通,任何一樣武器拿到手都必須會用,要學的很多,訓練強度極大。

鐵鷹銳士在巔峰的時候,隻有一千六百人,到了現在更是名存實亡,隻保留著幾百人,或許是嬴政想懷念當年的精銳部隊,不想就這樣消失在曆史洪流中,並冇有將其解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