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仲跟隨趙高,很快來到鹹陽宮外麵。

穿過宮城的通道,一路往裡麵走,最後在章台宮的大殿外麵停下。

“你在這裡等一會,我去通傳。”

趙高留下一句話,快步走進大殿。

白仲好奇地往左右看了看,隻見這裡的宮殿宏偉莊嚴,身邊都是黑甲禁衛軍,站的筆直,氣勢逼人。

還不等他再看其他,進去的趙高回來了,道:“白百將,大王讓你進去!”

隨後兩人一起走進大殿。

白仲首先看到的,是闊大的宮殿,然後王翦和蒙武二將,立在一旁,此時正往自己看過來,視線繼續往上,便是坐在王座之上的秦王嬴政,也就是後來的秦始皇。

“真不愧是秦始皇!”

白仲能夠感受到,來自嬴政身上的威嚴,要是普通人,比如那個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的秦舞陽,可能被嚇得雙腿都顫抖了。

跟著趙高的腳步,白仲來到嬴政麵前停下來,用上跟趙高學回來的禮儀,高呼道:“臣白仲,拜見大王。”

說完便是作揖深深一拜。

“免禮!”

嬴政微微點頭。

白仲抬頭迴應道:“多謝大王。”

然後他看向嬴政,不知道還要說什麼,等著嬴政說話。

看到真人之後,嬴政對白仲更滿意。

換作普通人,第一次麵對自己,可能說話都有點緊張。

再看白仲淡定從容,還敢與自己對視,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幾分。

嬴政說道:“聽桓齮說,白百將在宜安城外的時候,就能分析整個戰局的發展,可是真的?”

白仲就知道他要問的是這個,點頭道:“真的!”

嬴政問道:“這次攻趙失敗得有些慘,但大秦東出之心不會因此被磨滅,你認為寡人接下來應該怎麼做?”

接下來要做的,當然是滅掉六國。

白仲想了一會,迴應道:“先滅三晉。”

嬴政再問:“三晉之中,先滅哪個?”

“韓!”

白仲解釋道:“趙國剛戰勝,氣勢正盛,鋒芒畢露,如果再一次出兵攻趙,隻會繼續激起趙軍反抗的鬥誌,就算能拿下趙國,我軍的損失也不小。”

嬴政微微點頭,表示認同了這句話。

王翦和蒙武二人心裡也認為白仲說的冇錯,目前的確不易再攻趙。

白仲的話還冇完,繼續道:“三晉之中,韓是最弱的,先滅韓,震懾趙魏,這是其一。”

嬴政淡淡道:“第二點呢?”

“第二點,韓國正好處在大秦東出的必經之路,大秦大軍從函穀關東出,韓國就是第一個障礙,六國要合縱攻打大秦,韓國又是集結的陣地。”

白仲暗自慶幸,在後世看過相關的內容,現在回想著,繼續說下去:“如果把大秦比作一架戰車,韓國如同車輪底下的一塊石頭,怎麼看都礙眼,所以先滅韓,把這塊石頭踢走了。”

“說得好!”

嬴政撫掌道。

王翦二人聽到這樣的比喻,也是雙眸一亮。

白仲對局勢的分析,他們心裡是認同的,也隱約能猜到,大王第一個要滅的,不是剛剛戰敗秦軍的趙國,而是最弱小的韓國。

“可還有第三點?”

嬴政好像還聽不夠。

白仲從容地應對道:“當然還有,韓魏援趙,導致番吾和鄴城失利,這個仇必報!蘇秦曾說過,天下之強弓勁弩皆從韓出,韓國擁有東方六國最好的兵器製造技術,我猜大王也想得到。”

冇有國主不想得到更強的武器製造技術。

嬴政當然也想要,把韓國滅了,就是自己的。

“桓齮冇有推薦錯,白百將有勇有謀。”

嬴政甚是滿意,心情大悅,問:“滅了韓之後,再滅哪個?”

白仲想起滅六國的順序,答道:“趙,我們強勢滅韓之後,趙國會被震懾,到了那個時候,趙國打勝仗的氣勢已經消散得差不多,何況趙國君臣不和,趙王還是會繼續排斥功高震主的李牧,趙國被滅,其他國家會更怕大秦。”

聞言,大殿上的所有人都點頭讚同,先韓再趙,滅了更強的趙,更能震懾其他國家,展示秦軍的實力,不戰而屈人之兵。

“還有其他攻趙的理由?”

嬴政繼續問下去。

白仲看得出來,嬴政這是故意考驗自己的能力,想驗證是否有桓齮說的那麼厲害,想了一會:“還有一個,但臣不敢說。”

嬴政笑道:“有何不敢說?你儘管說。”

“還是不了,我怕說出來,大王不會放過我。”

白仲搖了搖頭。

王翦和蒙武聽著,大感興趣,很想知道第二個理由是什麼,但他們不方便過問,隻能裝作什麼都聽不到那樣。

嬴政失笑,換做是彆人站在這裡被自己問話,肯定是有什麼說什麼,就算有不該說的,也會絕口不提。

白仲很不一樣,不僅提了,提完之後還不想說,這是故意吊胃口。

嬴政還發現,白仲真的不怕自己,依舊錶現得淡定從容。

就算是王翦和他討論什麼,也會表現得小心翼翼。

但是,白仲冇有。

“有什麼,你儘管說,就算你說的話會對寡人不敬,寡人也當聽不到,絕對不追究。”

嬴政大方地說道。

“那臣就說了。”

白仲看著他的表情,揣摩著心思,不像說謊,道:“因為大王對趙國有一種執念,一定會在滅韓之後再滅趙。”

嬴政真的對趙國有一種執念,很渴望能儘快把趙國拿下,但是趙國有李牧在,又剛戰敗,隻能把心思先放在韓國上麵。

根據白仲所知道的,邯鄲被攻破之後,嬴政還親自去邯鄲一趟,到這個曾經作為質子的地方。

“你說得對,寡人對趙國有一種執念。”

嬴政冇有生氣,反而充滿了感慨。

王翦和蒙武相視一眼,罕見地發現,大王聽到有人提起當年當質子的事情而冇有生氣。

“上將軍、蒙卿,你們覺得如何?”

嬴政回過神來,又介紹道:“白百將,這位是王翦,這位是蒙武。”

白仲回頭看去,原來是這兩位秦國的大將,終於能和他們見麵了。

“百將白仲,見過兩位將軍。”

白仲轉身作揖行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