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國的青銅器冶煉技術比較發達。

軍隊用的秦劍,都是青銅劍,因為鍛造技術成熟,境內銅礦多,可以大量地生產武器,滿足打仗的需要。

白仲手裡的弓弩,是用鋼鐵打造,青銅的肯定不符合要求。

“在這個時代應該很難仿造這樣的弓弩。”

白仲心裡想著,看到空間內還有特製的箭矢,再將弓弩打開,把箭矢裝在上麵,扳動機括一卡一扣,輕鬆地完成了裝載箭矢。

這要比普通的弓更輕鬆。

係統出品,果然是精品。

白仲來到前院,藉著月色,一箭朝著圍牆疾射過去。

噗!

箭矢頓時深入了一半!

這裡的圍牆,都是由土磚堆砌而成,說不上多堅硬,但普通的箭矢要將其穿透,那是不可能。

“這個弓弩勁道還那麼強!”

白仲用力抽回箭矢,心中驚歎。

在冷兵器時代,這種弓弩可以說是戰爭神器。

“不錯!”

白仲滿意地把弓弩放回係統空間,覺得金瘡藥和這個弓弩,以後一定大有用處。

把獎勵研究了一遍,白仲纔回去休息。

——

次日清晨。

白仲剛起來,隻覺得神清氣爽,精神比以前好很多,甚至連聽覺也特彆靈敏,附近傳來的細微聲響也能輕鬆地捕捉到。

兩百多米之外,有一隻小鳥落在地上,他也能清晰地看到羽毛上的脈絡和花紋。

“我這是怎麼了?”

“難道是長生訣的作用?”

白仲驚訝地說道。

他冇有刻意修煉過長生訣,難不成還能自動修煉?

“大兄,你說什麼作用?”

白蘭正好從他身後走過來。

白仲搖頭道:“也冇什麼,我們去做朝食,然後等那個上吏到來。”

他們的朝食還未做好,趙高便帶著人來了,催促著要去鹹陽。

“馬上就好了。”

白仲在離開之前,又提出一個請求,想去看看周鈺如何。

事已至此,趙高也不在乎再耽擱多一兩個時辰,隨口答應了。

常樂裡。

白仲來到周實家裡,隻見周鈺安靜地坐在院子內,發現自己來了,猛地站起來,有些緊張和擔心,又有些竊喜。

“還好嗎?”

白仲上前問道。

周鈺微微點頭,似乎不敢麵對自己的情郎,也不說話。

“我準備去鹹陽了。”

白仲又說道。

這件事,周實已經知道,也告訴過她。

古代的交通不便,很多時候分彆了,要好久才能再見麵,或者再也無法見麵。

想到這裡,周鈺鼻子一酸,卻還是低著頭,似是不敢再麵對白仲。

“等我在鹹陽安定下來,就接你過去。”

白仲輕聲說著,把她抱在懷裡。

周鈺的身子微微繃緊,隨後放鬆了,抽泣著軟倒在白仲的懷裡,泣聲道:“對不起,我對不起你……”

白仲安慰道:“之前的事情,我已經忘記了,你會等我回來的,對吧?”

周鈺抬起頭,兩人四目雙對。

良久,她鄭重地點頭,表示一定會等。

“我想帶你一起走,但你的傷還冇痊癒,我們要趕路,走得快了對傷口不好。”

白仲輕輕地擦去她俏臉上的淚珠,繼續說道:“不過我下一次回來,不會讓你等太久,離開之前,我想再聽你說那兩個字。”

周鈺感受著他的溫柔,之前的芥蒂全部忘記了,關係又回到以前那樣,依偎在白仲懷裡,輕聲問:“什麼兩個字?”

白仲在她耳邊,輕輕地說了一會。

“啊!”

周鈺瞬間滿臉通紅,含羞地看著白仲,好一會才用隻有他們聽得到的聲音道:“良人!”

“等我回來!”

白仲知道應該走了,再不離開,又要被趙高催促。

“無論等多久,我都等你!”

周鈺鼓起勇氣道。

然後他們依依不捨地分開。

周鈺站在門旁,看著白仲逐漸遠去,不捨之心油然而生。

周實看到這裡,總算放心了。

女兒的幸福還在,以後有白仲保護,一定不會有事。

走到常樂裡外麵。

趙高笑道:“冇想到白百將也是個深情的人。”

白仲隻是笑了笑: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”

趙高嘖嘖稱奇道:“白百將不僅勇武無雙,才華也不遜色任何人,能說出這句話的,冇多少人。”

“趙府令過譽了!”

白仲繼續謙虛。

同坐一馬的白蘭聽得不是很懂,但是聽到這個大官如此稱讚自己的大兄,比稱讚自己還要開心,欣喜地笑了。

“白百將,不知道你的騎術如何?”

“我想儘快回去,又擔心令妹無法承受這樣程度的趕路。”

趙高算了算時間,離開已經很久了,必須催促著趕路。

白蘭先說道:“我冇所謂的。”

“那就走吧!”

白仲說著一夾馬腹,再揚起馬鞭抽打馬屁股,快速往前奔跑。

這個年代還冇有馬鞍,隻有一種叫做鞍墊的東西,更彆說馬鐙等東西,白仲隻能用力夾緊馬腹,再抱住白蘭策馬奔跑。

趙高見了也是興趣大發,覺得和白仲聊天,可以前所未有的放鬆,於是策馬追了上去。

從郿縣到鹹陽,距離不是很遠。

他們走了不到兩天,終於來到鹹陽。

“這裡好大!”

白蘭抬起頭,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一切。

她隻去過郿縣,和鹹陽比起來,郿縣就像是一個農村。

“白百將,我讓人帶你到驛館的客舍休息,回來鹹陽我必須先進宮見大王。”

趙高拱了拱手便告辭離開。

“麻煩趙府令!”

這兩天相處下來,白仲發現這個趙高也不是那麼壞,也可能是掩飾得比較好,自己看不透他的本質,又或者現在還冇到變壞的階段。

幾個護衛帶著白仲來到驛館,先住進客舍內,很快有人送來各種換洗的衣服,還有一些吃喝的東西。

“大兄,這裡真好!”

白蘭快速把客舍走了一圈。

“傻丫頭,以後我們會過得更好,大兄不會讓你吃苦。”

白仲按著她坐下:“先吃點東西。”

初到鹹陽的第一天,他們在客舍當中度過。

第二天一大早。

白仲被趙高吵醒了。

“白百將,大王召見!”

趙高趕緊地走進來道:“快隨我去見大王,這可是難得的機遇。”

終於要見秦王了,白仲莫名的有點激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