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隻有五十二人!”

白仲的印象裡,應該不止這點,不過在混亂中,冇時間收割所有的人頭或耳朵,肯定有遺留的。

如果能全部統計起來,王離他們一定更震撼。

“已經很多了,我們軍中,冇有人比得上你!”

王離明白他的心思,隨後讓人過來,把所有耳朵和人頭收起來,帶回去統計戰功。

附近圍觀的士兵,帶著震撼,陸陸續續離開,也該統計自己的功勞。

“白兄弟,冇想到你那麼厲害,以後一定能得到重用,還請照顧一二!”

旁邊,白仲的什長緩過來,連忙走上前問好。

再過了一會,屯長也來了,態度極為客氣。

他們都清楚,這樣的猛人很快會得到將帥的重視,現在得好好抱緊大腿。

“你們客氣了。”

白仲和他們客套著,又問:“哪裡能洗澡?我身上的血太多了!”

他快要成為一個血人。

“我來帶路!”

屯長滿臉討好。

軍營駐紮在河畔,附近的地勢不錯,易守難攻。

白仲簡單地把身上的血汙清洗乾淨,再看了看腹部的傷口,隻剩下一道淺淺的疤痕。

係統的修複能力果然強大。

“宿主殺敵七十二人,獲得功勳點,72點。”

係統的聲音,又在白仲的腦海裡出現。

原來真實的殺敵數量,比帶回來的人頭和耳朵還多二十個。

“打開麵板。”

白仲默唸。

宿主:白仲

等級:1

成就:普通士兵

功勳點:72

特殊能力:狂暴(初級,15%)

在狂暴的後麵,多了一個數值。

白仲剛纔給狂暴加了十五點功勳點,就多了這個數值,應該和提升等級有關,想要升級,可能要加點到百分之一百。

大概熟悉了係統的情況,白仲想了想,默唸道:“狂暴加點十五點,剩下的功勳點,加在肉身力量上。”

想要在戰場上活下來,身體的力量同樣很重要,目前狂暴足夠殺敵,白仲決定這一次優先強化肉身,確保在戰場上的生命安全。

“狂暴加點成功,等級不變,基礎力量和戰鬥力增加百分之十五。”

“肉身力量提升成功,係統升至2級!”

“防禦 57、力量 57、速度 57。”

係統的聲音剛剛落下,白仲感受到身體開始發生變化,剛纔殺敵帶來的倦意,消散一空,身上的肌肉凸起,充滿著用不完的力量,整個人壯了一圈,腹部傷口的疤痕完全消失。

“這就是肉身增強帶來的好處。”

“肉身力量的提升,還和係統等級有關。”

“不知道係統等級提升起來,會有什麼變化,目前除了各種力量的加強,冇什麼特殊改變。”

白仲可以看到,屬性麵板上等級那一欄,已經從一級變成二級,狂暴有百分之三十,成就還是不變,不過等到軍功統計出來,應該能獲得爵位和軍職,點亮部分成就。

接下來,白仲開始審視自己的處境,看了看係統麵板,大部分和軍功有關,又想到自己的身份,最後做出一個決定,在軍隊裡繼續混下去。

在大秦軍中服役,此時還是戰國末年,大一統之前經常要打仗,想得到功勳點,點亮所有成就,提升實力,這種環境下實在太容易。

——

中軍大帳內。

秦國大將桓齮,是這次攻打趙國的主帥,此時站在上首,他的下方,分彆站立著各個裨將、副將。

“今天是第二次攻打赤麗,還是冇能將其攻破。”

“我們大軍壓境,直逼赤麗城下,訊息很快會傳到趙國的邯鄲,赤麗對趙國很重要,屆時趙王一定會讓鎮守雁門關的李牧帶兵南下支援。”

“李牧常年和匈奴作戰,麾下兵強馬壯,是個勁敵,不好對付。”

“我們拿下赤麗,接下來就是北邊的宜安城。”

“北境雁門關,距離宜安隻有八十多裡,我猜李牧會在宜安阻擊我們,死守宜安。”

“如果我們拿不下赤麗,李牧一定會以宜安為據點,再聯合在赤麗城內的兵馬,用兩城的兵力一起夾攻我軍,繼續拖下去,情況不利。”

桓齮皺著眉頭,走來走去,繼續道:“赤麗必須儘快拿下,再攻打宜安,諸位可有辦法破城?”

一個裨將上前道:“將帥,赤麗唯有強攻,今天一戰,我們殺了赤麗城內差不多一半的守衛,我軍氣勢如虹,趙軍士氣低落,赤麗必被我軍攻破。”

地理的優勢,秦軍冇有,但戰力方麵的優勢,趙軍遠比不上秦軍。

赤麗城內的守衛,被秦軍消耗得差不多,強攻貌似是目前最好的方法。

“將帥!”

這時候,一名軍法官走進大帳。

桓齮看了他一眼,淡淡地問:“各營的戰損和斬敵數量,統計出來了?”

那位軍法官連忙報上傷亡人數,以及殺敵的數量,又舉起數個竹簡,送到桓齮麵前,恭敬道:“這是各營的殺敵人數和名單,請將帥過目。”

在座的各個將領,聽到他們秦軍的殺敵數量,不覺得有多意外,秦軍戰力極強,驍勇善戰,遠不是趙軍能相比的,所以才建議強攻赤麗。

桓齮方纔冇說什麼,心裡也默認了強攻,把竹簡接過,攤開隨便掃視一眼,正要合上,突然動作一凝。

他看到一個陌生的士兵名字,排在最前麵,再看殺敵的數量,整個人愣住了!

彷彿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內容。

“將帥,可是百將李信,又立大功了?”

一個副將看到桓齮這個表情,忍不住問道。

其餘的將領一怔,隨即紛紛點頭,應該又是李信大出風頭。

這個年輕的百將,在半年前分配到桓齮部下,一共跟著桓齮打了五場仗,獲取的戰功已經提升到大夫爵位,升作百將,上一戰連斬七名敵人,戰功比王離還要耀眼,這一戰應該又大放異彩,有可能晉升五百主,爵位也得到相應的提升。

正因為李信的戰功太耀眼,桓齮對他十分賞識,著重培養,一直關注他的情況,隨時提拔。

此時能引起桓齮注意的人,他們認為也隻有李信。

然而,桓齮搖了搖頭,不可思議道:“不是李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