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王要來?”

白仲皺眉,這是給自己增加壓力。

現在天下隻剩下齊國,以及一個被打殘的燕國,被滅的四個國家裡麵,想殺嬴政的人不在少數,貿然地來楚國,就是給刺客刺殺的機會。

在原本的曆史軌跡裡麵,白仲記得楚國被滅的時候,嬴政好像冇有來過楚國,此時要來陳城就很突然。

最重要的是,扶蘇就跟在他的身邊,其他公子年紀不大。

嬴政來了陳城,就冇有人在鹹陽監國,不過嬴政的做法,白仲無法改變,隻能到陳城等待迎接。

事實上,嬴政比較喜歡出巡。

他在統一天下之後,經常東巡,最後還死在路上,還有一次在博浪沙遇到張良的刺殺,誤中副車。

“先不用回鹹陽,大王要來陳城,我們提前到陳城等待!”

白仲對身邊的人說道。

他們趕緊收拾東西,很快又回到陳城附近。

因為要迎接嬴政,白仲得到出巡的路線後,馬上做好準備,沿途直接清場,掃除一切不利因素,每五十裡設置一個哨崗等等。

這件事,絕對不能馬虎。

——

秦王要出巡楚國的事情,很快傳遍天下。

有部分人,蠢蠢欲動。

隻要秦王一死,秦國的威脅不再存在,他們就可以複國、複仇了。

壽春的北方,一座叫做靳城的城池內。

韓成和公子信等人,聚集在這裡的一家逆旅裡麵,這是他們的產業,另外還有一大批三晉的人,都是對秦國恨之入骨的,他們得到秦王出巡的訊息,都在商議如何刺秦。

“子房怎麼還冇來?”

公子信等了好一會,還等不到人,不禁有些心急。

韓成說道:“子房可能在路上有事耽擱了,既然大家來得差不多,我們先商議如何殺嬴政吧。”

在場的人,無不對嬴政恨之入骨,想處之而後快。

“我認為,在嬴政從魏境,進入楚境的時候刺殺,是最合適,我知道有一個地方,很適合埋伏和刺殺,而嬴政正好是通過此處到楚國。”

首先說話的人,叫做陳餘,和外黃縣令張耳是至交。

張耳被白仲殺了,陳餘就想方設法地報仇,但是仇恨的根源,不是白仲,而是嬴政,所以參與進來反秦,先殺嬴政,以後再殺白仲。

“願聞其詳!”

韓成道。

陳餘有備而來,攤開一份地圖,在上麵指點了一個位置:“就在這裡,四周叢林密佈,還有高坡,此處的道路狹窄綿長,能同時通行的兵力不多,隻要從高坡上滾下巨石,把嬴政車駕前後的護衛截斷,再用巨石砸下襲擊,解決掉護衛,就能下去殺了嬴政。”

“諸位還有其他意見?”

韓成和公子信互看一眼,認為這個計劃可行。

如果在場的人都不反對,他們就馬上去現場檢視情況,再確定應不應該采用,以及如何去做。

“我家公子有意見。”

此時有一個男子走進來。

韓成他們都認得,男子是張良身邊的人。

公子信首先問道:“子房呢?”

“公子有事來不了,他說也不想來。”

這個人隻是把張良的話,如實告訴他們,續道:“公子說,刺殺秦王,必敗無疑,我們冇有完整的準備和計劃,秦人對我們的戒心不低,不可能成功,來再多的人也隻是送死。”

陳餘這就不爽了,拍案而起道:“你就把我的計劃,告訴那個什麼張子房,讓他看看行不行。”

隨後他把計劃,複述一遍。

男子不亢不卑道:“我家公子料事如神,他說了不會成功,就不可能成功,無論你們認為多麼完美的計劃都不行。”

韓成和公子信二人,頓時陷入沉思。

當時新鄭叛亂,張良也說不會成功,最後以失敗結束。

張良的能力,他們還是清楚的。

楚王自儘,以身殉國後,鐘離眜覺得,楚國剩下的兵力,肯定擋不住白仲,就算是熊啟也不行,於是他冇有加入熊啟軍中,提前逃出去,尋找機會再反秦。

幾經輾轉,他也參加了韓成發起的,刺殺秦王的行動之中。

此時聽著張良仆人的話,想到在陳城接應秦王的人,還是白仲,讚同道:“我認為張子房說的冇錯,我們怕是很難成功。”

陳餘不滿道:“那你們說,應該怎麼做?取消嗎?”

韓成無奈歎息道:“我覺得,取消為妙,子房的話不能不聽。”

“我們豈不是白來一趟?”

馬上又有人說道:“我不讚成取消。”

此人曾經是張耳的門客,當時外黃被攻陷,他不在城內,但受張耳的恩情很深,特意來報仇的。

陳餘說道:“我也不讚同取消,這樣吧,想要取消的人,站在韓君身後,不想取消的站在我身後,你們看如何?”

其他人同意了,然而隻有鐘離眜一人,選擇站在韓成和公子信身後。

“我退出!”韓成說罷,轉身往樓下走。

鐘離眜作揖一禮,也選擇退出,離開這個逆旅,隻剩下陳餘等人,依舊殺氣騰騰,不殺嬴政誓不罷休,哪怕自己去送死也要殺。

“韓國本來就弱,韓人怕死,也是正常。”

此時一個叫做周市的魏人,站起來冷笑道:“就算是必死的局,隻要能殺嬴政,我都冇所謂,死就死,但能為我魏國、魏人報仇,值了!”

“說得好!”

屋子內,另外一個正在喝酒的男人,站起來道:“還是我們魏人不怕死,我酈食其願第一個衝鋒,隻求殺了嬴政。”

其他的人,紛紛響應同意。

“我們先去看地形,再決定怎麼做。”

陳餘的一句話,敲定了他們的計劃。

但是會否按照這個計劃進行,也得去看過陳餘劃定的那個地方,才能進一步決定。

韓成離開逆旅,並不在靳城逗留。

“鐘離兄也知道子房?”

公子信好奇地問。

鐘離眜搖頭道:“不認識,但我認為張子房說得對,單憑我們這點力量,難以成功,秦人不會毫無防備,特彆是我認識白仲。”

“哦!”

韓成深感興趣地問:“我聽說在黔中郡,白仲帶領五百人,從六千人的包圍中殺出去,還殺了差不多三千人,此事可是真的?”

提起這件事,鐘離眜心中對白仲佩服萬分,鄭重道:“我親眼所見,都是真的,嬴政出巡,必定讓此人接應,有此人在,不可能成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