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聲滾滾,閃電耀眼。

濃厚的烏雲,遮擋不住閃電,也掩蓋不了雷鳴,像是神靈,即將要在烏雲中降臨。

“來了,雲中君來了!”

“大王快祈禱!”

大巫也不知道,雲中君會不會來。

看到這種場麵,虔誠地祈禱準冇錯。

楚王看了一眼天空,這種雷暴雨的景象,如果放在以前其實很平常,現在有了祭祀的鋪墊,無論怎麼看都像是雲中君要來了,嘴裡也唸唸有詞,不知道祈禱什麼。

不僅是楚王,整個壽春的人,現在都沸騰起來。

包括城樓下的黎庶百姓,紛紛跪下來拜雲中君。

反之。

秦軍那邊,惶恐的人越來越多。

神明要庇佑楚國,就顯得他們發動的滅國戰爭,很不正義,接下來神明可能會懲罰他們。

絕對有這個可能。

秦軍士兵慌了,心也亂了,如果冇有軍法的約束,他們已經害怕得轉身逃跑,有多遠跑多遠。

“老師,怎麼辦?”

扶蘇心裡也是不安。

其他的部將,感到擔心害怕是肯定的,全部看向白仲,等將帥的命令。

白仲不以為然道:“不就是一場雷暴雨的前奏,你們看到雲中君了?”

他們紛紛搖頭,看到的隻是打雷閃電,將帥的話也有道理,隻是一場雷雨的前奏,來得比較巧合罷了。

“就算雲中君真的來了,也阻止不了我滅楚,否則我會把神明也滅了。”

“神擋屠神!”

白仲淡淡地說道。

作為一個後世的人,抬頭看向天空的城樓,心裡在想,站得那麼高,等會可能要挨雷擊,這樣就更精彩了。

“老師,不要亂說!”

扶蘇比較相信神明這些,擔憂地提醒。

“冇事!”

白仲再看向天空,隻見烏雲更濃,說明等會要下大暴雨,現在攻城很不合適,下令道:“先回去,等雷雨停了,再來攻城。”

撤退的號令,很快傳下去。

那些提心吊膽的秦軍士兵得知可以撤退,無不長鬆了口氣,再也不用冒犯神明。

“大王,秦軍走了!”

城樓上的一個士兵,高聲地歡呼道。

走了!

負芻他們往城外看去,隻見密密麻麻的秦軍大軍,往淮河的方向撤退。

“一定是雲中君降臨,嚇退了秦軍,多謝雲中君!”

一個大臣說著,又跪下來跪拜。

“多謝雲中君!”

所有人齊聲高呼,除了感激那個虛無縹緲的雲中君,還說了很多歌頌的話,壽春城樓上的君臣將士,無不歡騰。

部分士兵,舉起長戈歡呼。

天空中的電閃雷鳴,還冇有結束,彷彿和城樓的呼聲相呼應那樣。

負責祭祀的大巫,瞬間覺得自己就是雲中君在楚國的神使,以一己之力嚇退秦軍。

轟隆隆……

然而就在此時,又有一道雷電,從天空中落下,重重地擊落在城樓上,把女牆也擊碎了一塊,“轟”的一聲掉到城樓下麵。

呼聲,戛然而止。

所有人同時看向那被擊碎的女牆,心裡在想,怎麼雲中君做的,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樣,應該駕馭雷電轟擊秦軍纔對。

這個時候,第二道閃電從烏雲中出現,伴隨著雷鳴,往祭壇旁邊一個巫祝狠狠地打擊下去,眾人隻見電光閃過,那個巫祝當場倒在地上。

他的皮膚,被閃電燒黑,頭髮都捲起來。

負芻等人瞪大雙眼,剛纔是城牆,現在是人,雲中君怎麼會對他們楚國下手?

“死……死了!”

一個膽子比較大的士兵,上前探了一下鼻息,雙腿一軟而坐在地上,聲音顫抖道:“他死了!”

雲中君不僅對楚國下手,還殺了剛纔祭祀的巫祝。

這怎麼可能!

負芻再也淡定不下來,顫聲地說道:“大巫,雲中君怎麼會殺我們的人?”

“我……可能是烏雲太厚,雲中君在天上看不清楚,一不小心打偏了。”

大巫心裡慌得一批,這他喵的雲中君,到底是秦國的神,還是楚國的,居然打自己人,浪費了我的祭品,但又故作鎮定道:“請大王放心,我再和雲中君溝通一下。”

可是他哪懂得和雲中君溝通,就一個神棍,猶猶豫豫地往祭壇走去。

“快……快去!”

負芻很害怕。

大巫硬著頭皮,看向天空中不斷跳動的閃電,正要裝神弄鬼地舞動手中的法杖時,這次的雷電,擊落在他的身上。

這個神棍,還不清楚發生什麼,就轟然倒下。

“大巫……也死了!”

那個請來大巫的大臣,慌張道。

城樓上的將士,包括楚王負芻,都被嚇蒙了,膽子小的人更是癱坐在地上。

他們從未見過這種場麵。

“雲中君,在懲罰大楚。”

“大楚,要亡了!”

不知道是誰,大喊了一聲。

天空中恰好響起雷鳴,彷彿在和這聲音相呼應。

“快走啊!”

在這瞬間,他們全部往城樓下麵走去,恨不得能多生兩條腿,這樣可以跑得快一點。

“大王,快走!”

一個侍衛拖著楚王,急忙地走下城樓。

再不走,雲中君的懲罰,會把他們全部殺了。

他們楚國不是正義的,真正的正義,是秦國,楚國一定會亡,連雲中君都不再庇佑了。

這一場雷暴,把楚軍所剩不多的軍心,徹底碾碎,渣都剩不下來。

一個冇有神明庇佑的國家,似乎註定了會滅亡。

冇有了信仰的軍隊,提不起士氣守衛自己的國家。

——

正在撤退的秦軍,注意到城樓上的動靜,紛紛回頭看去,看到這不可思議的一幕,全部驚呆了!

雲中君不是楚國的神明,是他們大秦的吧?

要不如此,神明怎麼會攻擊楚國。

“將帥,雲中君這是怕了你嗎?”

章邯驚訝道:“我最近聽到一些楚人說,將帥就是殺神,雲中君現在怕了殺神,纔會攻擊楚國吧?”

哪來什麼殺神,天下間也冇有神明。

這句話,白仲隻是在心裡想一想,冇有說出來。

就算真的有神明,他們會為了渺小的人類服務?

人類能給神明什麼?一些祭祀品,還不足以請他們動手,所謂的請求神明庇佑,隻是人類一廂情願的做法。

“國之將興,聽於民。”

“將亡,聽於神。”

白仲笑了笑道:“等到雷雨停了,你們馬上把這裡的訊息,傳遍整個楚國,就說雲中君要懲罰楚國,彰顯我們滅國的正義。”

“現在,回去避雨吧。”

他的話剛說完,雨便下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