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相。

項梁帶著項燕的人頭,回到項家大宅時,項氏的人,無不痛哭,跪在項燕的人頭前麵,泣不成聲。

“羽兒,過來!”

項梁抬起頭,往旁邊一個小男孩看去。

項羽,名籍,字羽。

項籍即項羽。

聞言,他擦了擦淚水,泣聲道:“季父。”

“你父親也……戰死了。”

說出這句話時,項梁的淚水忍不住奪眶而出,兄長被秦軍殺了,父親兵敗自殺,隻有他能逃回來,甚至連報仇都做不到。

多麼的屈辱!

他深吸了口氣,又道:“父親讓我告訴你,隻要我們項氏還有一個人活著,必滅秦國,報仇!”

“父親讓我把他的人頭帶回來,是想讓你永遠記住,我們項氏的仇恨。”

項梁的雙手,握緊拳頭,狠聲道:“以後我會輔助你,滅秦、複仇!”

項羽年紀還小,不太懂仇恨之類,但是聽到自己父親死了,大父也死了,抽泣了一會,又哭了起來。

身邊的一些項榮的家眷,項羽的母親,都抱住項羽哭泣。

“我們要複仇,不能再留在下相。”

項梁可以預料到,楚國肯定保不住,到時候他們下相項氏,絕對會遭殃,續道:“我已經集閤家將三千人,今晚連夜離開下相,以後再圖報仇,羽兒彆哭!”

說是讓項羽不哭,但他臉上,淚水縱橫,又道:“作為一個男人,頂天立地,隻能流血,不能流淚!”

項羽抬起頭,把淚水忍在眼眶裡,堅決不讓自己哭出來。

“好!”

項梁起來道:“我們快離開下相,再想辦法報仇,走吧!”

項羽看著大父的人頭,最終還是跟隨季父他們,走出項家大門,至於接下來要去哪裡,他也不太清楚,但是他明白,以後的舒適生活,肯定要冇有了。

“報仇!”

項羽不太成熟的年紀裡,逐漸被這兩個字充斥著。

以後一定要報仇!

項氏的人離開後,景瀾再來到項家大宅,已經來晚了。

——

數天過後。

秦軍的戰功,已經公示完畢。

潁水的戰船,也在淮水上麵停靠。

前去攻打城父等城池的部將,也都把城池拿下,現在回到淮水邊上集合。

白仲眼看著差不多了,下令渡河,秦軍的士兵,陸陸續續走到戰船上,上千艘船一起跨越淮河的河麵,場麵十分壯觀。

“秦軍渡河了!”

對岸也有部分楚軍戒備,盯著秦軍的動向,見此一幕先是驚呼,然後大批楚軍集合起來,他們看到秦軍的戰船那麼多,無不心驚膽戰。

“快把投石機、床弩搬上來。”

“打沉秦軍的戰船。”

一個楚軍將領急切地指揮。

但是這些器械的數量不多,對秦軍戰船造成的影響,可以忽略不計。

“快派戰船出去!”

楚國在壽春建都了那麼多年,因為南方水係密佈,他們準備的戰船並不少。

霎時間,有兩百多艘戰船,從壽春外的碼頭駛出,往秦軍的戰船攻擊而去,再然後箭雨在水麵不斷地掠過,還有部分雙方的戰船,互相碰撞在一起。

秦軍的突冒船,船頭那尖尖的衝角,衝擊力很強,不一會就撞得數十艘楚軍的戰船,東倒西歪。

船上對戰,先用遠程武器互相攻擊,然後互相碰撞,最後是登船殺敵,占據這一主導的是秦軍,首先登上楚軍戰船,展開廝殺。

白仲站在主船的甲板上,指揮水上作戰。

鐵鷹銳士在這段時間的訓練,效果能夠顯示出來,白仲把他們分散,每一艘戰船上,都有數十個鐵鷹銳士,成了水戰的負責人,帶領其他士兵突擊。

“冇想到楚軍還能反抗。”

嬴淑看到這激烈的水戰,有點意外地說道。

白仲說道:“這裡是壽春,楚國都城所在,必定聚集大批兵馬,有能力反抗,甚至保衛壽春,也是正常。”

說到這裡,他停頓片刻,又指揮道:“上遊和下遊不用戰鬥的戰船,馬上靠岸登陸,直接衝過去。”

咚咚咚!

主船上,戰鼓聲音激盪。

這個命令,很快在各艘船上傳出去。

那些戰船開始強行衝擊,很快便來到岸邊,還不等岸上的楚軍做出反擊,他們已經強勢地登陸,拔出橫刀殺了進去。

秦軍已經打到壽春外麵,楚軍的士氣越來越低落,隨著秦軍的登陸上岸,楚軍直接潰敗,全部往壽春退回去,緊緊地關閉城門,準備堅守城池。

白仲冇有追殺,等到將士們全部落在岸邊,再帶兵往壽春走去,最後在靠近壽春五裡之外,紮營休息,一邊和壽春的守軍對峙,一邊派人去收拾剛纔的戰局。

秦軍終於兵臨城下,守城的楚軍緊張得顫抖。

上柱國都死了,他們還有誰能夠抵禦秦軍的進攻?

“我們在城內,有冇有黑冰台的人?”

白仲看向城樓,問道。

嬴淑點頭道:“當然有,你忘了上次出使壽春,黑冰台的人早就被安排在城內了。”

黑冰台無孔不入,白仲又道:“想辦法聯絡他們,大有用處。”

說完了,他讓人去建造樓車、衝車和雲梯等攻城的器械,壽春這座城,隻能強攻,像之前大梁那樣水淹,條件不太適合。

把各種安排,都吩咐下去了,白仲又回到主帳,默唸:“打開屬性麵板。”

宿主:白仲

等級:6

成就:中更、將帥、血流成河

功勳點:17670

功法、技能:長生訣、墨子劍法、井中八法

特殊能力:狂暴(高級,500%)、狂戰(高級,426%)、輝月(中級,55%)、奴役(高級,661%)

他看了一眼功勳點,便直接略過,隨後打開成就麵板,也有一段時間,冇有看過成就點亮得怎麼樣,軍職、爵位等冇有新的成就被點亮,但是殺敵數量那一項,點亮了殺神(殺敵百萬),麵板顯示已經殺了一百多萬人。

“這樣就是殺神,也太簡單了吧!”

上一次在黃河邊上,白仲已經點亮了殺敵五十萬的成就,再跟項燕打了幾仗,殺敵就百萬了,喃喃自語道:“原來殺敵百萬,是那麼簡單。”

“可是我感覺,都冇殺多少。”

“算了不管這些,領取獎勵。”

他心裡又默唸。

“恭喜宿主,獲得地玉佩一枚。”

係統的聲音,隨之而在白仲的腦海裡響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