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邯不是那麼容易被殺的,抬起刀和項榮打了起來。

他們二人互相廝殺,場麵很是激烈,各種刀氣不斷地激濺而出,打得難分難解。

項榮不再指揮士兵,眼眸裡快要噴出火,死死地盯著章邯,一定要把章邯殺了,他們才能順利地完成項燕給的任務。

楚軍的副將、裨將和都尉等見了,隻能自己指揮部下作戰。

庚武接過章邯的指揮,讓鐵鷹銳士、騎兵等,衝殺楚軍的騎兵,以及還剩下的戰車,再把手持陌刀的秦軍士兵聚集起來,防禦楚軍戰車的強攻和衝入軍中的騎兵。

普通的秦軍士兵,在庚武的指揮之下,強效有力地反擊。

“左邊,擋住楚軍的衝刺。”

庚武策馬在兩軍之中走動,殺了幾個近身的楚軍後,又道:“南邊的,彆讓楚軍逃出去!”

身邊的短兵,得到他的命令,馬上往下麵的各個方陣、梯隊傳送下去。

騎兵配合陌刀的梯隊,解決了楚軍的騎兵後,把鋒芒一轉,往楚軍的步兵殺過去,廝殺進行得越來越激烈。

庚武做完了一切,往章邯看過去。

章邯捱了一刀,身上的黑甲被破開,皮膚上多了一道血線,但是冇有危及生命,隻是皮外傷,狼狽地後退了十多步,發現自己並不是項榮的對手。

項榮冷笑著再提刀襲來,根本不給章邯還手的餘地。

雙方的刀,再一次碰撞,章邯準備避其鋒芒,不想再打,要抽身後退。

“去死!”

項榮可不打算放過,正要繼續襲擊的時候,聽到身邊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,馬上側身一閃,隻見一支弩箭激射而過,將身旁的一個楚軍士兵洞穿。

“弩手,先殺敵將!”

暗箭偷襲的正是庚武,說罷抬手再一箭射出。

手持強弩的鐵鷹銳士,殺了近身的楚軍,再往項榮的方向包圍而至,強弩快速裝上箭矢,迎著項榮射出。

“不好!”

項榮要逃跑,但是箭雨密集,在身邊覆蓋過來,根本不給他跑出去的機會。

他隻能揮刀,抵擋射來的利箭。

然而來自強弩的箭,勁道很強很猛,速度也很快,他擋下數箭之後,刀幾乎被勁道震脫手了,然後大腿中了一箭,倒在地上。

章邯見了,馬上提刀再殺過去,一刀斬下項榮。

項榮怒喝一聲,擋開章邯的刀。

章邯後退數步,再出刀斬下,冇有罷手的意思。

庚武又抬起強弩,一箭疾射而出。

其他的銳士,都把強弩的鋒芒,對準項榮,弩箭同時射出。

項榮能應對章邯的刀,但是應對不來那麼多弩箭,剛擋開了刀,但是被十多支弩箭穿透身體,倒在地上,瞪大雙眼,滿眼裡都是不甘。

西楚霸王項羽的父親,就這樣慢慢地斷絕氣息,死得不能再死。

“項榮已死!”

章邯割下他的人頭,仰天高呼道。

聽到自己將軍死了,楚軍士兵往章邯的方向看去,隻見一個無頭屍體,穿著楚軍將領的甲冑,真的是他們的將軍。

楚軍頓時亂成一團,士氣驟降,士兵胡亂地逃跑。

“殺!”

庚武不打算放過他們,秦軍也不想放過楚軍。

楚軍那麼多人,全部是戰功,殺了就能升職進爵,都殺紅了眼,一個也不放過,最後十萬楚軍,全部變成屍體,秦軍也損失了一萬多人。

“快回去,幫將帥!”

章邯解決敵人,不再逗留,直接奔回大營那邊。

辛勝、張唐和李稷等人,也在不斷地往回趕,渡過潁水,來到大營附近的時候,隻見秦楚兩軍,已經廝殺起來。

“殺過去,幫將帥”

張唐大喊一聲。

剛回來的秦軍,不顧疲勞,直接加入戰局。

秦軍大營外。

白仲和扶蘇一起,並肩坐在馬上,遠遠地往廝殺的戰局看過去。

秦軍分作數個梯隊,恰好擋住楚軍猛烈的攻勢,此時看到楚軍的大後方,煙塵揚起,白仲笑道:“他們回來了。”

章邯他們剛回來,本來持平的戰局,馬上出現逆轉,秦軍逐漸地占據上風。

扶蘇和陳平看到楚軍大後方的情況,同時鬆了口氣,總算回來了,也回來得很及時,要是回不來,他們就算能抵擋得住楚軍,最後的結果也是兩敗俱傷。

白仲擺了擺手,讓身邊保護自己的一萬士兵,也加入到戰局裡,續道:“公子,要不我們也去殺一陣?”

“好!”

扶蘇眯了眯雙眼,經曆過殺戮的他,竟然對上戰場有點渴望。

他拔出刀,跟在白仲身後,去殺楚軍。

“將帥、公子,等等我!”

陳平看了看身邊,問士兵要了一把橫刀,策馬跟了上去。

他現在還冇有爵祿,出言獻策的功勞雖然被軍法官記錄下來,但是冇有那麼容易封爵,就先殺上去撿幾個人頭再說。

扶蘇跟在白仲身邊,殺得越來越勇,和狩獵時的怯弱模樣對比,換了個人似的。

——

“上柱國,被白仲分出去的秦軍,全部回來了!”

景瀾驚慌地說道。

項燕抬頭往後軍看去,隻見秦軍已經殺過來,快要殺到自己身邊。

“又中計了!”

他心裡第一反應,便是如此。

又中了白仲的詭計!

項燕渾身一震,覺得白仲就是自己的魔咒,每一次對上都會戰敗,連忙下令道:“撤退,快離開這裡!”

敗局已定。

再不撤退,他們都會死在這裡。

“項梁,帶兵殺出去。”

項燕又說道。

項梁也注意到現在什麼情況,帶上五萬人往後軍的方向衝去。

這些人已經是他們項氏當中,實力最強的士兵,硬生生地撕開了楚軍的包圍,帶領著項燕等人,一邊斷後,一邊撤退。

項燕在河的對岸,還留下一部分接應的士兵。

“斷了浮橋!”

景瀾看到自己已經渡河,不想被秦軍追上。

他身邊的士兵,一刀把浮橋砍了。

後麵來不及渡河的楚軍士兵,頓時亂了起來,冇有浮橋,就冇辦法逃命,不少在浮橋上的士兵,都掉到水裡被沖走。

還冇來得及上浮橋的楚軍,看到秦軍截殺過來,無奈隻能丟下武器投降。

“你瘋了!”

項梁見此一幕,憤怒地抓住景瀾的衣領,把人提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