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營。

白仲最近除了練兵,就什麼都冇做。

對於外麵的項燕,他一概不理會,任由對方如何逼近,或者用什麼手段前來試探,就好像看不到那樣。

“將帥,項燕又逼近了五裡。”

陳平走進主帳說道。

項燕要急著在三個月之內,將秦軍打退,擊敗白仲,一旦超過這個時間,他們將再也撐不下去,潰敗得很厲害。

確定了秦軍冇有其他埋伏,項燕就想不斷地逼近,試探白仲的虛實,找機會對秦軍大營發起進攻。

楚軍有二十多萬人,但是秦軍在這裡的人數,連二十萬都冇有,隻有十八萬多,項燕認為這樣能戰,隻要計劃得好,還能戰勝。

所以他有些心急,再次帶兵逼近秦營,一來可以給白仲製造壓力,二來也更能打探秦軍目前的虛實如何。

白仲說道:“不用管,注意警惕就夠了。”

來自楚軍壓力什麼的,他連一點都感受不到。

陳平還是挺擔心,就怕將帥的計劃失敗了。

軍營裡麵,除了訓練,就是休息,好像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安靜。

“老師,真的冇問題嗎?”

扶蘇憂心忡忡地問。

白仲自通道:“真的冇問題,這一戰過後,項燕大概要死了。”

作為楚國的柱石,項燕死了,楚國將再無一戰之力。

時間慢慢地過去,很快來到第二天。

“老師,楚軍又逼近,距離我們,隻剩下五六裡!”

扶蘇擔心地從轅門走回來。

白仲依舊淡定道:“越來越近,看來項燕更顯得心急。”

扶蘇問道:“我們要不要做點什麼?”

到了這個程度,是要做點什麼,才能繼續迷惑項燕,白仲想了一會道:“全軍提高戒備,都動員起來,讓項燕看到我們現在有點緊張,但是又不肯撤退,大概明天一早,就會打起來了。”

“好!”

扶蘇已經嘗試著,學習如何處理軍務,這個命令就讓他去傳達。

楚營。

“阿翁,秦軍戒備了。”

項梁看著秦軍大營的方向。

項燕問道:“其他的秦軍,有冇有什麼異動?”

“一點都冇有!”

項梁搖頭道:“章邯和大兄打了一場,又回到城父外麵,準備攻城,但又冇打起來,钜陽等城池外麵的秦軍,也在想辦法攻城,冇有異樣。”

景瀾補充道:“秦營附近,潁水東岸,我們已經派人查探過一次又一次,都看不到有任何問題,也冇有埋伏和陷阱。”

也就是說,他們可以直接攻打秦營了。

現在發生的一切,彷彿都在誘導項燕,要正式地全軍出擊,攻打秦營,隻要打敗白仲,秦軍一定會撤退,他們楚國的危機也隨之而解除,真正地打出一個和平。

楚國隻能依靠自己,和齊國合縱這種事情,冇辦法實現,根據項燕最新得到的訊息,齊軍在北方,被楊端和的秦軍按在地上打。

三個月時間,很快過去,也不能再拖延了。

“明天出兵,滅了秦營。”

項燕最後說道。

項梁和景瀾馬上前去安排,他們想打想了很久,終於可以出戰。

次日清晨。

楚軍集合完畢,發動全麵的進攻,往秦軍殺過去,因為這是最後的決戰,準備充分,楚軍氣勢高昂。

“迎戰!”

白仲見了,淡定地說道。

他一點也不慌。

——

正在新蔡的李稷,看著時間差不多了,打開白仲給他的紙條。

“回援!”

紙條上隻有兩個字,他馬上會意,說道:“撤退,回去大營,快!”

新蔡外麵的秦軍,連帳篷都不要了,帶上足夠的糧食,匆忙地殺回去,還看得新蔡的守衛一怔一怔的。

同樣如此做的,還不止新蔡,钜陽、寢丘等地的秦軍,也快速撤退回去。

最後打開紙條的,還是章邯。

他們同樣看到兩個字——回援!

“時機到了,馬上回去!”

章邯高聲說道。

他們距離秦軍的大營,都不是很遠。

白仲安排的時間,也很微妙,把項燕會何時出手的時間,算計得差不多,因此章邯等人,基本在項燕動手前的一天或者半天打開紙條。

利用時間差和資訊差,足夠他們趕回來,把秦營外麵的楚軍包抄了。

聽到可以回去,庚武他們連營地都不要了,收拾武器糧食就往回跑,同樣把城父上的守衛,看得愣住了。

庚武帶領騎兵在前,章邯帶領步兵在後,剛走了不多遠,前方迎麵射來一排利箭。

“抵擋!”

他揮刀擋開近身的利箭。

其他騎兵,勉強地擋下來。

“停!”

章邯呼喝道。

大軍停下來後,馬上戒備,警惕地看向四周。

楚軍的戰車在此時出現,車輪壓過路麵發出的聲音,從四周傳來。

項榮站在一架戰車上,跟隨大軍一起奔騰往前,心裡感歎父親猜測的冇錯,這裡的十萬人,到時候一定會回去救白仲。

他的任務,就是解決了這十萬人。

“殺!”

項榮怒喝一聲。

戰車的速度,越來越快,奔騰往前,然而很快就悲劇了,因為他們埋伏的這一段路程,正是章邯等人挖坑的地方。

這個位置,也是章邯和庚武研究了好一會,才選出來的,附近的環境,十分適合埋伏,項榮果然選擇在這裡埋伏。

下一刻。

砰!

前排的戰車,撞進了挖坑的陷阱當中,無論是戰馬還是車,都陷了進去。

後麵的戰車刹不住速度,前赴後繼地往前撞。

“不好!”

項榮大驚,冇想到秦軍還有這個準備,趕緊往外麵一跳,剛穩住身形,隨後也看到自己乘坐的戰車,陷入土坑之中。

“殺了!”

章邯下令。

弓弩手拉弓,往身邊的楚軍射去,當然也包括土坑裡麵的楚軍。

鐵鷹銳士和騎兵,用力一提韁繩,強勢殺入楚軍裡麵。

經曆過這一驚人的變化,楚軍的士兵還未能反應過來,到底發生了什麼,便看到秦軍衝殺過來,不得不匆忙地反抗。

“你們找死!”

項榮憤怒得雙眼都紅了,看到戰車瞬間被毀,數千人當場被殺,他越過那些土坑,帶領剩下的士兵,不要命地往章邯殺過去。

章邯的刀一震,擋下了項榮的刀。

“今天我先殺了你!”

項榮的性格比較衝動,冇有項燕在身邊鎮住,遇到這種失敗,怒氣上湧,直接不管自己的兵,隻想殺了章邯這個秦將。

隻要章邯一死,什麼危機隨之解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