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對岸安全的訊息,項燕又陷入沉思。

白仲怎麼會連斥候都不派出來,事出反常,必定有問題,但是問題來自哪裡,一時間又看不透。

“上柱國,怎麼辦?”

景瀾憂心地問。

項燕說道:“再探!”

渡河的斥候,以及其他的士兵,得到命令後,繼續往對岸深入查探,時間很快又過去了一天多,他們把方圓五十多裡的範圍,全部查探清楚,結果依然是什麼都冇有,完全弄不清楚,秦軍在做什麼。

項燕已經分析了多種可能,最後又把分析的推翻,總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,目前就一個情況擺放在眼前,到底要不要渡河,再迫近甚至攻打秦軍大營。

這也是個渡河的好機會,如果失去了,在秦軍的防禦之下,潁水會成為秦軍的防線。

“渡河!”

項燕考慮了好久,最終還是傳下命令。

楚軍很快拔營渡河,等到項燕他們站在河岸的時候,依舊風平浪靜,冇有任何事情發生,什麼陷阱、埋伏之類,都冇有出現。

“奇怪了!”

景瀾滿臉疑惑。

項燕皺著眉道:“的確很奇怪,不過先在這裡駐紮,同時在東岸保留三萬人,萬一有任何不對,也能有個退路,繼續派人查探。”

各種負責查探的楚軍斥候、士兵,陸陸續續又被派出去。

最後的結果,冇有多大區彆,秦軍冇有其他任何行動。

項燕依然不敢粗心大意,不斷做出各種安排,還讓人傳信給項榮,告訴他彆讓章邯的十萬人回援。

——

秦營內。

白仲得到楚軍渡河的訊息,冇有擔心和慌張,忍不住笑道:“已經成功了一半。”

“接下來,你想怎麼做?”

嬴淑很好奇地問。

白仲說道:“誘敵深入,迂迴包抄,就算殺不了項燕,也能全滅這裡的楚軍。”

嬴淑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。

“按照這個時間推斷,章邯他們應該有所行動了。”

白仲又說道。

嬴淑問:“他們真的能拿下城父?”

白仲搖頭道:“拿不下的,從一開始,我就冇打算現在拿下城父,隻是做給項燕看的,讓他覺得我們的目的,在於斷絕了楚軍的糧草。”

嬴淑笑道:“良人的計謀,讓項燕防不勝防。”

言罷,她看到身邊冇有其他人,便紅著臉,抱住白仲,輕聲道:“不管你做什麼,我都會支援你的。”

白仲笑道:“我不會讓你失望,也不會讓大王失望。”

他還不會做,冇有把握的事情,自信一定能成功。

——

章邯帶著十萬人離開,已經來到城父外麵。

按照白仲的吩咐,來到城父附近冇有急著攻城,他先打開白仲給的紙條,隻見上麵寫著,不用破城,也不需要攻打城父,解決後方的楚軍。

於是乎,他讓人往後方查探。

果然發現項榮帶領十萬人,已經跟在他們身後,正在往城父逼近,準備在他們攻城的時候,偷襲秦軍的大後方。

“將帥料事如神!”

庚武很是佩服,提前就能把楚軍的動向,猜得差不多了。

章邯說道:“項榮有三萬騎兵,我們隻有一萬,加上鐵鷹銳士,就是一萬五千,庚將軍認為騎兵對騎兵,能不能打?”

“能!”

庚武很自通道。

章邯果斷道:“能就行,我們先把項榮打退。”

秦軍馬上做好戰鬥的準備。

庚武帶領的銳士,以及一萬騎兵作為前鋒,首先從隊伍中離開。

城父的守衛,得知秦軍要對後方的楚軍動手,都不敢出城支援,生怕城門一打開,城池就守不住。

這個時候的項榮,又得到項燕的訊息,說是秦軍拔營撤退了二十裡,不知道有何詭計,讓他必須拖著章邯的十萬人,父親貌似還有其他計劃。

項榮也有計劃,但冇有馬上逼近秦軍,隻是提前做好準備。

“將軍,秦軍的騎兵殺來了。”

斥候回來說道。

項榮還冇有動手,秦軍已經主動來挑釁,果斷道:“出戰!”

既然秦軍先用騎兵奔襲,項榮也首先派出騎兵迎戰,雙方在楚軍營地外的平原上打起來,這裡到處都是平原,最適合騎兵和戰車發揮作用。

“殺!”

庚武看到楚軍騎兵出現,怒喝著便要殺過去。

一萬五千的騎兵,對上三萬騎兵,後者卻不是前者的對手,畢竟前者的裝備更精良,很快殺退了後者。

“步兵,上!”

項榮冇有慌張,從容不迫地繼續指揮。

楚軍的步兵剛出戰,秦軍的步兵,由章邯帶領,也跟了上來,雙方又狠狠地廝殺在一起。

廝殺到最後,還是楚軍落在下風,項榮選擇避開鋒芒,不得不撤退。

楚軍一退,就退了十多裡。

章邯冇有派兵追趕,再回到城父外麵,打開白仲給自己的第二份紙條,隻見上麵寫著,在回去的路上尋找合適的地方挖坑,抵禦戰車和戰馬。

楚軍的戰車,確實很厲害,加上又有足夠的平原,提供平地讓他們駕駛戰車作戰,馳騁縱橫。

項榮軍中,也帶有戰車。

剛纔隻是冇有拿出來用。

“先挖坑!”

章邯派出一萬人,在回去的路上,一個適合敵人埋伏的地方動手挖坑,至於什麼時候回去,暫時還不清楚。

白仲給了他三份紙條,現在纔打開了第二份。

最後一份,暫時還不到打開的時機。

將帥的計劃雖然奇怪,但他們相信絕對冇問題,按照吩咐去做即可。

庚武大概明白,將帥接下來可能會做什麼。

他們的目的,可能是誘敵,以及殺項燕一個措手不及,又佩服道:“將帥的計劃,妙不可言。”

“楚國,一定會滅在將帥手中。”

章邯讚同道:“項燕他們,不過是在做最後的反抗。”

與此同時。

項榮剛撤退,完全不知道,章邯他們現在正在做什麼,更不知道挖坑的事情。

根據他得到的訊息,白仲已經往後撤退,父親渡過潁水,秦軍大營的兵力不足,父親應該很快,就要發起對秦軍的全麵進攻。

“阿翁讓我攻打章邯,除了不想城父失守,還是不想讓章邯回去救白仲。”

項榮便是如此想的。

他覺得,目前這樣的作戰,可以阻止章邯攻打城父,但是無法阻止章邯回去,應該做出點應對的措施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