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蘇身上,很快被血水染紅。

那三百多個敵人,他殺了十多個,剩下的被其他士兵殺了,殺敵時會慢慢地克服恐懼,忘記了害怕是什麼。

“老師,我做到了!”

扶蘇緊了緊手中的刀柄。

原來殺敵人,也不完全是很殘忍,隻要習慣了這個過程,會發現也冇有什麼。

白仲欣慰道:“恭喜公子,走出了第一步,接下來還請公子跟在我身邊,繼續殺敵!”

“好!”

扶蘇冇有拒絕。

白仲往戰場上看去,隻見章邯和辛勝二人,已經攔下部分要撤退的楚軍,嬴淑他們正在大殺四方,不管項榮兄弟如何折騰,都是無濟於事。

項燕著急地在前軍指揮,但是秦軍咬得很緊,難以完全脫身。

“公子,隨我殺進去!”

白仲說完了,秦軍再一次發起強攻,同時又為扶蘇創造上戰場殺敵的條件。

扶蘇手持橫刀,翻身上馬跟在白仲後方,又在數百個短兵的保護之下,很快殺入戰場,練習了那麼久的刀法、劍法,此時終於能派上用場。

看到長公子也上陣殺敵,秦軍士兵的熱血和戰意,完全被調動起來。

項燕往後看去,隻見後軍被攔截下來,戰車被毀壞得差不多,秦軍好像野獸一樣,狠狠地撲殺過來,心急如焚,指揮了數次後軍的突圍,還是殺不出來。

項榮兄弟二人儘力了,但是秦軍有備而來,衝著戰功而來,擋也擋不住。

“再來一萬人回去,撕開秦軍的截殺。”

項燕又說道。

項榮兄弟負責不斷地拚殺,但秦軍真的跟得很緊,橫衝直撞,不一會就把他們集合起來的士氣殺亂,毫無還手之力。

親眼地看著自己身邊的士兵,一個個地倒下去,無論是項燕,還是項氏兄弟,心裡都不是滋味。

“將軍,東邊來人了!”

就在他們感到無奈時,一個項燕的短兵,急切地跑回來道。

東邊來人?

這個時候,能從東邊來的人,難不成還是他們的援軍?

正當這麼想的時候,東邊的人逐漸靠近。

首先是插著楚軍旗號的戰車,一共有兩百多架,繞開了楚軍的前軍,奔騰著衝向後麵的秦軍。

戰車剛駛過去,項燕就看到後麵還有數不清的楚軍部隊靠近。

“快去幫上柱國突圍。”

領軍的將領高聲說道。

“景兄,怎麼是你?”

項燕看清楚後,驚訝地問。

來的人,是景氏的景瀾。

他們景氏,不都是反戰,而主張和平、求和,怎麼會出兵來支援,這就很不正常。

“我們殺出去再說。”

景瀾身後的士兵,馬上加入戰場。

項燕一怔,但現在確實不是問太多的時候。

轟隆隆……

秦軍那邊,又聽到戰車靠近的聲音。

陌刀因為太重大,所以被撤回到後方,前麵的秦軍,誰也想不到,楚軍還有第二批戰車,猝不及防被衝撞過來,死了不知道多少人。

“陌刀的,快上來!”

嬴淑急切地說道。

章邯也高呼道:“陌刀,這邊!”

後麵的陌刀士兵,匆忙地上前,可是楚軍的戰車,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,又一次衝鋒而來。

秦軍的截殺戰線,當即被兩百多架戰車衝潰。

接下來,無論是章邯,還是辛勝,都可以清楚地感受到,楚軍的兵力突然加強了,他們二人從南北兩側截殺進來的十萬人,終於抵擋不住,讓項榮和項梁兄弟衝殺出去。

“快走!”

項榮呼喊一聲。

楚軍的戰車,在秦軍的陌刀手上來之前,又進行一輪衝殺,最終掩護大部分楚軍突圍而出。

但是斷後的楚軍士兵,也想要逃跑的,又被秦軍截殺過來,包圍圈合攏收窄,再也衝不出去,隨後有人丟下武器道:“投降,我們投降……”

有了一個人的開頭,剩下的楚軍士兵,彷彿忘記了自己對秦國的仇恨,紛紛丟下武器投降。

看著那些殺出去的楚軍,秦軍要再去追,卻被楚國的戰車、騎兵打壓回去,再也追不上。

庚武率領的鐵鷹銳士,乾掉了楚國大部分騎兵,此時想追的,但又擔心大軍跟不上,反而讓自己深陷敵人包圍之中,最後也撤退回來。

戰局就是這樣,進入到了尾聲。

廝殺也停下來了。

“將帥,項燕他們逃出去,但是被我們攔截下來的楚軍,都請求投降。”

辛勝回到後方說道。

白仲道:“投降的,全部殺了。”

一般情況下,他冇有接受投降的習慣,除非是還未打起來就投降的。

“都殺了?”

扶蘇渾身一震,覺得這樣做又很殘忍。

白仲說道:“公子,投降的敵人,隱患重重,還需要耗費糧食來養著他們,何況我們的士兵,也需要戰功來鼓舞士氣,維持穩定。”

殺了降卒,也是戰功。

扶蘇瞭然,猶豫了好久,也就冇有再說什麼。

對於逃出去的項燕,白仲有點意外,但是冇有追殺,先把降卒殺了,再往前方推進。

——

周弘現在是懵的。

他在鎮守陳城,卻得到訊息說,項燕帶領的楚軍撤退了。

大軍都退了,他們還能怎麼辦?連撤退都不帶自己走。

陳城裡麵,也隻有五千守衛,白仲要收拾他,不就是動一動手的事情。

就在他這麼想的時候,城樓上的士兵驚呼道:“將軍,秦軍來攻城了!”

咚咚咚!

城下秦軍的戰鼓,震耳欲聾地響了起來。

負責攻城的秦將是張唐,同樣隻有五千人,但是樓車、雲梯和投石機等,全部在城下集合,為了順利地破城,他們還在城下點燃數十個火堆,把馬糞等東西丟進去,製造煙霧。

火堆就在上風口,隨著風一吹,刺鼻的氣味,加上濃霧,全部吹到城內。

“將軍,太臭了,我都睜不開雙眼!”

陳城的楚軍守衛著急地說道。

周弘也睜不開雙眼,正當他要說話的時候,“轟”的一聲,投石機把石頭狠狠地砸上來。

秦軍在煙霧冇有影響到的地方,開始用樓車靠近城樓,樓車上的秦軍士兵,不斷地拉弓射箭,箭雨覆蓋而來,城樓上的楚軍守衛,連睜開眼睛都做不到,不少人被亂箭射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