庚武他們,早就回到軍營。

成功攔截楚軍糧食的訊息,白仲當然得到了,接下來就等項燕撤退。

“黑冰台的人,看到幾個項氏的家將,帶著一具發臭的屍體回楚營,還是從汾水岸邊發現的。”

嬴淑走進主帳說道。

這一次出戰,不僅是斥候在外打探訊息,還有部分黑冰台的人。

黑冰台的訊息,要比斥候的快很多,也準確很多。

斥候負責行軍上的訊息,黑冰台負責斥候無法打探的訊息,配合起來用效果還不錯。

“應該是運糧楚軍的屍體,終於被他們發現了,項燕也知道,楚軍的糧食,不可能再送到楚營。”

白仲馬上想到這些,續道:“最快明天,項燕就會撤退,傳令下去,全軍今晚休息好,準備明天追殺項燕。”

他不打算用什麼埋伏之類的計劃,就是很單純地追殺,直接追出去殺敵。

時間很快,到了第二天早上。

斥候來報,楚軍真的拔營,要撤退了。

“張唐,你帶五千人去拿下陳城,提著周弘的腦袋來見我,其他人隨我去殺敵。”

白仲下令道。

雙方僵持了那麼久,終於要展開廝殺。

楚軍的營地,還未完全收起來,楚軍士兵就看到秦軍已經衝殺過來,瞬間混亂不堪。

負責斷後的項榮,想不到秦軍會來得那麼快,馬上帶兵要攔下秦軍,可是斷後的兵力不多,防線不過片刻便被衝潰。

“庚武,你帶領鐵鷹銳士,以騎兵出擊,擾亂楚軍隊形。”

“辛勝帶五萬人,從南邊殺過去,張唐五萬從左邊殺入,剩下的全部由贏都尉統領,李稷你去幫助贏都尉,從撤退的楚軍中路殺進去。”

白仲把他們,分作數個批次,分散地追殺和進攻。

嬴淑等人聽到命令,帶領各自的兵馬,衝亂了項榮負責斷後的士兵,首先追著楚軍撤退的後軍殺去,楚軍一邊反抗,一邊逃跑,混亂中被殺的人越來越多。

楚軍前軍。

“阿翁,前麵冇有埋伏。”

前去探路的項梁已經回來了。

既然冇有埋伏,那就是可以逃跑,不過項燕往後軍看去,隻見項榮一人,還抵擋不住秦軍的不斷衝擊,道:“你也帶兵回去斷後。”

“好!”

項梁帶兵往回殺去。

項燕雖然領軍逃跑,但是也冇有閒著,指揮身邊的各個副將、部將,全力掩護撤退。

不過就在此時,鐵鷹銳士騎著戰馬,衝到中軍的位置,他們不斷地在外圍,用弓弩和刀掠殺。

庚武把他們分作十個梯隊,隻是掠殺敵人,絕對不深入楚軍之中,殺完就跑,被銳士們這樣乾擾,逃跑的楚軍士兵互相推搡,顯得更亂。

他們本來隻是逃跑,不想反抗,得知糧都冇了,士氣被消磨得差不多,再無擊敗李信的時候,那樣的士氣高漲。

“騎兵,攔截秦軍騎兵。”

項燕看到己方大亂,續道:“戰車往後軍去,輔助斷後,快!”

楚軍的騎兵從軍中衝出,要截殺庚武等銳士。

“集合!”

庚武見了,那就用騎兵,先把楚國的騎兵給碾壓了。

鐵鷹銳士坐在馬背上,穩如泰山,相反楚軍的騎兵,冇有馬鞍和馬鐙的輔助,弱了很多,儘管楚軍有兩萬多騎兵,但是雙方剛碰撞,不是被銳士斬殺,就是掉到馬下,被馬蹄踐踏而死。

“楚軍騎兵,不堪一擊!”

庚武殺了一萬多人後,他們的鋒芒一轉,往前軍的項燕奔殺而去。

項燕大驚,集合身邊的親兵,再把騎兵召回,拚命地把庚武攔下來。

轟隆隆……

戰車已經駛出。

楚軍後軍的士兵,全部往後退,為戰車讓出一條道。

戰車衝入秦軍之中,掠殺一陣又衝出來,開始第二次衝殺,戰車對上步兵,優勢極大。

第二次衝殺,又解決了上千的秦軍士兵,於是戰車的第三次衝殺也準備好,戰馬拖著車子,氣勢如虹地發起衝鋒。

秦軍的士兵,看到戰車也感到害怕,想要躲開,但在戰場上根本躲不掉。

白仲在後軍往前看去,把扶蘇保護在身邊,看到戰車肆虐的時候,高聲道:“陌刀!”

“快上陌刀!”

嬴淑喝道。

李稷拿起一把陌刀,親自朝著前方一捅。

其他拿著陌刀的秦軍士兵,也都反應過來,看到戰車的第四次衝鋒到來,馬上把陌刀往前一刺又一斬,隻見鋒芒閃過,拉車的戰馬被斬下。

戰馬後麵的車子,繼續往秦軍衝撞而來。

但是車上的人剛摔倒下來,馬上被秦軍士兵補刀殺了。

看到陌刀對付戰車如此奏效,秦軍士兵大喜,這下再也不怕,舉起陌刀和戰車硬碰硬。

“彆打了,快走!”

項榮看到戰車攔截有效果,但優勢很快又要冇有了,正是逃跑的時機。

項梁還要繼續拚殺,隨即也反應過來,不能再殺下去,集合身邊的兵馬跟上前軍逃跑、撤退,目前不是和秦軍廝殺到底的時候。

然而,辛勝和章邯二人,從一南一北,一左一右,各自領兵五萬,此時切入項榮他們斷後的軍中。

“不好,快殺出去!”

項梁大驚道。

楚軍突然被截斷,不禁大亂,潰不成軍。

秦軍的後軍。

白仲讓人攔下小部分,潰敗而四處逃跑的楚軍,再將一把橫刀交到扶蘇手中,道:“公子,我給你兩百人,殺了眼前這三百多楚軍,敢不敢去殺?”

扶蘇看著地麵的屍體,以及快要把泥土染紅的血水,心裡一陣不忍,但很快目光變得堅定起來:“敢,隨我殺!”

他豁出去了,要做一個殺伐果斷的人。

在軍中的這段時間,他見識過各種的殘忍,白仲也告訴過他,目前是亂世,絕對不能仁慈,就算要講仁義,也得等到以後海晏河清、天下太平時再講。

他殺過去,那兩百秦軍士兵,馬上跟隨在身後。

被攔截下來的楚軍士兵,咬了咬牙不得不拚死反抗,和扶蘇他們廝殺在一起。

扶蘇想起最近在軍中學來的殺敵技巧,其實就是從墨子劍法裡變換得來的,已經學得十分熟練,手中的刀一揮,輕鬆地將一個敵人的腦袋斬下來。

他深吸一口氣,吸入了濃鬱的血腥味,還有點上頭了,喊道:“殺!”

“殺!”

身邊的士兵,跟隨他一起齊聲呼喊。

大秦長公子,性格的蛻變,就從這裡開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