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軍渡河紮營,等到一切結束,已經是傍晚時分。

白仲冇有繼續進攻,項燕也不再來侵擾,雙方彷彿達成共識,再對峙在一起,很快河岸安靜下來,隻有陳城裡麵無法安靜。

陳城的守衛都覺得,白仲有可能隨時強攻陳城,守將依然還是周弘,此刻憂心忡忡,緊張地看著城外的秦軍大營。

秦營。

扶蘇看到一路上那麼多屍體,嚥了嚥唾沫,心裡還是很慌的。

“公子認為如何?”

白仲問道。

扶蘇臉色蒼白道:“還是覺得很殘忍。”

“來人,有冇有俘虜?帶一個上來。”

白仲高聲道。

軍中俘虜了數百個楚軍士兵,暫時還冇有處決,很快一個俘虜被帶到白仲他們麵前,他的手臂已經被斬下來,血水還從傷口裡滲出來,奄奄一息,彷彿隨時會斷氣。

扶蘇不太懂,老師想做什麼。

“公子,他的命,交給你來結束。”

白仲拔出一把橫刀,塞到扶蘇的手中。

扶蘇渾身一顫,受到儒家的仁義影響很深,現在還有點殘留,去園囿射殺一些小動物可以冇問題,但是真正地殺人,心裡依舊有些牴觸。

“真……真的要殺了他?”

“不然呢?”

白仲冷聲道:“公子今天必須殺了他,否則你會永遠無法改變,動手吧!”

李由和章邯他們聽了,好奇地走過來看了看。

嬴淑擔心地問:“你這樣做,不會對扶蘇造成什麼不好的影響吧?”

“你放心,不會的!”

白仲微微搖頭,催促道:“公子,動手啊!”

扶蘇的眼神,逐漸的堅定起來,好像要豁出去,必須改變自己,抬起刀往俘虜刺下去,刀鋒穿透俘虜身體的時候,血水濺得自己雙手都是。

還有一些血珠,飛濺到了臉頰上。

他因為害怕,鬆開手中的刀,後退兩步,用力地吸氣,卻發現自己呼吸進去的,都是血腥味,有點可怕,但是又極力地壓製著這種恐懼的心理。

做到了!

扶蘇在想,我真的做到了。

其他看到這裡的部將,饒有興趣,覺得公子和以前不一樣了,特彆是作為他姊丈的李由,發現長公子的變化有點大。

“再帶兩個俘虜過來。”

白仲還冇有結束對扶蘇的考覈。

“還要殺?”

扶蘇的聲音,微微地顫抖。

白仲說道:“殺第一個人,公子可能會害怕,殺第二個人時,會好很多,殺了第三個人,能克服大半的恐懼,覺得殺人隻是揮刀那麼簡單。”

扶蘇嚥了嚥唾沫,既然決定改變,就不能半途退縮,堅定道:“帶人上來吧。”

很快又有兩個俘虜,被丟在扶蘇麵前。

這兩人隻受了一些輕傷,還十分生猛,對於秦人很痛恨,咬牙切齒地看著扶蘇,那個眼神裡充滿了仇恨。

扶蘇深吸了口氣,抬起刀,一刀殺一人。

兩個俘虜,當場死了。

扶蘇感受了一下自身的情況,感覺和殺第一個人時,真的有些不同。

“恭喜公子。”

白仲接回了刀,又道:“來人,帶公子去洗乾淨血腥,再把屍體都處理了吧。”

等到扶蘇離開之後,李由笑道:“將帥的教導方法,有點特彆,不過很管用。”

白仲說道:“還行吧,你們先去戒備,我擔心項燕會來偷襲。”

他們領命,全部下去戒備。

再看到扶蘇的時候,白仲發現他的臉色好了很多。

“老師!”

扶蘇起來作揖。

白仲讓他不用如此,坐下來問:“公子恨不恨我?”

“當然不會,老師是為了改變我,正如老師以前說的,身處亂世,還作為父王的長子,如果冇有殺過人,就不配當大秦的長公子。”

“公子能這樣想,最好了。”

白仲滿意道:“下一次再和楚軍打起來,我就帶公子到戰場上,真正地殺幾個敵人,是那種會反抗的敵人,而不是俘虜,公子冇有實戰經驗,也需要鍛鍊。”

扶蘇點頭道:“我都聽老師的吩咐。”

白仲道:“先好好休息,緩過來了再說,對了想不想吃東西?”

“想喝粥,不想吃肉!”

在這種狀態下,扶蘇也吃不下肉,特彆是想到那血淋淋的一幕。

“緩幾天就能適應過來,以後會慢慢習慣。”

白仲安慰道。

作為大秦的長公子,扶蘇錦衣玉食慣了,才吃不下肉。

換做是軍營內,那些新兵,哪怕是親眼看到屍山血海,隻要看到有肉,都能大口地吃,甚至還不夠他們吃。

“將帥,又有訊息了。”

陳平上前道:“是寧郡守讓人送來的。”

白仲打開看了看,笑道:“大王同意了,攻打青陽以西等地,讓寧郡守出兵,但是寧郡守身邊可以調配的將領不多,李由!”

“屬下在!”

“你帶兩千人離開,去幫寧郡守,一起打入黔中郡,我倒要看看,屈氏還能堅持多久。”

“唯!”

李由答應道。

第二天一早,他渡河回去,離開了秦軍大營。

天亮後。

白仲走到轅門旁,往楚國的軍營看過去。

“你覺得,項燕還能堅持多久?”

“應該還有一兩個月,等到寧郡守打入黔中郡,屈氏的人有可能會退出,回去保護自己的封地。”

跟在身邊的陳平分析道:“隻要屈氏退出,楚國無論是兵力,還是糧草,都會被屈氏帶走一部分,這樣做是加快楚軍的潰敗。”

白仲讚同道:“那就再和項燕,僵持多一兩個月,我們有的是時間和條件等下去。”

接下來的時間裡,秦楚兩軍,連一點小衝突都冇有發生。

至於齊國的事情,也不需要白仲擔心,楊端和足夠應付,現在應該也打得差不多了。

——

李由回到南郡,和寧騰見麵,兩人商量過後,集合兵馬開始南下,打入黔中郡,大軍勢如破竹,浩浩蕩蕩,一路上能抵擋的楚軍不多。

用了不到半個月,秦軍已經打到湘江。

這裡是屈氏的封地所在,得到這個訊息,不僅楚王負芻震驚,屈氏的人也慌了。

屈裕帶上所有屈氏的子弟,還有收回各種派出去,輔助項燕的屈氏兵馬,不得不趕回黔中,必須守住自己的封地。

至於楚國,對屈氏來說,不再重要。

秦軍這一行動,他們誰也想不到。

屈氏正式防守時,秦軍已經快打到黔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