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楚在汾水兩岸,又對峙了一個多月。

秦軍和往常一樣,除了練兵,就什麼都冇做。

不過接下來,張唐的聲音,打破了軍營裡的平靜。

“將帥,有緊急軍情,齊國偷襲邯鄲,已經和楊端和將軍打起來了。”

他帶著一份,從鹹陽送來的軍情,著急地走進主帳要找白仲,其他的部將聽到這件事,無不緊張地走過來集合。

如果現在還要和齊國打仗,大秦這是南北雙線作戰,對國內能造成一定的壓力,他們都有些心急,不知道接下來,還能不能繼續滅楚。

白仲看完了訊息,隨手丟到一邊:“冇必要緊張,齊國不堪一擊,很快會被擊潰的。”

後來秦國滅齊,齊王建是直接投降。

現在的齊國軟弱無能,可以任由大秦揉捏,一點威脅都冇有,齊王敢出兵攻打邯鄲,隻不過是加速他們滅亡罷了。

辛勝不太理解地問:“我們這邊的戰局,真的不會有影響?”

“不可能會!”

白仲分析說道:“如果有影響,這份訊息就是詔令,讓我們先撤退回去,大王他們很清楚齊國什麼情況,繼續僵持,齊國的事情,不需要我們關心。”

這樣聽起來,有一定的道理。

大王身邊的智囊,比如廷尉、上卿他們,都不是吃素的,應對齊國的手段多了去,大秦至少還能再集合二十萬大軍,足夠抵擋住齊國的侵擾。

更何況齊國的實力還很弱,齊軍毫無鬥誌。

“老師,斥候有訊息了,說燕國有人在上遊,靜悄悄地渡河了。”

此時,扶蘇小跑進來。

白仲說道:“項燕應該也得到齊國出兵的訊息,其實就是楚國派使臣去說服齊國,齊王建纔敢侵擾大秦邊境,項燕派兵渡河,大概是想試探我們虛實如何,會不會被齊國影響而撤退。”

章邯拱手道:“將帥,我先把他們殺退。”

白仲尋思著說道:“庚武,你帶領銳士們,到船上準備,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渡河,至於已經渡河的楚軍,先讓他們過來,再殺。”

“唯!”

他們齊聲點頭答應。

白仲帶上扶蘇,以及李由和章邯兩個部將,一萬騎兵,五萬步兵,先在校場上集合,再等斥候的訊息回來。

大概半個時辰。

斥候跑回來道:“將帥,楚軍全部渡河,其中還有兩萬騎兵,步兵也有五萬。”

“殺了!”

白仲高聲道。

秦軍的五萬步兵,一萬騎兵,馬上走出軍營,往上遊而去。

楚軍渡河隻是試探,所來的兵力不會很多,他們渡河後不多久,便和秦軍迎麵遇上,領兵的楚軍將領,首先以騎兵衝鋒往秦軍殺過去。

“騎兵!”

白仲高呼一聲。

一萬騎兵應聲而出,有了馬鐙和馬鞍的輔助,他們都能騎射,戰力直線提升。

楚軍騎兵剛要停下來拉弓,秦軍的騎兵還在衝鋒途中,已經拉弓射殺了一批楚軍騎兵。

等到楚軍騎兵反應過來,秦軍騎兵早已經分散開,再殺過去。

楚軍剛從秦軍竟能騎射中反應過來,馬上把箭矢轉向,射向秦軍的步兵。

“盾牌!”

白仲道。

盾牌手舉起盾牌抵擋,箭矢全部被擋下來。

楚軍的騎兵有兩萬,秦軍隻有一萬人,數量還是有點差距。

還有數千楚軍騎兵,衝殺而出,直奔向後方的秦國步兵殺去。

“陌刀!”

白仲不緊不慢地喊道。

楚軍來勢洶洶,但是秦軍一點也不擔心。

就在命令傳下的瞬間,兩千多把陌刀,從盾牌後麵穿出來,正好楚軍的騎兵也靠近了,扛著陌刀的士兵抬起用力揮下。

鋒刃斬向近身的楚軍戰馬。

隻聽到一陣馬匹的悲鳴聲響起,近身的楚軍戰馬,直接被一刀斬了,從戰馬上摔下的騎士,也快速被補刀殺了。

陌刀,就是專門為了對付騎兵而準備的。

後麵的楚軍騎兵,收不住速度還要往前衝,但是同樣輕鬆地被斬了,他們無不驚訝,秦軍這是什麼武器,斬殺騎兵竟如此輕鬆。

另外一邊,秦軍的騎兵已經殺入楚軍步兵裡麵,瞬間就是亂殺。

但是這一場簡單的廝殺碰撞,持續不了多長時間,楚軍就不想再打,在他們的將領指揮之下,趕緊通過浮橋逃回去。

“繼續追,控製這個浮橋。”

白仲高聲說道:“可以渡河了!”

秦軍全軍,在此時快速行動。

船上的鐵鷹銳士,馬上驅動船隻,往東岸駛去。

楚軍搭建出來的浮橋,不一會便被秦軍奪取,白仲親自帶兵殺到對岸,守住浮橋,把想要毀壞浮橋的楚軍士兵都殺了。

五萬步兵,一萬騎兵,全部渡過浮橋集合。

後麵的秦軍大部隊,也都往上遊趕來,一起渡過汾水。

項燕得知秦軍藉此機會渡河,趕緊帶領大軍前來攔截,絕對不能讓白仲成功。

然而,秦軍有了這五萬步兵打底,完全可以掩護後麵的大軍渡河,楚軍剛靠近,就被那種長長的陌刀給斬殺,接下來又是雙方的近身廝殺。

白仲把這五萬人,分作兩個梯隊,分彆從左右出擊攔截。

等到後麵的大軍陸續渡河,快速補充到這兩個梯隊之中,在岸邊站穩陣腳。

與此同時,船上的鐵鷹銳士也開始行動。

“掩護將帥!”

庚武呼喝。

他們的強弩,隔著遠遠的距離激射而出。

嗖……

弩箭尖銳的破空之聲,從船上往岸邊覆蓋下去。

強弩的數量雖然不多,但是威力強,裝填箭矢方便,弩箭幾乎是一根接著一根地射來,很多時候,還是一箭射殺兩人。

除了強弩,還有其他的弓弩,包括床弩等。

楚軍頓時被戰船殺亂,廝殺了一陣後,再也擋不住秦軍的強勢渡河,項燕隻能陰沉著臉,帶領大軍撤退,擋不住秦軍的鋒芒,唯有先避開。

他有些後悔,用渡河試探的做法,也有些冒進。

但是試探出來了,這裡的四十萬秦軍,根本冇有撤退的意思,要和他們一直打下去。

秦軍順利渡河,四十萬人,直接逼近陳城。

城內的守衛,城外的楚軍軍營,此時憂心忡忡,不知道秦軍渡河之後,會不會繼續進攻,本來高漲的士氣,敗了一仗就顯得低落許多。

但是他們所想的,並冇有出現。

秦軍渡河後,冇有攻城,也不攻打楚軍的軍營,而是找了一個平坦的地方紮營。

兩軍廝殺了那麼久,秦軍就像隻是單純地藉助廝殺而渡河,隨後繼續和項燕僵持,拖延時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