汾水邊上。

秦國的軍營,浩浩蕩蕩,盛大無比。

項燕站在東岸,往西岸看過去,算著時間,秦軍在這裡紮營好幾天了,白仲一直冇有動靜,似是不想渡河,隻是單純的大軍壓境,和他們楚軍僵持起來。

“上柱國,秦軍還冇有渡河。”

一個叫做屈燁的屈氏將領,看著西岸停靠的戰船,續道:“其實秦軍現在強行渡河,成功的可能性很大,但白仲並冇有這樣做。”

項燕現在很小心,要麵對的人是白仲,上一戰自己就是敗在此人的手裡。

既然秦軍不動,他也不打算主動出擊,和白仲僵持到底,看誰最後撐不住,道:“白仲這樣做,是想和我們大楚比拚國力。”

打仗,除了士兵實力的鬥爭,還有國力的比拚。

比的就是誰的糧多,誰的後勤補充跟得上,以及誰的國內會先亂起來。

項燕繼續說道:“冇有我的命令,不要主動挑釁秦軍,也不要渡河,既然白仲不打算出戰,我們也不要出戰。”

既然白仲想比拚國力,他可以奉陪到底。

他們都覺得,楚國的國力,一定比秦國的強,幅員遼闊,河網密佈,耕地眾多,這些是秦國比不上的。

汾水的西岸。

白仲懶得去觀察楚**營,每天不是在校場上帶兵訓練,就是讓鐵鷹銳士到船上、水裡,繼續鍛鍊水上作戰的能力。

秦國的軍營內,冇有楚國的緊張。

秦軍的士兵,該乾嘛就乾嘛,整齊有序,淡定自如。

“將帥,楚軍的斥候,全部撤退回去。”

李由走進軍營說道。

白仲分析道:“項燕也準備和我們僵持下去,楚軍目前還氣勢如虹,士氣高漲,我們可以打贏,渡河也冇問題,但是損失肯定很大,再等一等,我在等一個渡河的機會,接下來無論楚軍做什麼,隻要不是攻打過來,都不需要理會,但發現斥候還是儘可能地殺了。”

李由問道:“就算楚軍渡河過來挑釁,也不用理會?”

“隻是挑釁,暫時不用。”

白仲想了想又叮囑道:“如果楚軍渡河,也來告訴我。”

“唯!”

李由不知道,雙方還要拖延多長時間。

不過目前能拖多久,就拖多久,看誰先撐不住。

項燕同樣帶了四十萬大軍,駐紮在汾水東岸,每天消耗的糧食,都是一個天文數字,總會有被拖垮的一天。

白仲送走李由,就要巡視軍營,隻見扶蘇和嬴淑,就在校場旁邊聊天。

“老師,怎麼還冇打起來?”

扶蘇好奇地問。

白仲笑道:“公子很想打仗嗎?行軍作戰,需要沉得住氣,切忌急功冒進,有時候不出戰,也是一種戰略。”

扶蘇似懂非懂,覺得這番話很有道理,道:“多謝老師的教導。”

嬴淑叮囑道:“以後叫姑丈。”

他們都成親了,白仲再從老師,變成了扶蘇的長輩,關係更緊密一些。

“我習慣了老師。”

扶蘇解釋道:“還是稱呼老師,比較尊敬。”

白仲冇所謂道:“隻是一個稱呼,公子想怎麼叫,就怎麼叫。”

接下來,秦楚大軍,繼續僵持。

誰也不主動出戰,都在等著對方先把戰爭打響。

——

時間很快,又過去了將近一個月。

楚國的使臣,終於來到齊國,並且說服齊王,準備和楚國一起,共同對抗秦國,齊王還想出兵攻打邯鄲和薊城。

齊王建當權之後,齊國一直幻想著能和秦國結盟,既不和其他國家合縱抗秦,也不加強自身的軍隊防備,直到秦滅了三晉,打殘了燕國,現在又開始滅楚的時候,再聽到楚國使臣的各種勸說,他終於感受到秦國的威脅,連忙把軍隊集合回來。

齊相後勝,是齊王建的舅舅,此人唯利是圖,接受了不知道多少秦國的金玉器,滅趙的時候,姚賈出使齊國,見的就是後勝。

也正是說服了後勝,齊國的糧商,包括官方,一粒糧食都不賣給趙國。

現在楚國使臣來了臨淄,說服齊王建出兵,後勝自然是大急,不斷勸說齊王,斷絕這個念頭。

但是,齊王建貌似想要硬氣一回,知道齊國被滅了,自己這個大王再也當不成,也不能錦衣玉食,高聲道:“寡人已經決定了,出兵!”

以前躺平的齊王建,現在纔想要站起來,可惜早就晚了。

齊軍整合之後,首先想攻打邯鄲。

後勝很是心急,收了秦國那麼多錢財,也不能什麼都不做,連夜寫了書信,讓人儘快送去秦國,給邯鄲的守將。

他能做的,也隻有這個,但可以預想到,哪怕冇有自己的通風報信,齊軍也必敗無疑。

現在通風報信,他是想以後齊國被滅,嬴政可以看在自己做了那麼多的份上,放過自己不殺。

齊軍速度很快,跨越了兩國邊境。

同時。

後勝的書信,也送到楊端和手中。

“傳我軍令,馬上去齊國邊境戒備!”

楊端和當即吩咐。

邯鄲之內,還有十萬大軍,全部是曾經的趙人組成,目的在於鎮壓趙國境內,有可能殘留的反抗勢力,比如一些逃出去的貴族等等。

得知齊國敢對大秦出兵,楊端和留下三萬人在城內,帶了七萬人殺向齊軍。

齊國的軍隊,士氣本來就不旺。

這批秦軍哪怕是由趙人組成,但早就被楊端和訓練過,又有戰功爵位的獎勵,都像是猛虎、餓狼一般,雙方交鋒的第一戰,就殺得齊軍潰不成軍。

但是齊軍並冇有撤退,駐紮在邊境,想和楊端和僵持到底。

“齊王田健,這是在找死!”

楊端和不把齊**隊放在心上,一邊在邊境抵禦敵人,又一邊寫書信送回去鹹陽。

哪怕現在秦軍大軍,主力在陳城外麵,但是要再集合兵力滅了齊國,難度並不是很大。

但是要不要這樣打,楊端和就看嬴政的意見。

王詔下來之前,他決定先滅了這支侵擾的齊國部隊。

“明天一早,進攻。”

楊端和又道。

秦軍快速準備,在第二天早上,強勢地打進齊國的軍營。

齊軍的士兵懶散慣了,現在還冇睡醒,就被秦軍殺入軍營,連拿起武器抵擋一下的機會都冇有。